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鲤小福妻

第218章 大结局(求推荐求收藏)

    皇帝犹豫了一番,点了点头,“好,朕陪你演戏!”

    接着,谢渊将自己的计划跟皇帝说了一番,皇帝立马派人将消息给散播了出去。

    靖王府。

    “不好了不好了,郡主被抓到皇宫去了!”一个人屁滚尿流的跑到了靖王的面前。

    靖王皱了皱眉头,疑惑的问出了声,“郡主不是在府里吗?”

    “小的看过了,郡主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出去,现如今已经在皇宫了!”那人苦着一张脸,王爷肯定饶不了他的吧!

    但是靖王没顾得上惩戒这人,便匆匆的往外赶去。

    路上又听见有人来报,说是三皇子逼宫成功,现如今皇宫已经是三皇子的天下,靖王这下才算是放了心,毕竟三皇子跟清荷有婚约在身,三皇子自然不可能对清荷下手。

    但他还是乘着马车往皇宫走去,看着靖王府的马车离开之后,谢渊手中才提着一个人出现在了靖王府门外,“你最好老实些,不然我可不能保证做出什么事来!”

    “表哥,你这是做什么?就算是你不喜欢我,也没必要拿着刀对着我吧!”清荷暗自咬了咬牙,眼珠子乱转。

    谢渊嫌她废话,直接从怀里掏出来一颗药丸扔进了清荷的嘴里,“这颗药丸的发作时间只有一个时辰,若是不想让丢了小命,你最好还是乖乖听我的话。”

    听了这话之后,清荷哪里还敢说什么,瞪大了眼睛看着谢渊。

    “带我进府!”谢渊将清荷往前推了推,清荷只得硬着头皮走了过去。

    见清荷现身,门口的守卫互相看了一眼,“郡主,你怎么来了?你不是在皇宫吗?”

    “怎么?本郡主自己的府邸,本郡主还不能回来了是吗?还不快让开!”清荷见守卫拦着,踹了两人一脚。

    两人立马放行,但是还是觉得不妥,其中一人便骑马去追靖王了。

    但是靖王已经走远了,即便是现在再去追,也已然是来不及了,谢渊也顺利的跟着清荷进了靖王府。

    “锦枝在什么地方?”谢渊进去之后便问起了顾锦枝的下落。

    清荷咬了咬唇,有些不甘心,但谢渊的匕首再一次抵在了她的脖子上,清荷不得不哆哆嗦嗦的指了指一个方向,“在那边,在那边。”

    见此,谢渊才疾步走了过去。

    等救出顾锦枝之后,谢渊看了一眼清荷,转身就要走。

    “表哥,你是不是忘了什么事?”清荷看上去十分委屈,拉住谢渊的手。

    谢渊则是皱了皱眉头,“什么事?你是说你中的毒?我给你的分明就是一颗补气养颜的药丸,不会要了你的命!”

    这话说完,清荷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绿的,“你骗我?”

    “那又如何?靖王伙同三皇子一起谋反,如今三皇子大势已去,你觉得靖王还能跑得了?你与其在这里纠缠,还不如看靖王最后一面!”

    谢渊说完这话之后,便拉着顾锦枝离开了。

    忽然清荷想起来,刚才门卫说的她应该在皇宫,“爹,爹!”

    靖王方才不在府中,一定是去皇宫了,于是清荷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往皇宫赶去,但是此时的靖王已然到了皇宫。

    本来他想来分一杯羹,却没想到皇帝好生生的坐在龙椅上,这让靖王心中一惊。

    见靖王这副表情,皇帝笑了笑,但是这笑意不达眼底,“怎么?靖王似乎很惊讶?”

    “哪里哪里,臣就是来找陛下的!”靖王笑了笑,跟皇帝打起太极来,看来这消息是错的,三皇子怕是已经遭遇了不测。

    但是靖王为何而来,皇帝心中再清楚不过了,他叹了口气,“靖王,朕待你如何?”

    “皇上对臣颇有照顾,自然是极好的。”靖王笑着应了一声,但是心中却像是在打鼓似的,不知道皇帝这是什么意思。

    皇帝听了,看向靖王的眼神便不再和善,隐隐有了怒意,“那你为何还要背叛朕?”

    “皇上明鉴,臣怎么会背叛皇上?”终于,他担心的事情还是要来了,靖王心中咯噔一声,一下子跪在了地上。

    但是皇帝不会听靖王的辩解,“明鉴?朕说呢,你怎么平白无故求朕将清荷赐给三皇子,原来你们暗中早就已经有了交易,三皇子如今已经伏诛,你还要狡辩吗?”

    “原来,你们骗我!”靖王听此,也不再伪装,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皇帝没说话,只静静的看着靖王,靖王哈哈大笑了一声,“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也就不必再伪装了,是,没错,我是想将你推翻,想要将三皇子推上皇位,起码如此我便是皇上的岳丈!不必再像现在一样,苟延残喘!”

    “原来,你竟是这么想的!”皇帝苦笑了一声。

    但是皇帝的心思他太清楚了,靖王看了一眼旁边的侍卫,陈其不备,拔出他的剑,“既然事已至此,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但是清荷是无辜的,还请皇上饶了她!”

    说完,没等皇帝说什么,便自杀了,一股血从他的脖颈上溅出来。

    “爹!”清荷恰好看见了这一幕,愣在了原地,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什么都没了,什么都没了,疼爱她的人都没了。

    清荷连忙跑过去将靖王抱在怀里,靖王没来得及摸一下子清荷的脸,便咽了气。

    此后,清荷遁入空门,不再眷恋红尘,顾锦枝也成功找到了隐匿在京城的祭坛,为谢渊恢复了自由身。

    “娘,神神秘秘的,做什么?”顾锦枝不解的看着长公主,但是长公主只笑不语。

    接着,顾锦枝便被推进了一个房间,一个穿着大红衣服的人背对着她,听见动静,那人转身,赫然就是谢渊。

    两人没注意到身后的门已经被关住了,里面摆满了花烛,顾锦枝嗓子梗了梗,“怎么是你?”

    “娘带我来的!”谢渊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人这才明白,是长公主故意给他们补了一个洞房花烛夜。

    “长公主,真的要走吗?”一旁的嬷嬷见长公主不舍的看着长公主府,便叹道。

    长公主这才回过头来,坐稳了身子,“走啊!以后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我老咯,该去好好享受享受了!”

    说着,一行人马便在黑夜中朝着禹乡的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