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境:牧天诛邪

第105章雨霖铃(求推荐求收藏)

    “你这个家伙真的是不听话啊,主人的肚子都饿得咕咕叫了还不为所动,枉我对你还有救命之恩。”

    看到凛牧不为所动,对正在看某些不正经书籍的雨霖铃开始不正经地开口。

    作为吃货的她自然是受不了饥饿。

    不吃饱她连看书的力气都没有。

    凛牧看着这个神奇的女人。

    好吃,懒做,吃了就基本上躺在沙发上,居然没有胖成猪,也是奇迹了。

    “我衣袍上的一百零八颗珠宝还不够吗。”

    凛牧平淡地回答。

    非酋在哪里都是受罪的。

    本来可以轻轻松松地度过空间乱流,结果tmd直接遇到了最危险的那种。

    好在最后运气好,雨霖铃正在打铁引动天力,让凛牧抓到了机会。

    不过现在,衣服,外面的哪一层,已经被扒了,上面的珠宝都已经被这个女人抢了。

    现在的他,正在积极恢复中。

    “嗯哼,你要是觉得你觉得命就值那点钱的话就随你的便,不过,你若是想要我替你把你的剑重新锻造好的话,那就老老实实地把本芙女伺候好,本芙女若是舒服了心情就会好,到时候可能就帮你的忙了。”

    想到凛牧衣服上那些晶莹剔透的上等珠宝,雨霖铃一时间也有些不好意思。

    这种花里胡哨的衣服她也想来一套。

    万万想不到自己就是打个铁就送上门来这样一个宝石王老五。

    难道说这就是自己偶像写的书那样,这就是天意么。

    雨霖铃把自己手中那本《天上掉下个剑神仙》收好后,对着凛牧开口。

    她感觉自己好像已经拿捏到了凛牧的七寸。

    “我看是你的实力不够吧。”

    想着牧天九歌,凛牧心中更是复杂。

    不用吧?又愧对这把守护自己的神剑。

    用吧,又走不出其中的旧事。

    现在,牧天九歌剑身有了些许裂痕,正是多次守护凛牧的结果。

    尤其是最后一次的空间乱流中的空间破碎之力,对它伤害更深。

    剑子仙迹的古尘都裂了几次了,表示这种事情见怪不怪。

    “不要用这个激将法了,本芙女的技术好得你不敢想象,快点去做饭。”

    雨霖铃并没有把凛牧的话放在心上。

    她打铁万年,技术绝对一流。

    激将法而已,在她面前就是小孩子的把戏。

    “我不饿。”

    凛牧可没有那么大的肚子。

    “你真的不想我替你修补神剑?你要明白,你要是没有剑的话,行走江湖是要被人打死的。”

    雨霖铃认真地看着凛牧。

    要知道,一个合格的剑者,不应该把自己的剑当做自己最为重要的伙伴么。

    自己眼前这个“剑仙”看起来不合格啊。

    凛牧沉默。

    修补牧天九歌……真的难以选择。

    找钜王?除非钜王刚刚把东西修补好凛牧就直接把他活祭了。

    给钜王十个胆子也不敢接这个自寻死路的活,钜王也不可能接,绝对会说老朽无能为力。

    凛牧也不可能把自己的缺点掌握在别人手中。

    所以说,摆脱牧天九歌是必然的。

    尤其是未来在面对近神,魔神之类的,牧天九歌就算是完整也不一定够用。

    凛牧不会抛弃牧天九歌,但也不会再像原来那样了。

    正好最近这几档都是菜鸡互啄,可以给凛牧转型的机会。

    “这把剑,我看得出,是象征爱意的雌雄双股剑不说,还已经拥有了独立的剑灵,你知道这种神器是多少剑者梦寐以求的神兵么!!你这么无视剑的存亡,你对得起给你铸剑之人么!对得起你的剑么。”

    雨霖铃“恨铁不成钢”地开口。

    神剑只会在特殊情况下才会诞生灵智。

    而且绝大多数都是有了灵智后神剑变成魔剑,像这种护主神剑一百万把都出不了一把!

    别看她说得如此大义凛然,其实就是饿了想吃东西才说出来的。

    “我与她,恩怨两清了。”

    这件事情,凛牧已经揭过。

    “至于它,我会带着它一辈子,并不会因为它有所损伤而舍弃。”

    雨霖铃瘪了瘪嘴:“一个不负责任的男人,小剑剑,以后跟着我,本芙女保证你能成为天底下第一剑。”

    看着这个有剑灵的神剑,雨霖铃格外兴奋。

    她这一生,打造兵器无数,甚至于还有让天地都为之颤抖的终极冥帝。

    但拥有剑灵的神器,还没有过呢。

    礼貌九歌:你吗?

    雨霖铃再次拿起牧天九歌,准备让其出鞘。

    然而,再怎么拔,牧天九歌不为所动。

    “乖,姐姐很温柔的。”

    面对神剑,芙女很有耐心。

    然而……牧天九歌依旧固执地把自己保护的很好。

    现如今这个社会,神剑到了外面也要好好地保护好自己。

    “可恶,你那个主人都对你这么刻薄你还念着他,你可真的是好贱啊,我观剑无数,你是最剑的。”

    一番尝试,还是无用后,芙女有些恼羞成怒,直接破防。

    这对她这个打铁界高人算是侮辱了。

    就在这个时候,牧天九歌剧烈颤抖,让芙女不得不把剑重新丢给凛牧。

    凛牧顺手接过,轻轻地拔出剑鞘。

    那斑斑缺口,看了的确是让凛牧心中一沉。

    不知道用自己的血是否有效果?

    就算是有,也要搭配一些其他物吧?

    或许,燹王的天斩可以用来试试看。

    天斩就是可以一直生长的剑种。

    “话说你是做什么的,看起来好像很有钱的样子。”

    看到凛牧不做理会,芙女有些气不过。

    这是哪里来的神奇男人。

    “我?我是一个……开动物园的。”

    凛牧这个时候倒是盯了几眼芙女。

    这……眼光不行啊。

    煅云衣这个打铁界萌新一眼就看出自己的身份,虽然说是依靠牧天九歌的原因。

    芙女这个打铁界老油条居然不知道?

    其实不知道也很正常,毕竟知道天疆这个地方的在这之前都没几个人,更别说牧天九歌了。

    煅云衣知道也是因为跟着紫衍神钜的原因很大,雨霖铃也没有怎么了解过天疆。

    “动物园?多大的动物园,让你身上穿金戴银,是不是因为太奢华所以说被打劫了?”

    对于眼前这个男人的话,雨霖铃有些不太相信。

    “是啊,超级大,算得上苦境最大的吧,里面有龙,麒麟,狮子,孔雀什么的应有尽有。”

    想着自己的动物园,凛牧罗列了一下。

    “呵呵。”

    凛牧的话,让雨霖铃给了她一个自己去体会的延生。

    养一些兔子啥的雨霖铃还信,但这龙跟麒麟这些实在是天方夜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