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女儿逗比妈

第十一章 堪比御厨的厨艺(求推荐求收藏)

    神经病帮助念流霜把车子退回到住所,就准备同念流霜一起去集市买菜,两人还未曾挪步就听到……

    “哇哇哇……”

    那憨态可掬的小妞妞,依附在念流霜背上哭了起来。

    听到孩子的哭声,心疼的神经病连忙从念流霜背上取下孩子抱在怀里轻拍……

    “妞妞,乖!不哭,不哭……”

    念流霜见状连忙回屋取出奶瓶,来到院子里朝着角落里的奶羊走去。

    片刻后,只听到奶羊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可见念流霜为了快点挤出羊奶下手之重。

    神经病见状嘲笑道,“女人为何要为难女人。”

    “你滚,神经病。”念流霜生气道。

    直到此时神经病似乎有点感觉,自己的名字是不是有问题啊!

    念流霜把奶瓶递给神经病,神经病立马拿起往牛牛嘴里塞去。

    奶瓶到达妞妞嘴巴的一瞬间,哭声戛然而止。

    神经病望着怀中不断吮吸奶嘴的妞妞笑了,“孩他娘,你看我们的女儿多乖啊!”

    念流霜一阵恶寒,本来想要反驳想想刚才自己情不自禁的送吻,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念流霜拼命捶着自己的脑袋,嘴里嘟囔道。“啊,啊,啊,念流霜你到底是怎么了,怎么回被一个小朋友刷的团团转。”

    神经病看到念流霜如此暴躁,安慰道。“咋子了,霜霜?”

    念流霜听到后一个机灵,气愤道,“你赶快回去上课去,迟到了学院老师不惩罚你吗?”

    “下午不去了,老师其实没有多大作用,在学院也是一个人埋头苦修,只是学院有一种氛围让你不好意思偷懒而已。”

    “修行注重的是细节,很多细节不会,你可以当面找老师解惑,在这里谁帮你,快点去,不然学费别交了。”

    神经病站起身把妞妞递给念流霜,整理了一下稍显凌乱的头发,不舍的朝着门外小步走去。

    念流霜看到神经病一步一回头,表情像极了强势家长,逼迫不爱学习的孩子上学的委屈样子。

    念流霜看到这里气笑了。

    神经病刚走到门外念流霜开口了……

    “等等……”

    神经病一脸喜悦,道。“是不是你也舍不得我,那我留下好了。”

    “狗屁!”念流霜说完丢过去一个纸包给神经病。

    神经病接过包疑惑道,“这是什么?”

    “我做的花生零食,你饿了可以充充饥。”

    神经病打开纸包小心翼翼的捏出一粒粘满糖霜的花生丢进嘴里,嘎嘣一声……

    “好好吃啊!孩他娘有你真好……”神经病朝着念流霜笑道。

    “你快点滚吧,我休息一会还要做饭呢?”念流霜一阵无语,怎么自己平白无故多了一个十几岁的儿子呢?

    “记得做我喜欢吃的红烧狮子头。”神经病说完似乎意识到时间不够了,小跑朝着学院而去。

    神经病走后,念流霜哄睡妞妞,一个人来到集市购买食材。

    念流霜购买完食材,趁着妞妞熟睡就赶快做菜,基本做完菜,已经到了学院快要下课的时间。

    念流霜背起妞妞,推着手推车来到学院门口,已经又很多学员也哪里等着念流霜……

    他们望着念流霜手推车上同中午不一样的菜式,全都迫不及待的想要尝尝新菜。

    “老板,这中午的菜我们还没有吃够,你下午都换新菜了。”

    “这不是怕你们吃腻了吗?”念流霜回答道。

    “这样以后我们不是全要在这里吃了。”

    “好好,谢谢你们的捧场。”

    “老板别扯了,我们等你很久了,快点给我们来一份。”几个打扮的人模人样的公子哥,喊道。

    “哎吆歪,这凤凰城三大少,平时瞧不起路边摊都去酒楼吃,怎么今天也和我们一样吃路边摊,不怕掉价啊!”

    “他们中午看到人多就来了,吃完后说,以后再不去酒楼了,感觉这些年在酒楼吃的就是垃圾。”

    念流霜听着他们的调侃,陪笑道,“那个这有孩子,速度可能有点慢,为了不耽误大家的时间,你们排好队我们一个一个来。”

    本来聚集在一起等着打饭了学员,听到念流霜的话,全都有持续的在念流霜的摊子旁边排起了长龙。

    而一旁同念流霜一样摆摊买饭的几个摊位,一个人都没有,他们全都郁闷的要死……

    “这家伙一身好厨艺,做的菜我们都没有见过,今天要白忙活了……”

    “这姑娘前天还在学院门口跪地求人救他女儿,转天就来这里摆起了摊来。”

    “我们这里还好点,损失不大,你们看……”一名中年男人指着学院不远处没一个客人的酒楼,说道。

    “你说这也奇怪啊,学院那些个有钱人家的孩子,平时最看不起路边摊,你们看今天捧着一个大碗狼吞虎咽的那个样子……”

    “啧啧啧……”

    “这姑娘仅凭一个手推车,可以搞到两大酒楼一个客人都没有,可以让那些吃惯酒楼的公子哥,屈尊来我们路边摊上吃,真是我们摆摊界天才!”

    “这姑娘到底什么来路,做的菜竟然比凤凰城两大名楼的大厨都厉害,竟然能够俘虏这帮有钱的公子小姐。”

    “哎,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放心,会有人出手的?”

    ……

    凤凰城两大名楼,黄家酒楼与阳泉酒楼,两家酒楼在正对面,所为同行是冤家,这两家酒楼经常会因为拉客,闹的不可开交。

    黄家酒楼大门外,厨房里的全都跑了出来,平时这个时候忙的不可开交的他们,现在特别的清闲,一个个蹲在大门口……

    而对面的阳泉酒楼的厨师也都蹲在大门外,而这次两家酒楼的厨师破天荒没有斗嘴,平时要是这般清闲,早就问候对方的八辈祖宗了。

    突然从黄家酒楼走就一人,阳泉酒楼的厨师们全都欢欣雀跃,因为他们清楚这下摆摊的小子要有麻烦了。

    黄家酒楼走出来的不是别人真是酒楼老板黄震天,此人嫉妒心很强,一个摆摊的导致他的酒楼一个客人都没有,他不找麻烦才怪。

    黄震天一脸严肃,在酒楼门口朝着凤凰学院手推车的方向看了看,看到忙的不亦乐乎的叶不凡,低声嘲讽道,“一个小丫头片子,竟敢抢我黄家酒楼的生意,真是自不量力。”

    黄震天说完拳头轻轻握起,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

    一旁紧跟而来的酒楼主管看到后,知道自家老爷妒忌心已起,估计要找那姑娘麻烦,连忙劝言道。

    “老爷,这姑娘的菜我中午尝过,的确比我们的厨师高明不少,不如我去把他招到我们酒楼。”

    “一个破做菜的能有什么高明之处。”

    黄震天说完,对着蹲在门口的厨师喊道,“老王去把他的菜挨个买过来一份,好好研究一番,明天我们出新菜。”

    叫做老王的厨师听到后,立马精神了起来,他自己清楚自己做了几十年厨师,一般的菜式,他尝一尝基本做个八九不离十,连忙回答道,“是,老板!”

    黄震天看到厨师离开,立马叫来的店小二,在他耳边嘀咕几声后,朝着念流霜方向邪魅一笑走进了酒楼……

    黄震天刚走,阳泉酒楼的老板杨阳也走了出来,蹲在阳泉酒楼门口的厨师看到老板走来,连忙说道。

    “老杨,他们已经开始找那姑娘的麻烦了。”

    “李老,今天中午你不是去尝过吗?那姑娘的菜你能不能做的出来……”杨阳态度十分恭敬道。

    那厨师听到老板的话,没有丝毫犹豫道,“这小子厨艺比国君的御厨还要强,她菜的口感我短时间做不到!”

    杨阳听到自家厨师的点评没有丝毫怀疑,因为他的厨师就是帝国的御厨退休后,被他高价请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