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爷夫人是大佬

第二十八章 炸弹(求推荐求收藏)

    陆夕宁缓缓走上台,而云墨谦则坐在台下看着女孩,眼底里满是宠溺。

    “大家好,我是贝洛托。”

    陆宗泽一脸难看,

    这丫头…连姓氏也不要了吗。

    一个记者站了起来。

    “请问贝洛托小姐的另一个姓名是叫做陆夕宁吗?”

    “是的。”

    下面的人开始交头接耳。

    “请问陆夕宁小姐和陆家有什么关系呢?因为都姓陆,今天是身为朋友还是什么身份为陆芷月小姐的订婚宴做庆祝的吗?”

    “我和陆家的关系…我是陆宗泽的大女儿,常年在W国生活拼搏,前段时间前我远在W国的家人给了陆总一笔赡养费,感谢他对我这么多年来的教育。而我,则是当年被隐姓埋名的女儿。”

    爆炸性的信息在人群中传开。

    “不会吧…这钱陆家也拿的下去?”

    “可我听说当年陆家可是捡了个野丫头回来,该不会…”

    大家又纷纷盯着台上的陆夕宁。

    陆夕宁挑了挑眉表示这是意料之中的事。继续开口:

    “当年我的母亲死后,我的父亲为了让我得到更多的教育和母爱,便迎娶了莫阿姨,而莫阿姨也带来了一个陪伴我的人,便是今天的新娘,陆芷月。”

    陆夕宁红着眼睛感染着在座的人的心情。

    云龙深听说俩人来了婚礼就赶紧跟过来了,走进来坐在自家哥哥旁边吐槽着:

    “啧啧,嫂子的演技真的挺好,不进娱乐圈可惜了。”

    云墨谦没有回答,眼睛一直盯着陆夕宁。

    还不等各位媒体缓过神来,陆夕宁便继续:

    “当初…我和南少爷结成了婚约,可是当我被陆总送去W国时,我便发现南少爷喜欢的人并不是我,而是我的妹妹,我的妹妹也爱慕着南少爷,我就知道…我不能毁了他们两位的幸福,所以今天在这里,我祝他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多么善良,善解人意的姐姐啊!

    各位媒体甚至小声辱骂陆芷月为狐狸精。勾引自家姐夫。

    “姐姐!你怎么能这样说我!”陆芷月红了眼站了出来指控着。

    “芷月,我待你就像亲妹妹一样,为什么为什么你要对我痛下杀手!”

    说完陆夕宁便蹲在地上嚎啕大哭,只有在云墨谦的角度,才能看到女孩那个小小的笑容。

    现场炸开了锅。

    “痛,痛下杀手?最毒妇人心啊!”

    “对呀,陆大小姐那么漂亮!怎么会遇到这样的妹妹!”

    “教养无方!果真是个野丫头!”

    陆芷月赶紧指着陆夕宁。

    “她说谎!陆夕宁!你给我拿出证据!没有证据就别血口喷人!”

    陆夕宁就在等这句话,装作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气势凌人的陆芷月。

    “证据是吗?好呀妹妹。”陆夕宁拿出手机,点开一份文档,开始播放一段音频。

    陆芷月就知道…大事不妙。

    “喂,你快动手吧。”

    “你确定?”

    “你不是想要陆夕宁?”

    “那是当然。”

    “我只要地位,那个女人,你怎么处理都行。”

    “行。”

    音频播放完毕,声音确实是陆芷月的。

    陆芷月气的浑身发抖看着陆夕宁,而陆夕宁气定神闲,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你这个恶毒的女人…”

    “彼此彼此。”陆夕宁轻声回答。

    这份音档是夜天发给自己的,而夜天,则像人间蒸发一样,不再出现。

    陆芷月一下愣住,怪不得陆夕宁没有死,原来是…她摆平了那个人了吗…那个姓夜的男人。

    陆夕宁站了起来。依旧是流着泪。

    “芷月,我待你不薄,陆家的钱我也给了,婚约我也取消了,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

    陆芷月气急败坏的,拿起旁边的水果刀就想刺过去。

    “你这个!贱人!我要杀了你!”

    “你,找死。”

    云龙深正想叫大哥救场时,就发现云墨谦已经到台上去,抓住了陆芷月的手腕将她甩到了地上。

    陆芷月没有力气起身了,而陆夕宁还和来的时候一样,优雅高贵,就像天生的公主。

    “丑小鸭就是丑小鸭,南家竟然要这样的儿媳妇,是想钱想疯了吧。”

    “对呀!一开始还觉得陆芷月不错,至少人懂事礼貌,没想到啧啧。”

    “人不可貌相。”

    而陆芷月还是不死心。

    “你们知道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人吗!当年啊…”

    站在云墨谦背后的陆夕宁皱了皱眉头,挥了一下手指,陆芷月瞬间说不出来话,就像嘴巴被缝住了一样。

    陆芷月一脸惊愕,怎么会!我要说话!为什么说不了!为什么!难道是…

    陆宗泽见人还要说出当年陆夕宁在Y市的丑闻就一脸铁青的上前扇了陆芷月一巴掌。

    “你这个毒妇心肠的女人!我陆家待你不薄!你怎能这样!”

    “爸!不是我!你相信我,相信我!”

    从头到尾,陆夕宁都在云墨谦身后看着整场戏,并不觉得陆家和陆芷月可怜。

    毕竟,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云墨谦转过头看着陆夕宁。

    “回去吧?”

    陆夕宁点了点头,便和云墨谦离开了。

    而南家夫妇拖着南翎早已经离场。显然,今天的脸丢尽了,陈如媛在车上哭诉着以后如何在贵族妇女面前抬头。而南漳远就一根烟一根烟的抽。

    只有南翎一直身处在一个又一个的重磅炸弹所带来的惊吓中。

    身在角落的一个男人举着红酒看着眼前的一切。而男人旁边的一个侍从莫名兴奋:

    “四爷,找到了。是她吧。”

    男人看着陆夕宁离开的方向和陆夕宁手上的水晶手链,勾了勾唇。

    “终于…”

    “四爷,怎么办,我们要把小殿下带回去吗?”

    “不急,她现在身份不一样了,总会有机会的。”

    “可是…小殿下体内的魔力很不稳定啊…”

    “看情况吧。”

    “是的。”

    俩人在空气中消失,大厅内只剩下拍照的记者,愤怒狼狈的陆宗泽,相拥而泣的莫余雪母女。

    林亦准看着电视里的新闻满意的笑了笑,这个砸场子砸得挺不错。

    林亦准瞟到摄像机一瞬间照到的一个角落,虽然只有一瞬间,可是林亦准还是皱了眉头,因为角落里坐着的男人…有点棘手。

    “还找到这里来了吗…呵…得想个办法了。”

    果然,将陆夕宁托付给云墨谦是最终的办法,只有云墨谦能保护得了这个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