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女儿逗比妈

第四章 斗劫匪(求推荐求收藏)

    离开面馆的念流霜,本来想要绕开一段路程躲避那个中年汉子。

    后来念流霜想明白了,与其提心吊胆的等着别人来找自己的麻烦,还不如自己主动出击。

    念流霜抱住怀中女婴,朝着胡同口的汉子径自走了过去。

    本来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看到念流霜离开面馆,手中无端多出一把锃亮的匕首,藏在自己怀里。

    当他看到径自走来的念流霜反而有点心虚,站在原地不停的挠头。

    此时的念流霜心里极其紧张,但是她明白汉子不敢在这么多人面前打劫自己,想到这里大胆了不少。

    心里盘算着,“如果我主动搭话,估计他还有所忌惮,不搭话他铁定吃我。”

    “大哥哥,凤凰城距离这里还有多远。”念流霜转身对着汉子,一脸柔声道。

    汉子明显感觉不可思议,盯着念流霜看了半天,回答道,“估计还有三天的路程。”

    念流霜脸部没有丝毫表情,似乎大汉的回答是理所应当一样,完全没有一个问路人的谦卑,听到大汉的回答转身朝着胡同内走去……

    念流霜故意走进胡同,就是为了给大汉制造出手的机会,如果他铁定吃自己一定会跟上来,那样最起码自己掌握着主动,知道他会在这胡同对自己动手。

    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大脑不停的思索,“这姑娘,吃个面就拿出了五十枚物灵币,一点不懂的财不外露这种基本的江湖常识。”

    但是我这一脸凶相,他还敢找我问路,这姑娘到底是不是个刚入江湖的雏。

    “算了,不管了,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嘻嘻,随便可以……”

    那汉子搓了搓手,一脸剑笑道。

    汉子想到这里跟着念流霜走进了巷子里。

    念流霜没有回头也知道,有人跟着自己,不用考虑一定是那个一直盯着自己的汉子。

    “不行,不能坐以待毙,既然他跟了进来,就一定会对我下手,我要想个办法,那可是女儿看病的钱绝对不能丢。”

    念流霜轻轻往下拉扯下肩膀的粗布衣料,漏出白皙的香肩。

    背后的中年汉子看到念流霜渐漏的春色,猥琐的舔了舔干瘪的嘴巴,一脸坏笑的紧跟其后。

    此时的念流霜已经紧张的香汗直流,念流霜任凭汗水随着自己的脸颊缓缓的流在胡同的青石板上。

    她没有用手去擦拭汗水,虽然此时紧张的两腿发软,脚下的动作却没有停顿分毫,她不能让后面的人看出自己的怯懦。

    如果那样,那汉子可能会第一时间控制住自己。

    突然念流霜灵机一动,从怀中取出手机,打开摄像头贴近自己的胸口一直移动到肩膀方出,整个动作全是在走动中进行,没有停顿分毫。

    而她背后的汉子却全无所知。

    念流霜清楚后面的人一定不知道,自己已经观察着他。

    念流霜的手机屏幕里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一脸奸笑,正在蹑手蹑脚的跟着她。

    突然念流霜看到汉子速度迅速加快,而手也伸进了怀里,朝着自己极速而来……

    “机会来了。”念流霜紧张的脸上瞬间变的狠戾起来。

    左手抱住女儿的念流霜,猛的一个转身,手机丢掉的同时,右手抓住怀中早已经褪去布袋的菜刀,朝着后方划去……

    “噗嗤一声。”

    一道殷红的鲜血,从那名汉子脖子出喷了出来,射在胡同一旁的墙壁上,格外的显眼。

    那个满脸络腮胡子的汉子,手里拿着将要刺向念流霜后心的匕首,眼睛不甘的看着念流霜。

    片刻后,随着一声闷响,一头栽在地上不停的抽搐,挣扎。

    念流霜整个瘫做在地上瑟瑟发抖,冷汗不住的往下流着,这是她平生第一次杀人,害怕在所难免。

    更让念流霜害怕不是杀人,而是明明她观察到屏幕里的汉子,明明距离自己很远,为什么自己刀劈下时,他的匕首已经险些刺进自己的身体。

    “难道,他是修行者。不,不,不可能……”

    念流霜刚想到这里,就否决了这个推测。

    “大爷大娘说过,修行者无论速度还是力量远远超过常人,如果是修行者我这一刀不可能命中的。”

    念流霜知道此时最重要的是赶快离开这里,但是她没有,她决定观察一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异常。

    以后她与女儿的路还很长,遇到的危险也会很多,一定要有一技防身。

    念流霜强忍着紧张,撕开汉子的衣服,当念流霜看到汉子全身青铜色的皮肤,与健硕的肌肉时。

    恍然大悟!

    “这家伙用我们哪里话说,应该是个练家子,难怪速度那么快。”

    念流霜毫不避讳在汉子身上摸索着,看看有没有什么收获,摸索半天后,终于在汉子怀里找到了一本古籍。

    念流霜翻开古籍,上面写着五个大字‘物灵异世录,等念流霜翻来几页看后。

    对着女儿兴奋道,“妞妞,这东西简直就是物灵旅游手册,有了这个我们就不是无头苍蝇了。”

    念流霜捡起掉落在地上的手机,把汉子身上搜刮干净,整理一下襁褓使得自己女儿舒服一点,朝着凤凰城的方向极速跑去……

    而胡同里只留下一具尸体,静静的躺在哪里。

    片刻后,有几名手拿铁链的官差围了上来,简单检查后就把尸体抬走了。

    围观的人群里,没有人问这名汉子是谁杀的,反而有些被其迫害的人,还在心里暗暗叫好。

    而对于官差来说,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家常便饭,如果没有人施加压力,没有凶手主动前来自首,这种案子只会草草了事。

    而异界的法制疏忽当差者的不作为,无端省去了念流霜很多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