元尊

第一千两百六十二章 蚩轩(求推荐求收藏)

    周元斩杀蚩北所带来的影响显然是极其巨大的,那不仅对万兽天的士气带来了极大的振奋,同时也对孽兽一族的人马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毕竟论起实力,蚩北在孽兽一族绝对算得上是顶尖,这等标志性的人物被斩杀,其影响根本不可能忽视。

    于是,在接下来的对碰中,万兽天之前的颓势倒是被止住,开始渐渐有反扑的迹象。

    周元神色淡漠的立于那座种子战台上,他运转祖龙经,疯狂的吸收着天地源气恢复先前的消耗。

    同时皮肤表面,有一道道青色符文浮现,散发出磅礴的生命气息,将他那血肉枯竭的手臂渐渐的修复。

    他在抓紧时间尽可能的恢复一些战斗力。

    趁着闲暇,周元目光投向艾团子与吞吞所在的战台,他们所面对的那两人,应该才算是孽兽一族中实力最强的伪法域,即便是先前他打败的蚩北,也是要弱这两人一些。

    不过即便他们很强,但可惜他们面对的人更强。

    艾团子不愧是万兽天伪法域的第一人,即便那蚩渊经过一次祖魂山凶煞之气的增幅,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艾团子依旧在逐渐的掌控局面。

    而吞吞那边更不用多说,那名为蚩囚的伪法域,实力与蚩渊不相上下,可在与吞吞的硬碰中,总是处于压制的状态。

    先天圣兽,总归是不同凡响的。

    除了他们两人外,其他的种子战台中,双方的伪法域倒是各有胜负,难分高低。

    但按照周元的眼力,却是明白,一旦艾团子与吞吞那里将优势转化为胜势,整个局面就会彻底的扭转。

    “万兽天的整体实力还是很强的,这孽兽一族想要抗衡,还是差点意思。”

    周元暗自点头,不过也正常,源兽一族的主力都是在万兽天,而孽兽一族虽说是那位圣神所创造,可自从其诞生以来,在那诸多的交战中都并未胜过万兽天,当然,即便未曾胜过,可他们给万兽天带来的麻烦却是实实在在的,不然万兽天的源兽种族也不会对他们如此的深恶痛绝。

    不过,虽说局面似乎是在渐渐的转变,但周元的心却并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放松。

    因为直到现在,此前那神秘黑袍人,依旧未曾现身。

    那个家伙,才是真正让人如芒在背。

    他暗中潜伏,必然是有所谋划。

    周元目光闪烁,旋即再度运转破障圣纹,视线扫视开来,在破障圣纹的窥探中,整个祖魂山都被滔天凶煞之气所笼罩,而且这种凶煞之气伴随着战台上激战的持续还在加剧。

    此前所看见的那些血红漩涡,倒是没有增加的迹象,那神秘的黑袍人仿佛是在这段时间中彻底的失去了踪影。

    周元望着那些血红漩涡所在的点,这些点彼此连接,隐隐有着成为结界的迹象,这座结界应该是极为的复杂以及庞大,因为以周元现在的神魂造诣,都是无法推衍出其级别。

    只是,他却能够感知得出来,这座结界应该还没真正的完成...

    周元眉头紧皱,这座未完全成型的结界此前引动祖魂山的凶煞之气,对孽兽族的人马进行了加持,但周元却觉得,恐怕这种加持并不是主要目的。

    那黑袍人,必然有着更深层次的目的以及谋划。

    周元最终将心思压了下去,既然眼下找不出那神秘黑袍人,就只能静待局势继续持续下去了。

    他有着预感,恐怕就在艾团子与吞吞那里分出胜负的时候,那黑袍人就该有所异动了。

    周元眼目微垂,全力运转祖龙经恢复自身源气,同时也准备等待着那局面变化的时刻来到。

    而这般等待,持续了半柱香时间左右。

    当他体内的源气恢复大半的时候,艾团子与吞吞所在的战台,皆是分出了胜负。

    轰!轰!

    伴随着两道惊天巨声响彻。

    诸多的目光投射而去。

    只见得那蚩渊以及蚩囚两位顶尖伪法域,皆是狼狈的倒飞而出,他们的身躯皆是在战台上撕裂出深深的痕迹,满身鲜血。

    艾团子凌空而立,眸光冷冽,身后长长的马尾随风轻摇。

    身化战斗形态的吞吞,浑身沐浴在日光下,紫金鳞片闪烁着光泽,显得威武而神秘,先天圣兽的威压如潮水般一波波的弥漫开来。

    万兽天人马在此时爆发出震耳欲聋般的欢呼声。

    艾团子与吞吞的取胜,标志着此次的争斗,万兽天无疑是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而在那无数的欢呼声中,重伤于战台上的蚩渊,蚩囚二人,则是露出的惨然的笑容,然后眼中掠过决绝之色。

    他们体内的源气直接是在此时暴动起来,下一刻,他们的身躯,自爆了...

    惊天动地的巨声响彻,整座祖魂山仿佛都是在此时震动了起来。

    恐怖的源气裹挟着鲜血,血肉席卷开来,直接是将那两座种子战台染成了血红色。

    无数的欢呼声戛然而止。

    万兽天人马震惊的望着这一幕,要知道那蚩渊,蚩囚二人虽然被重创,但却还有自保退去的力量,可谁能想到,他们直接是在此时选择了自爆...

    他们,究竟想要做什么?

    唯有周元发现了他们的目的...

    因为他从一开始,眼中就流淌着圣纹在窥视着两人。

    所以当他们自爆的时候,周元凭借着圣纹的力量,看见了他们血肉在那一瞬间形成了两道血痕,融入了战台中。

    那一刻,两座种子战台中也是形成了血红漩涡。

    而当这两道漩涡在成形的时候,周元感觉到整个祖魂山的凶煞之气都是开始剧烈的波动起来。

    “唉...”

    似是有一道悲悯的轻叹声响起。

    艾团子,周元,吞吞等人的目光陡然投去,然后便是在一座战台上,见到一道黑袍人影,渐渐的浮现出来。

    “果然出现了!”周元眼神凌冽。

    艾团子手中长剑,也是遥遥的指向了那道黑袍人影,淡淡的道:“老鼠总算是现身了吗?”

    “呵呵...”

    黑袍人影似是轻轻笑了笑,旋即他脱下帽兜,白色的头发显露出来,正是孽兽一族的标志。

    那是一名看上去格外年轻的孽兽强者,白色的头发被束成了一根根细小的辫子,只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在他的身上,并没有感觉到孽兽族那种独有的暴戾之气。

    在他的眉心处,有着一道金色的纹路。

    “你们可以叫我蚩轩。”那黑袍孽兽族强者笑容温和的道。

    “你这老鼠究竟躲在暗处究竟在做些什么?”艾团子冷笑道。

    名为蚩轩的黑袍人微微一笑,道:“当然是为了这座祖魂山了。”

    他的直白,反而是让得艾团子等人一愣。

    “凭你们这点人,也妄想染指祖魂山?”万兽天有强者讥讽出声。

    蚩轩闻言,笑着道:“你们万兽天占有这龙灵洞天也算是有些岁月了,但显然,你们对祖魂山并不了解。”

    “你们只知祖魂山上有种子战台,却从未想过,种子战台之上,是否还有等级更高的战台?”

    此言一出,艾团子等万兽天的强者眼瞳皆是一缩。

    蚩轩慢悠悠的道:“种子战台,并非是祖魂山的极限,在那之上,还有一座战台,那座战台,我们将其称为至尊战台,而若是能占据这座战台,便可掌控祖魂山。”

    此言一出,顿时引发无数惊哗之声。

    万兽天等诸多伪法域面面相觑,艾团子则是冷声道:“胡言妄语!”

    龙灵洞天自从万兽天发现后,不知道开启了多少次,也不知道有多少万兽天的强者在这座祖魂山上征伐,可至于那所谓的至尊战台,根本闻所未闻,而万兽天的圣者,也未曾有过这方面的提醒!

    蚩轩淡笑道:“你们没见过,不代表就没有,那只能说明一件事情,那就是你万兽天的人过于无能而已。”

    “不过今日,你们倒是能够开个眼界了...”

    当他最后一字落下的时候,他脚掌陡然一跺。

    轰!

    那一脚,仿佛整个祖魂山都微微震动,紧接着,所有人都感觉到这祖魂山弥漫的凶煞之气在此时突然沸腾起来。

    而在周元那破障圣纹的窥探中,他却是见到,那无边无际的凶煞之气,竟是被那座未完全成型的结界所引动,然后源源不断的灌注进入那蚩轩的体内。

    “快阻止他!”周元面色大变,厉声道。

    艾团子几乎是在第一时间出手,她身影暴射而出,直指那蚩轩所在。

    轰隆!

    不过,就当她刚要冲进蚩轩所在的那座战台时,所有人都是面色骇然的感觉到,一股极端恐怖的源气风暴自那里横扫开来。

    砰!

    那股源气风暴,强到不可思议的地步,艾团子仅仅只是被波及,便是一口鲜血喷出,娇躯有些狼狈的倒飞了出去。

    恐怖的猩红源气宛如是化为了一片血海,将那战台所在处尽数的笼罩,而在血海中,一道恐怖的气息冲天而起。

    面对着那种源气波动,就连周元都是忍不住的吸了一口凉气,有些感到头皮发麻。

    因为在他的感知中,那蚩轩的源气强度,直接是在这一霎那,暴涨到了一个极为恐怖的地步...

    那源气之强,有三千亿!

    这一刻,连周元都有点想要破口大骂,你他娘的这是作弊吧?!简直比我还过分!

    轰轰轰!

    不过就当周元内心情绪酝酿的时候,那祖魂山山顶的位置突然间传来了剧烈的震动。

    诸多震惊的目光投射而去,然后他们便是目瞪口呆的见到,在那山巅的位置,浓郁的血红雾气在渐渐的消退,一座赤红的战台,缓缓的浮现。

    那座赤红战台,不论规模还是气势,都是远胜此前的十座种子战台!

    这一刻,就连艾团子都是有些失神,显然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谁能想到,那蚩轩所说竟然是真的...

    在这祖魂山中,还存在着一座以往从未出现过的战台...

    一座,至尊战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