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女儿逗比妈

第九章 温馨的小院(求推荐求收藏)

    “对了,我答应了,大漠边际的两位老人救会妞妞就回去照顾他们。”

    神经病鄙视的看着她,不屑道:“你现在连妞妞的温饱都解决不了,怎么回去照顾他们,等你以后激活了物灵,有所成就,在回去孝顺他们吧!”

    “物灵,我都二十三岁了,还能激活物灵?”念流霜听到神经病说自己也可以激活物灵,疑惑道。

    “你刚来异界不久,还没有感应到物灵召唤,但是我坚信你是可以激活物灵的。”

    “为什么这么肯定?”

    “因为你杀大胡子的那刀,已经到达了武修五品的境界,一个普通人不可能做到,除非她将要激活物灵?”

    念流霜一直以为自己是借助了手机才能劈出那刀,听到神经病的解释,兴奋的跳了起来。

    兴奋过头的念流霜,走到精神病身边不停的亲神经病怀中的女儿。

    边亲边说道:“乖妞妞听到没有,妈妈以后也是一名物灵师了。”

    只是她的动作太过巨大,抬头时后脑勺,不止一次的碰触到神经病的俊俏脸庞。

    神经病可还是个青葱少年,哪里遇到过一位貌美女子如此挑拨,呆滞在原地,连呼吸都屏住。

    片刻后,控制住情绪的念流霜,抬头看到神经病脸色像苹果一样红,紧张道。“你生病了吗?怎么脸色那么红。”

    念流霜连忙把手放到神经病额头上,“不烫啊!你没事吧!”

    神经病是第一次被女人这样亲密接触,红着脸,柔声道:“我没事,我没事……”

    ……

    念流霜抱着女儿,身后跟着一名十六岁少年走在凤凰城的大街上。

    三人看到空房子就问主人家有没有外租的意向,结果别人回答空前的一致,“没有”。

    而这次三人离开后,念流霜便听到背后的议论声……

    “这对小两口太年轻了吧,估计是偷尝禁果后才出现意外,家人不同意,不然两人不可能带着孩子到处流浪,把房子租给他们,不知道要出什么事呢?”

    念流霜听到后,抱起妞妞转身就要去给他们解释,却被神经病拉扯住……

    “没事的,他们这样评价我挺喜欢,我从小是个孤儿,没有享受过家的温暖,能够遇到你们我很幸福。”神经病言语中略显伤感,但是念流霜能够听出他伤感中浮现的慰藉。

    念流霜本来想说你没事个毛啊,这关系到我的清白好不好,听到最后神经病的感慨,对嘴边的话又生生咽了回去。

    念流霜听到他这般言语,鼻子一酸,沉声道,“以后我和妞妞保护你和你的小白兔。”

    “得了吧,你连女儿的温饱都解决了了,还能照顾我。”神经病说着走到了念流霜的身边,想要抱着妞妞。

    念流霜把妞妞递给她。“你没有想过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吗?”

    抱着妞妞的神经病眼神多了点无奈,“找他们,算了吧,我一个人挺好。但是知道自己性什么,在自己名字上加个姓氏也挺好。最起码那天自己死了,墓碑上还能完整刻上自己的名字,也算落叶归根吧!”

    念流霜虽然平时有点大大咧咧,但是心细如发,怎么可能听不出神经病言语中的对待家人的渴望。

    因为从始到终神经病一直忍受着大胡子的欺负,没有离开过凤凰城,在他心里清楚,或许自己的亲生父母就在凤凰城附近……

    念流霜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帮助他,找到他的家人。

    由于神经病抱起妞妞时,妞妞的襁褓把神经病上身的布衣,拉扯下来一点,神经病左胸前的凸起处,出现一枚醒目的白色闪电胎记。

    念流霜连忙伸手过去。

    神经病看到后连忙往后躲避,看到自己凌乱的衣服又停下了脚步。

    念流霜见状,连忙帮助他拉扯了一下布衣,把闪电胎记结结实实的盖住。

    “这个闪电是你的胎记吗?”

    神经病朝她点了点头。

    “好,这就是线索,你父母的事情交给我。”

    神经病听到念流霜的话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也尝试找过,并没有效果……

    神经病柔声道,“你去找房子,我和妞妞在这里等你,你一个人去找房子应该会方便点。”

    念流霜自己一个人,在凤凰城附近花费了足足二十枚物灵币,顺利的找到一家民房,两间卧室还有一个客厅,院子也很大,只是杂草横生。

    手续办理齐全后,念流霜来接妞妞和神经病过去。

    当晚念流霜充分展示厨艺,给神经病做了一桌子的菜肴。

    神经病望着一桌子菜肴,口水直流,夹起一块红彤彤的肉块问道。“好肥啊!这肉不会腻吗?”

    “这叫红烧肉,肥而不腻,你尝尝。”

    神经病不情愿的夹了一块放到嘴里,本来不屑的表情,瞬间惊喜起来。

    “哇塞,太好吃了,入口即化,以后我有口福了。”

    念流霜把仅剩的三十枚物灵币递给他,说道,“明天你入学,在学院用钱的地方很多。你拿着……”

    神经病不停夹着各种菜肴,往嘴里送,看到念流霜递来的钱袋,连忙摆手道,“你和妞妞用,我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去偷吗?只要有我在,以后我不允许你去偷。你放心,我凭借华夏国学来的本事,可以让你在学院衣食无忧的。”

    听到念流霜的话,神经病塞满菜肴的嘴巴不在蠕动,低声哽咽道,“十几年了,从来没有人说过,不让我去偷。”

    念流霜轻拍他的后背,柔声道。“明天我送你去入学。”

    神经病猛的从桌子上站起,高声道,“不是说过,以后我养你们吗?这样算什么?”

    “朋友之间不应该这样吗?相互帮衬。”

    “朋友,我们有个女儿还住在一起,不应该是夫妻吗?”

    “小屁孩,你懂什么是夫妻吗?不懂不要乱说,赶快吃饭,我去给你把床铺一下。”

    念流霜说完走进左边卧室,帮助神经病铺床。

    神经病第一次感受的家的温暖,渐渐她对念流霜的感觉似乎发生了变化。

    次日。

    当念流霜起床后,就看到神经病一个人在院子里锄地,而墙根处还多了一只羊。

    “你买一只羊干嘛?”

    “牛牛喝奶不能老是去借,以后就让她喝羊奶。”

    “那锄地呢?”

    “种点菜,以后我们吃……”

    念流霜听到神经病的话,兴奋道,“我想种点花可以吗?”

    神经病丢给她一个纸包,说道,“种子都买好了,你说种哪里……”

    念流霜兴奋的跳了起来,似乎已经想象到,院子里百花盛开的场景。

    锄完地的神经病把菜种子和花种全都种在地里,刚巧屋子里传来婴儿的啼哭声。

    神经病让念流霜去哄她,自己去挤羊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