伪装小奶狗的影帝粘人又危险

第十一章 小奶狗攻势(1)(求推荐求收藏)

    第二天,李望还在办公室里处理文件,虽然说今天不是他出诊,但是他手里还是有一堆病人的。比如上次出车祸的那个林申,虽然已经可以离开ICU,但还是要继续观察。

    还好伤的不是非常重,脑袋是保住了没什么大问题,一般像是被撞成林申这种程度的,要么半身不遂一辈子躺在床上,要么一命呜呼。但是要像现在这样大佬一点伤害都没有似的手术做的非常完美,这还是要归功于李望。

    李望去查房的时候,上次在急救室门口的老太太也就是林母正在削苹果,林母看见他进来立马站起来:“医生。”

    李望点点头。

    林申昨晚上还是才能说话的,胳膊上和腿上的伤倒是没什么关系,打着石膏就能恢复,主要是脑神经现在要慢慢恢复,注意休息。

    李望非常公事公办的给林申给说着医嘱,林申其实不是不能说话,只是正常说话的话头就会疼,所以只能低声说话,这样的话语气就更显虚弱:“谢谢医生。”

    李望说:“目前来看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好好恢复就行,总之不要想太多,现在养好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林申笑着说:“是的,不过我就是太倒霉了,我原本就是要去谈个合同,没想到居然在高架上就躺着被抬到这里来了。”

    李望道:“千万别这么想,你应该想想自己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林母也是安慰林申,林申家背景大得很,有权又有钱,林母一副贵太太般的模样现在这几天被磨的好像少掉了半条命,现在眼泪珠子都是眼睛里面打转,但是看着有外人又不肯掉出来。

    李望跟他们聊了一会儿然后就离开了这里,就刚刚在这里一会儿,蒋言那边就已经给他发了好几个微信在催了。

    【你怎么还没来?】

    【来了吧应该,不是应该九点半左右就到吗,现在都九点四十了。】

    【迷路了?】

    【我去接你。】

    ……

    李望第一次遇到一个对于巡房都这么积极的病人,等到他蒋言病房门口的时候,蒋言一只手拖着脑袋,一只手在手机上按来按去,看见李望来了又赶紧像是猛按删除键似的将所有写的话都给删了。

    李望身后的护士刚要跟着进来,蒋言就甩甩手,做出一副要赶人的姿态,小护士自然不敢得罪这类人物,连忙出去了,还体贴的给他们关好门。

    “来啦。”蒋言装作不在意的说道。

    李望说:“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错事就是同意加了你的微信。”

    其实蒋言也不是跟李望把微信要来的,而是跟护士抛了两个媚眼然后护士小姐姐就脑袋不加思索的将李望的微信推给了他。一般有的时候也会偶尔有病人会加李望的微信以便于了解病情的,所以李望当时看到是蒋言加他的时候并没有多想直接给加上了。

    蒋言却好像是一点点都没看出来李望已经生气的样子,他拍拍自己的床:“坐。”

    李望拿着文件板就这么看着他:“说吧,哪里疼?胸口又疼了是不是?”李望对他的这个套路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干脆给他揭穿了,让蒋言不好意思再用这招。

    谁知蒋言却说:“我胸口不疼,我脑袋疼。”

    不会吧……胸部手术关脑袋什么事,李望第一反应还是从病理的角度去思考,但是一个急刹车突然反应过来蒋言肯定又在骗他。

    果然蒋言突然接着说:“我昨晚上一直在想该怎么追你,想了一晚上都没睡好,所以今天早上头疼的厉害。”

    李望叹了口气,虽然他有改造渣男的任务在身,毕竟他不至于想让蒋言死,但是他也没想过那么普度众生的改造渣男然后把自己给搭进去,那可太不划算了。他完全可以以一种老师或者兄长的身份去教会蒋言应该如何去爱,如何对待别人好云云。

    但是这孩子为什么就一直咬着他不放呢。

    李望在表格上唰唰的记下“一切正常”然后就准备走人,谁知蒋言又突然使出昨晚那招,趁着他转身的时候一把手抓过他的胳膊然后用力一拽,他跌倒在了床上。

    就在他刚要送蒋言一段优美的中国话的时候,蒋言却突然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嘘!别太出声,外面还有小护士在等着你出去呢。”

    “你又想干什么?”

    蒋言有点冷冷的说:“为什么你查房的时候对待别的病人都是笑着个脸,碰见我的时候就好像我欠你钱似的,我只是想追求你,又没想吃了你,有必要对我这么防备吗?”

    李望反驳说:“你怎么知道我在查别人的时候是笑着个脸?”

    蒋言想都没想就说道:“我刚才明明看见了,你在检查一个脑袋裹得跟个粽子似的植物人的时候那嘴角笑的都快翘上天了,但是对我呢,就是恨不得眼不见为净。难道这就是你作为医生的理念,你就是这样区别对待自己的病人的?”

    李望皱着眉想了一会儿,蒋言应该说的是林申,可是林申的病房虽然和蒋言在同一排,但是离的是非常远的,所以说……蒋言给他发消息的时候就一直躲在林申的病房门外看着他?

    “胡闹。”李望想明白之后突然怒斥道。

    “你才胡闹。”蒋言怒道:“我不管,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我难得喜欢一个人,我容易吗?”

    李望被他这小孩子脾气逗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我爸忙的每天都没时间来看我,我姐远嫁美国跟我隔着一个太平洋,而我妈呢,我妈现在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蒋言越说越委屈,甚至要哭出来似的。

    李望瞬间破防,本来还以为自己无懈可击绝对不会因为蒋言的一句两句话就心软下来的他现在已经开始对自己的内心开始深刻的检讨。他发现其实蒋言现在还只是个孩子而已。

    “所以我只有你一个人,除了他们,只有你一个人最关心我的病。”蒋言躺在床上把脸埋进被子里,一个将近一米九的小伙子在病床上缩成一团,像极了一个小刺猬:“所以我只是想要你多关心关心我,这我也错了吗?”

    可不能再让蒋言说了,李望感觉要是再让蒋言说几句,他就要立马跟蒋言道歉了。

    “好了,我知道了。”李望柔声说:“我不是不关心你,只是……只是最近科室太忙了。”

    “医院给你开多少钱,我给你开双倍……哦不,十倍。”蒋言说:“我只要你拿出时间跟我说话而已!别每次一查房就忙不迭的恨不得一秒钟就走人,我在这里每天都在很期待你来查房的。”

    李望道:“蒋言,这不是钱的问题。”想了想又叹了口气:“算了,你还小,不懂这些。”

    “对,我不懂。”蒋言道:“从小到大关心我的人根本没几个,我到现在都不知道我妈长什么样,很可笑吧。昨天我问我爸,我爸说……我妈在我满月那天就不要我了。”

    蒋言说着说着就低下头,看起来不像是假的不高兴,李望觉得即使是个渣男,那也是个有血有肉的人,谁心里没点柔软的地方呢,所以他还是很安慰似的拍拍蒋言的肩膀:“我知道了,以后我没事就来你这坐坐行了吧。”

    蒋言抬起头,眼睛果然是红了:“我不信。”

    李望哭笑不得:“所以你要我怎么样,你才会信。”

    “你亲我一下。”说着指了指自己的右脸。

    李望:“……”

    “别胡闹。”李望轻声斥道。

    但是蒋言却是一句话都不说,就是用一种七分期待三分难过但又不失魅力的看着他,无辜的眼神看的李望都感觉自己是做的过分了。

    人家都这么难过了,不就是亲一下么?有什么大不了的!李望这样告诉自己。

    “啵!”李望在蒋言的右脸上亲了一下。

    蒋言却好像是收到了很大的一个礼物,直接愣住了,然后连忙抱着刚要站起来的李望,两人唇瓣相接,互相彼此温热的温度传给对方,就像是爱恋已久的情侣。

    蒋言吻了一会儿就松开了,他能感觉到李望的挣扎,但是那挣扎中又有点不敢太用力的无奈在里面,他可不想李望现在就对他反感,所以适可而止的停止了两人的接触。

    蒋言笑着说:“我的吻技怎么样?”

    “不错。”李望不甘示弱的道:“在不少人身上试过吧?”

    蒋言还是笑着:“不要吃醋,你要是愿意的话,做我的人,我以后只亲你一个。”

    李望站起身:“想得美。”

    李望离开蒋言的病房,回头看都没看一眼,他不用看都能感觉到蒋言那肯定就像是得逞般的快乐,不过他刚才的让步的确是太多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被蒋言给带着带着给带进去了。也有可能是蒋言的外表太具有迷惑性,看来古人说的红颜祸水误国的确是一点点都没错,刚才他不就是失去了最基本的判断能力还直接下降了自己的底线了吗,更何况那些在美人堆里的帝王将相了。

    可以理解,嗯对……非常能够理解。

    李望刚走出来,小护士就用文件夹挡着自己的半张嘴,掩耳盗铃的笑着。

    李望心虚,虽然窗户的百叶窗是被放下来的,外面肯定是看不到里面是在干什么的,但是……其实也跟掩耳盗铃差不多,孤男寡男共处一室还能干什么呢。

    李望轻咳一声:“不许笑了。”

    小护士立马滴溜溜的跑了,跑的时候还不忘记回头看看一向正正经经的李大医生现在是什么表情。

    李望也感觉自己在面对蒋言的时候有点无力,可能是自己的确有要做的任务所以导致他不能和蒋言之间的关系太过僵化,所以很多时候度这个东西就很难把握好。

    最后一次,最后一次……肯定是最后一次让那个小屁孩得逞了。

    蒋言在病房里还在想刚才和李望的对话,翘着二郎腿看着天花板,他发现李望虽然难搞,但是只要装可怜李望即使再生气再知道他是装的也不会太冷血。他昨晚本来想着是要好好吊一吊李望的胃口,毕竟像是他们这一类喜欢男人的男人,说要找不喜欢他这一款的,那简直是不可能,他本来想冷着李望一段时间让李望觉得自己这欲擒故纵的法子行不通急的抓心挠肺的时候,他再主动出个手,到时候肯定是十拿九稳,但是没想到他还是第一次碰到一个让他总是一次次推翻自己钓鱼计划的人,他今天早上等着查房的时候意识到他其实比李望还急。

    他很想得到李望。

    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来,蒋言一看,是易诚。

    “怎么了?我忙着呢。”蒋言不耐烦的说。

    “呦呦呦。”易诚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你有个屁的事要忙,最多也就是准备钓你那个小医生罢了。”

    “哎!别说准备。”蒋言好像炫耀似的:“他那个人死板的很,脑子根本就是一根筋。老子也就是稍微示弱一下,他那同情心就开始泛滥,他妈的差点笑死我。”

    “行了吧你,你可藏得严实点,可别让人发现你那狐狸尾巴。”

    “放屁!老子有那么蠢?”蒋言甩着充电线,一圈圈的绕在自己修长的手指上,然后又一圈圈的绕开:“你都不知道,我他妈刚才差点笑场。要不是看他长得可以,就他这智商的,啧啧,我真看不上。”

    易诚:“哎哎哎,这样吧,让兄弟们去看看这个医生吧,方硕和邢泰吵着好几次要看了,圈里边都快传遍了。”

    蒋言的圈子不少,固定的gay圈,或者他们这群太子爷们的圈子,还有娱乐圈里朋友们的社交圈之类的多了去了,易诚说的一般就是他们那堆太子爷们的那个圈子,不过也不是什么大事,大家都知道他喜欢男的。

    但是,总感觉李望有点带不出手,要是让人知道他最近正在追一个死板木讷的外科医生,肯定要被那伙儿笑掉大牙。

    但是喜欢就是喜欢,没办法。

    他说:“你们少来搅和老子的局,我现在已经快要吃到嘴了,你们别来,不然看我不收拾你们。”说完就挂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