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宝从文物修复开始

第五百六十七章 俗愿了(求推荐求收藏)

    最终,小和尚袈裟上那有些年头的象牙白玉环扣,还是落在了老和尚的手中。

    将白玉环扣放在两人面前的桌子上,老和尚拿过那一柄和传说中的描述没有丝毫相同之处的昆吾刀。

    “看仔细了……”

    圆钝的刀刃划过白玉环扣,悄无声息。

    赵御和小和尚都盯着桌上似乎没什么变化的白玉环扣,其实,当老和尚拿出白玉环扣的时候,赵御似乎就已经明白了过来。

    “这个就叫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

    说着,老和尚轻轻的拿起桌面上的玉扣,而神奇的是,那玉扣居然一分为二,从中间齐刷刷的断裂开来。

    切面整齐平滑,即便是以赵御的眼光,都很难看出切割的痕迹。

    这柄刀,已经锋利到了一个可怕的地步。

    “送你了!”

    将昆吾刀再次放入梨木匣子中,推到了赵御的面前。

    有好东西上门,赵御自然不会拒绝。

    而一旁的小和尚,看到师父将这宝贝就这么送人了,惊的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醉眼朦胧的师父。

    这还是那个抠门到连吃饭都要算着米粒过日子的师父吗?

    从他明白事起,眼前这老家伙可从来没有这么大方过啊!喝迷糊了?

    “缘了了……”

    老和尚见赵御收下昆吾刀,随即双手合十,轻诵了一声佛号。

    转手从自己宽大的袖口当中,取出一串念珠来。

    赵御毕竟是文物专业出身,眼力自然不差,看得出这老和尚手中这一串念珠的价值。

    念子十八颗,而老和尚手中的这一串,却只有十一颗。

    每一颗,都和之前秦福拿出来交给小和尚的那一颗一模一样。

    “又了结了一桩俗愿!”

    老和尚微微呼出一口气,拿起秦福送来的那一颗菩提子,穿入手中那一串缺数的念珠当中。

    “既然已经走了,何必还要回来?”

    老和尚将念珠穿好之后,自言自语的低声呢喃道:“三十年了,还有什么疙瘩是解不开的?非要你死我活才可得解脱?”

    赵御一阵皱眉,听这些方外之人说话,最烧脑仁了,云山雾绕的也不知道说的是什么。

    “走了!”

    不知道为什么,老和尚说

    完这句话之后,赵御心里却莫名的烦躁起来。

    “真不用我送?”

    老和尚一挑眉,看着起身作势离开的赵御,笑着说道:“秦舞阳让你带着念珠来我这,可不是为了让你拿这东西的。”

    赵御咧嘴一笑,随即转身大步走出禅院。

    小和尚紧随其后,将赵御一直送到了禅院门外。

    “一个德行!”

    看着走出禅院的赵御,老和尚收起桌上的钵盂,轻笑着说道。

    ……

    禅院门外,见到赵御囫囵个出来,许重义和福伯都下意识的松了口气。

    之前看到李长歌失魂落魄的从里面出来,把许重义吓了一跳。

    他和李长歌相识多年,何曾看到过这家伙如此的落魄?

    好在,赵御的功力还是相当深厚的,不但人活蹦乱跳的出来了,还手上顺着东西呢!

    “小爷,出事了!”

    走出禅院外,不等赵御说什么,一旁的福伯立刻上前,神色焦急的说道。

    “出什么事了?”

    赵御神色看不出太大的变化,但是心中那一股烦躁,却愈的强烈。

    “老爷子……”

    福伯刚要说,却看到赵御身后跟着的小和尚之后,停了下来。

    转身,面无表情的赵御换上了一副温和的笑脸,对着身后苦着脸的小和尚说道:“放心吧,等我回去之后,一定派人给你送一块更好的羊脂玉环扣来,保证不让主持找你的麻烦就是了!”

    与人相交,一向抠搜的赵御,此刻却异常的大方。

    “多谢施主,那……那个……”

    小和尚先是双手合十相谢,随即脸色微微有些红,说话也扭捏了起来,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

    赵御自然明白这小秃驴心中所想,随即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道:“等风头过去,我一定带你去见识见识!”

    闻言,小和尚激动的猛点头。

    寺里的大和尚们看到,还以为赵御让小和尚见识的是什么佛学的遗失经经典。

    要是让他们知道,这俩瘪犊子心心念的是山下的灯红酒绿,估计都能直接在山上挖坑给埋了!

    “除了你们之外,今天早上也有人带着念珠来找过师父……”

    小和尚见赵御等人转身离开,思量了再三之后,还是朝着赵

    御离开的方向喊了一嗓子。

    “知道了!”

    赵御笑着回了一句。

    不过转身之后,赵御的神情明显冷冽了起来。

    这一次的对手,不像之前那么容易对付了,他甚至每一步都算计到了田老头之前。

    “出什么事了?”

    当车子离开山麓之后,赵御将梨木匣子横在膝前,冷声问道。

    “刚刚魁一打来电话,说老爷子被人请走了。”

    福伯看向赵御,然后再次说道:“是在香山别苑被请走的,来的是什么人,连魁一都不清楚。”

    请走?

    赵御眉头微微皱起,这段时间在京都,对于田老头的身份多少也触摸到了一些。

    能轻而易举的将田老头请动的人,恐怕在京津圈都没有几个。

    “去香山别苑!”

    ……

    与此同时,田子厚坐着的那一辆商务车,停在了京都郊区的一处修建极为考究的宅院外。

    车门打开,田子厚走下车,看着宅院大门口站着的十几号人,嘴角浮现出一抹冷笑。

    “呵,牌面不小啊!”

    下车之后,那个让魁一汗毛倒立的老者,快步走到台阶下,对着中间站着的那位老人,轻声说道:“回主子的话,人请来了,只是赵御并没有在香山别苑。”

    “无妨!”

    老人摆摆手,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台阶下站着的田子厚。

    三十年了,他在她的眼中,似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请!”

    老人盯着台阶下的田子厚,侧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面对气势十足的老人,和周围这一帮子在京津圈都名声显赫的大佬,田子厚面不改色的走上台阶。

    三十年前,自己能让他们夹着尾巴做人,三十年后,想来也差不到哪里去!!

    田老头阔步走入宅院。

    他明白,今天这娘们站在这里,这宅院进去容易,想要出来可就没那么简单了。

    不过,即便这样又如何?

    赵御此刻已经到了大和尚的禅院,拿回念珠的老秃驴,难道还连一个赵御都护不住?

    今天他倒是想要看看,三十年后的今天,他还能不能将这些老东西收拾卑服!

    老虎没了牙,那也是老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