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打工人

第七十九章 一人成军(求推荐求收藏)

    背负虚无迷幻神行披风,身着不败金身尖刺铠甲,胸带流转不息浪潮源泉,颈挂精神凝聚迷花影月,手持锋锐无双水晶眷恋,柯洛尔一人运转五大圣器,以一己之威,有镇压万军之势。

    此乃是柯洛尔留下的保险,浪潮源泉是一件恢复型的圣器,本不适合巨鲸一族,虽然可以使得圣级之下,拥有三倍的能量恢复速度,但巨鲸一族功法乃是以爆发力著称,恢复再快,也不会有质变。

    但柯洛尔却不同,光暗祭坛乃是大漩涡中,唯一拥有极致光明和极致黑暗的地方,柯洛尔在此处,本就是如虎添翼,再加上浪潮源泉的加成,才得以凭八级之身,控制五大圣器,而灵力近乎于源源不断。

    以一己之力杀光怒涛代表队近两千高阶强者?他也疯了?全场哗然,但柯洛尔却剑指南涛,一步一步走向他。

    何其屈辱?怒涛帝国自立国以来,就没受过如此蔑视,南涛将所有斗气注入寒髓冰魄,欲要借助领域的力量,将柯洛尔封禁,但在五大圣器的加持下,柯洛尔已半步踏入圣级,又岂是一个广域领域能够影响?

    “给我上,杀了他。”南涛下令,怒涛帝国的魔法师早就按捺不住,潮汐波动,控制魔法限制柯洛尔的行动,冰晶飞舞,攻击魔法收割柯洛尔的鲜血,灵魂囚笼,精神魔法禁锢柯洛尔的神魂。

    但一切的前提是,他们能打中,神行披风撕碎空间,让柯洛尔传送到了怒涛帝国的魔法师群中,水晶眷恋横扫而下,身体孱弱的魔法师顿时便被斩杀数十,肢体破碎,死状凄惨。

    南涛的心像是被一只铁手捏住,要不是神器加固了他周围的空间,水晶眷恋就会斩在他的身上,但就算如此,柯洛尔离他也不算遥远。

    “皇子殿下,别来无恙啊。”

    就在南涛还震撼于柯洛尔撕裂空间的能力之时,耳边却响起了他的低语,水晶眷恋划过寒髓冰魄幻化出的铠甲,溅起一阵火花。

    以常理来揣度柯洛尔便落入了圈套,领域的本质是精神具象化,柯洛尔乃是欺天之魂,精神类的空间限制并不会对柯洛尔产生百分百的效果,借助神行披风,他便可以进行短距离传送,刺杀南涛。

    不过,柯洛尔也没想到,南涛的铠甲竟是如此坚固,水晶眷恋明明已入其三分,却被寒髓冰魄的神力逼了出来,但柯洛尔剑中蕴含的杀气还是让南涛大脑怕到战栗,就剩下一个念头:

    “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我要死了!”

    刀剑如雨,柯洛尔在一片钢铁森林中,再度撕裂空间,传到了魔法师群中,剑光轮转,血溅三尺,似虎入羊群,怒涛帝国宝贵的魔法师们就在金与蓝中走向毁灭。

    “苍蓝阵!”

    南涛终于发觉,凭借九级的修为,是无论如何都杀不了柯洛尔,无限制的空间撕裂,让没有空间能力的高阶修炼者无从下手,如果柯洛尔想,完全可以把他们慢慢磨死。

    “殿下,不可以啊,我们还没被逼到绝境,没有必要用苍蓝阵!”南涛的近卫跪地求情,却被南涛一个巴掌打翻了出去。

    “蠢货,难道你没看出来,有浪潮源泉和神行披风,他就立于不败之地,现在不敢作出点牺牲,我们就都得死!”

    所有随从都知道,南涛并不在意他们的死活,他仅仅在乎自己,但他们不敢反抗,死亡并不是最可怕的,但由于怕死而失去一切珍爱之物,会令他们生不如死。

    怒涛帝国众海族散开,柯洛尔一路杀戮,近两百魔法师命丧黄泉,尸体为柯洛尔凿穿了一条通路,他需要稍微回气,方能继续杀戮盛宴。

    一股压抑之感将柯洛尔笼罩其中,怒涛代表队还有一千七八百海族,却突然有近半爆碎开裂,在无尽汪洋中,近千海族的血与骨还是将湛蓝染成了鲜红,柯洛尔刚想撕裂空间,头顶却传来洪荒巨力,居然把他直接压倒在了地上。

    这是?几十万观众皆不明所以,什么阵法竟要牺牲近千高阶强者才能施展,高阶强者的血气是普通海族的百倍,如此说,岂不是要牺牲近十万生灵方能用出此招?

    但柯洛尔却对这股气息再熟悉不过,竟是恶魔之力!所谓的苍蓝阵居然可以利用寒髓冰魄的力量,将一个范围之内的神力化为魔气。

    这可不单纯是领域,而是将领域的力量转化到自身的领域为我,即便只有寒冰极地的十分之一大小,却足以将个体的修为提升至圣级巅峰。

    南涛的剑与铠甲被染成了暗蓝色,他将众护卫分开,脸上挂着残忍与戏谑走向柯洛尔,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力量充斥在他的身体中,仅需一抬手,便是天崩地坼。

    “你叫柯洛尔是吧,没想到吧,我还有这么一手,你不是要杀我吗?来啊!哦,我忘了,现在你在我面前不过是个蝼蚁,但就这么杀了你,又岂能对得起你的嚣张?

    我想想啊,你的小情人还真是好看,我就当着你的面享用她吧,她的哀嚎与你的屈辱,将是我狂野力量的最好证明,而你,无论怎么向我求饶,我都会拒绝你!哈哈哈!”

    能够展开领域的圣级巅峰,何其恐怖?即便是坎多,也未必是他的对手,柯洛尔像是在面对着大海本身,浑身都难以动弹半分,现在的他就剩下一个办法,使用黎星杖的技能,打破领域的封锁,让夏千荷传送离开,至于永耀圣戒,只得再找机会。

    一脚踢在柯洛尔的小腹上,让他飞出去了几十米,尖刺铠甲碎裂开来,为他卸掉了八成的力,否者这一击就能让他五脏尽碎。

    滚到了昆西的脚下,昆西也是硬气,扛着领域蹲下将柯洛尔扶了起来,南涛像是猫戏老鼠,踱着老爷步,还整理了一下风骚的发型,咧嘴大笑道:“我还忘了你,你们潮声帝国与我们怒涛本就是死敌,就算我把你们都杀了,也是情有可原吧,安心,我会仁慈地让你们痛快地死去,毕竟,我也不是什么魔鬼啊!”

    “南……南涛,废物……东西,你敢不用神器,爷爷……我一只手……捏死你!”昆西如受伤的雄狮,艰难地昂着头,但南涛乃是圣级巅峰,每一步都会踩在他体内元素律动的关键点处,让他近乎要爆体而亡。

    “一只手?你现在还能抬起来一只手吗?难不成你还要临场突破?就算你现在也成圣级,也破除不了领域,我依旧可以虐杀你。”

    在比武大会中,唯有一种情况,圣级允许出手,就是在比武的过程中突破,但无论何等天才,突破圣级都是一道危险的关卡,稍不注意就会爆体而亡,更何况是在混乱的战场上?几万届比武大会,试图临场突破圣级的海族不到十个,还有八成在突破的过程中,就被扼杀。

    圣级?是啊,就算我现在是圣级也不是南涛的对手?初入圣级的修炼者怎么可能是一个能展开领域的圣级巅峰的对手,除非是……

    电光一闪,昆西看向了扶着的柯洛尔,要是有谁能创造奇迹,不就是他吗?突破圣级的方法,我有啊!

    “喂,振作一下,我们潮声帝国队带来的圣器中,有一件一次性圣器——燃元灭素,可以点燃体内的一切元素之力,将修为短时间内提升至圣级,但我们元素体使用,就会留下一个元素核心,重新修炼,还能恢复,而你一旦喝了,可能就会浑身燃尽魔力而死,要试一试吗?”昆西向着柯洛尔传音道。

    “喝了还有机会,不喝就百分百会死,你觉得我有选择吗?”悄悄接过昆西递来的一个小瓶,里面装着五光十色的液体,用极致黑暗遮蔽南涛的感知,柯洛尔一仰头便将燃元灭素倒入口中。

    热,好热,在寒冰极地中,柯洛尔却感到烈火焚身,光明与黑暗皆在燃烧,在柯洛尔的体内交战着,神魄魔胎本就是个走钢丝的功法,仙与魔同步失控,让柯洛尔丧失了思考能力,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每一处神经都在崩裂。

    “死!死!死!”

    光与暗,在柯洛尔的体外交替变换,神行披风,尖刺铠甲,浪潮源泉与迷花影月的光芒尽皆暗淡,从柯洛尔的身上脱落,它们的力量流向了柯洛尔手中的水晶眷恋,温暖的光与寒冷的冰被强行捏合到一起,而成混沌。

    远处,光暗之球在嗡鸣,柯洛尔一只眼化作纯粹的黑,一只眼化作纯粹的白,他用最后的神智将杀戮的欲望引向了南涛,剑起剑落,混沌初生,领域碎裂,南涛欲举剑抵抗,却被混沌洪荒之力轰飞回了怒涛帝国的队伍中,而后,混沌爆裂,在原地形成一个光暗交错的半球,震动寰宇。

    当光与暗散去,南涛孤独地伫立着,再没什么怒涛帝国代表队,一击秒杀所有怒涛海族,莫说是尸体,就连骨灰都没剩下半点。

    圣级的神魄魔胎,照亮了海底的阴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