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女儿逗比妈

第十三章 给掉尊严行不行(求推荐求收藏)

    黄家酒楼的人走后,一旁几名摆摊的全都围了上来。

    “你没事吧,小姑娘。”

    还有人伸出大拇哥称赞道,“小姑娘真给我们争气,我们摆摊人第一次从黄家酒楼胜了一局。”

    “对了小姑娘,以后恐怕你不能在买饭了,他们会无休止的出来阻挠你。”

    “是啊!小姑娘黄家有很多修行者,到时候你的夫君都保护不了你。”

    几个人我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

    念流霜对这几人抱拳道,“谢谢各位的劝告,我回去好好考虑考虑,要不要买饭……”

    念流霜自知抢了他们的生意,害的他们一天都没有进账,抱歉道。

    “诸位,你们卖的物灵小吃口感极差,如不嫌弃今晚去杨柳巷找我,我每人给你们一个小吃配方,让你们都可以挣到钱。但是价格一定要合理,不能坑他们这些学生。”

    几人听到后,眼睛一亮,他们深知念流霜的厨艺,不然也不会让黄家酒楼的大厨都屈尊来这里偷学,毕竟那个家伙的厨艺,可是媲美阳泉酒楼御厨的存在……

    几人连忙道谢,道谢完毕后,全都殷勤的去帮助念流霜去整理被砸的手提车。

    念流霜望着帮忙的众人笑了,只是笑的太开心,扯着受伤的脑袋,一阵剧痛,念流霜连忙倒吸一口凉气……

    神经病看到后连忙去帮她接住背上的妞妞,只是神经病刚刚接住妞妞,妞妞就哭了起来……

    神经病望着自己手上的黄色物体,一脸不爽道。“念流霜女儿拉s了。”

    说着抱着妞妞就要递给念流霜。

    念流霜一阵好笑,这么好的机会怎么可能放过,自己收拾吧。

    念流霜连忙从手推车下取出棉质屎布,递给神经病道,“这次你来给她换我要让你知道,做爸爸没有那么简单!”

    “切,不就换个s布吗?你当本少爷不会啊!”

    神经病接着屎布,把妞妞轻轻的放在地上,打开襁褓,小心翼翼的踮起妞妞的两只小脚……

    “妞妞,你看你蹬的小腿上都是s……”神经病宠溺的说着。

    念流霜也不过来帮忙,只是坐在地上捂着脑袋,一脸享受盯着神经病帮助妞妞换s布……

    “行不行啊!小神经。”念流霜看着还不过瘾,还出言讽刺道。

    神经病踮起s布朝着念流霜丢了过来,念流霜哪里知道这小子会这般操作……

    躲闪不及带着黄色物体的青色s布,结结实实的砸在念流霜的脸上。

    “我曰,你真是神经病,你……”

    念流霜连忙抓起地上的s布,用没有沾s的一面,擦拭着自己的俊俏脸庞。

    帮助念流霜收拾手推车的几人,看到后全都笑了起来。

    “念姑娘真是好福气啊,嫁给神经病这好小伙子,你看看还帮助女儿换S布,这种物灵男儿最不屑的妇人事物,他都做的游刃有余。”

    念流霜听到后一脸尴尬,神经病却笑出了猪声,谎话张嘴就来补充道。“大哥们有所不知啊,我是入赘到她们家的,这女儿是她和大房生的,后来她们家中败落大房带着钱跑了,只有我陪在她们左右,只到现在都还不愿意让女儿叫我一声父亲。”

    神经病说着竟然还一副痴情儿郎的委屈表情。

    几个摆摊的皆是一惊,这家人不得了,招女婿一口气招俩,还分大小房。一时间作为男人的他们似乎有点接受不了……

    沉默很久,几个摆摊的才开口,全都指责念流霜道,“念姑娘啊,咱可不能这样啊,对人家小伙子好点,修行者可是万里挑一的天才,你要珍惜不要被了挖了墙角。更何况你年龄比人家大那么多,生活不易给人家一个名分,也不枉陪你一场。”

    “是啊!”

    念流霜那个头痛啊,神经病一通胡诌给自己安排了一个拥有两个老公的女人,纵使她来自思想开放程度极其前卫的华夏国,也让念流霜有点接受不了。

    搞得自己成了薄情寡义不识好歹的女子。

    念流霜只是尴尬的笑着,给了神经病一个耐人寻味的眼神,而眼神中多了一丝寒意……

    神经病似乎也感觉自己玩笑开大了,此时的他非常懊悔没事瞎扯什么,一脸歉意的望向念流霜。

    念流霜望着在耳边喋喋不休的几人,不耐道,“今晚来杨柳巷,这里没事了你们走吧。”

    几人也看到念流霜的不耐,寒暄几句后,合自离去。

    念流霜起身推着残破不堪的手推车,后面跟着怀抱婴儿的神经病,一起朝着家的方向而去。

    “对不起,我好像说错话了。”神经病害怕道。

    “你没有说错话,你是在给我面子,你的本意恐怕是我一个被老公抛弃的女人,竟然还不接受你,你替自己不值,不是吗?”念流霜言语冰冷道。

    神经病听到这里知道念流霜误会大了,他真的没有这样想过,真的没有……

    但是自己刚才的语言无端却触动了,念流霜深埋心处的自卑感。

    神经病开始紧张起来,抱着妞妞手开始颤抖,他好害怕因为自己几句玩笑,彻底失去念流霜。

    很久后神经病,开口道,“流霜,我真的没有那样想过你,从开始到现在都没有那样想过,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子可以这么坚强,我真的好喜欢好喜欢你,如果我刚才的语言让你感到不适,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哪怕只是让我陪在你们的身边,我就很满足了。”

    神经病说完了抱着妞妞蹲在地上痛苦了起来,一把鼻涕一把泪,哪里有一个修行者该有洒脱。

    “一个大男人哭哭啼啼像什么话?你赶快起来。”念流霜没有想到自己在神经病的心里这么重要,更没有想到一向性格洒脱的自己,怎么会这么在意神经病无端的言语。

    换成其他人,她根本不屑这样想,今天她如此敏感让念流霜自己都不知道。

    或许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渐渐他对神经病感觉发生了变化。

    “你原谅我,我就起来……”

    念流霜轻轻的朝他点了点头。

    神经病起身后,脸刷一下就红了起来,望着盯着自己看的念流霜,害羞道,“你别看我怪难为情的,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在你面前,连一个男人的尊严都没有了。”

    “你的意思是说跟我在一起,没有尊严吗?”念流霜再次冷冷道。

    神经病听到念流霜的话,如遭雷击,紧张的嘴巴都开始颤抖,“流霜,你……你怎么就……哎呀,我的天啊……我……”

    念流霜看到语无伦次的神经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此时神经病才明白被这念流霜耍了,不知怎么的他脱口而出道,“念流霜你神经病吧。”

    等他叫完神经病,才真正的意识到念流霜给自己起的这个名字似乎有问题。

    在他们物灵大陆根本没有神经这个词,但是经常听到念流霜骂别人神经病,他刚才也脱口而出,感觉很痛快的样子。

    神经病望着快速推车离开的念流霜,“不对吧,你给我取的名字,是不是有问题啊!”

    念流霜没有回答,只是给他一个耐人寻味的微笑。

    看到念流霜绝美的笑,神经病看痴了,“算了,神经病就神经病吧,你开心就好。”

    路过布店时,念流霜放下手推车,走进的旁边的布店。

    “你干嘛去?”神经病站在原地,喊道。

    “我能干什么,刚才你给我安排两个老公我没脸活着了,我买条白绫自尽。”

    神经病听到后一脸紧张,抱住妞妞飞一样的朝着布店跑去。

    只是刚到门口,念流霜就撕了一块布走了出来。

    “你干嘛,不会真的认为我这么脆弱吧!”

    神经病站在原地尴尬的笑了最后低声呢喃道,“我太天真了,我的女神百毒不侵,怎么可能为了那种事情自尽。”

    “你的意思是说我脸皮厚吗?”念流霜冷冷道。

    神经病都要崩溃了,半天后,脱口而出道,“流霜我不想和你谈恋爱了,太累了,我受不了了。”

    “那你滚吧,渣男!刚才还说喜欢我,要陪在我身边一辈子。”念流霜再次调侃道。

    “我不滚,我不想和你谈恋爱了,我想让你嫁给我。我要让你折磨我一辈子,直到满头白发,你躺在病床上折磨不动我了,然后我每天照顾你,用你折磨我的方法折磨你。”

    “你这都是哪里学的我们华夏文化。”念流霜听到神经病这段时间言语的变化,有种莫名的亲切感。

    “你手机里啊,我怕你想家刻意学的,但是这都是我的真心话,不要说我小没有尝过爱情的甜蜜,就与你私定终生。我不想听这些,我只知道没有你,我感觉在物灵世界活着也没有意思。”神经病认真道。

    念流霜听到神经病的言语,莫名有点感动,这段时间她被物灵文化洗脑,已经快要忘记了华夏的说话方式,听到神经病的话很亲切。

    神经病看到念流霜手里的红色棉布,便清楚她是给妞妞做屎布。

    片刻后,神经病站在一旁嘟囔道,“败家娘们,家里的还有那么多,撕那么一大快。”

    念流霜收回情绪却豪爽的说道,“有钱任性,之前的全都扔了,不要了。”

    “有你妹啊!明天还能不能摆摊还不知道呢?”神经病看到念流霜暴发户的嘴脸,气道。

    “对了,黄家大厨的钱你为什么要给他。”

    “人家给母亲拿药,那个钱我们不能要……”

    “谁知道他说的真的假的。”

    “万一是真的,我们拿了他的钱,不是害苦了人家老娘。”

    神经病一脸崇敬道,“没想到你的三观还挺正吗?”

    “放心,以后不用摆摊了,还比这挣的多……”

    神经病却是一脸认真道。“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我努力修行通过学院里的奖励,可以养活你们……”

    念流霜走到神经病身边,伸出手指轻轻剐了一下神经病的高挺鼻梁,柔声道,“老娘就让你吃软饭,怎样不满意?”

    “给点尊严行不行?”

    “不行?”

    “那好吧,我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