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女儿逗比妈

弟十章 摆摊(求推荐求收藏)

    念流霜抱出妞妞来到院子里,看到神经病累的吭哧吭哧的摧残着那只羊,“你就不能温柔点,它好像很痛的样子。”

    “别吵,不用点力出不来,等次数多了它就没有那么痛苦了,你一个女人懂什么?”

    念流霜听到神经病的话,一阵奶痛,“切,自己手拙还不承认。”

    半天后神经病终于挤满了一瓶羊奶,递给念流霜去喂,妞妞吃完奶,念流霜就抱着妞妞同神经病一起,三人来到凤凰学院帮助神经病办理入学。

    来到凤凰学院这里聚集了很多人,当他们看到神经病抱着一个孩子也来上学……

    “你妹妹啊!”

    神经病不假思索道。“我女儿?”

    当众人听到神经病这么小有了一个女儿,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念流霜,在他们眼里念流霜虽然漂亮,但是这年轻似乎有点大吧。

    “这小伙子真是不知羞耻,才多大就跟别人生了孩子。”

    “长的这么帅还是激活了物灵的人才,可惜了好白菜让猪拱了。”

    念流霜一脸黑线本来想要解释却被神经病拦住了。

    念流霜生气,看着神经病。“你真的应该叫神经病,妞妞怎么就是你女儿了。”

    神经病一脸哀求道。“好姐姐,别闹,让我幸福一会好不好。”

    “滚蛋!”念流霜冷冷道。

    几个一起来的女学员,看到神经病这般俊毅,抱着一个孩子而那女子虽然生的天生丽质年龄却有点大,还是个普通人,不由得心生嫉妒,也说出了好白菜让猪拱了的气语。

    周围的人开始纷纷议论起来。

    神经病从小见惯了别人异样的眼神和评价,内心深处并没有一点波动,反而念流霜有点不自在开口,解释道:“不是的,这是孩子的哥哥,孩子的哥哥。”

    几名女子听到念流霜的解释,全都兴奋起来,纷纷走上前来想要认识神经病这个俊毅少年。

    神经病听到念流霜的解释,看到渐渐走来的几人,却是眉头一皱,对着念流霜柔声道:“孩她娘,你这般言语可是又看上了那家男子,不打算要我们父女了吗?”

    神经病说完走过去挽住念流霜手臂,紧贴在念流霜身上一副小男人的模样。

    几名女子看到后蹬了念流霜一眼,全都识趣的转身离开,念流霜看到神经病这样知道解释无用了。

    “我告诉你,老娘我二十六岁了,不喜欢你这种小朋友。再说我比你足足大了十岁,你这样瞎搞,别人会以为我欺骗小男生呢?”

    神经病却是拼命拉住念流霜纤细的胳膊,一脸哀求道。“流霜姐姐别生气,我错了,我错了。”

    念流霜一阵无语,

    感觉自己平白无故又多了一个儿子。

    无奈只能在众人羡慕又怨恨的目光下,陪着神经病去办理入学。

    顺利办理入学后,神经病不舍的望着念流霜与妞妞,走进了凤凰学院……

    念流霜冲他喊道。“不要不舍的花钱,放心我能养活的了你,只要你不嫌弃妈妈就行。”

    “念流霜妈你大爷,我一听完娶了你。”神经病高声喊道,惹来一众人异样的目光。

    念流霜看到神经病离开,就抱着妞妞回到集市,购买了各种蔬菜与肉食……

    还买了很多纸张和颜料,最后从木匠铺买了一个木质手推车和各种大盘子。

    回到家里的念流霜把妞妞背在背上,看了看太阳感觉时间还早,就开始在坐在桌子上画画。

    不一会儿,桌子上堆满了一叠画像,而每张纸上的纸头写着寻亲,画着的就是一枚白色的闪电,上面写着凤凰学院北,杨柳巷一百二十号。

    念流霜做完这些,就来到厨房一顿翻炒,临近中午……

    一个二十六岁的年轻妈妈,背上背着一名九个月大的婴儿,推着一个木质手推车,手推车上放满了各种各样的菜式,让人眼花缭乱,出门了。

    而年轻妈妈每到一个路口就会放下手推车,把之前作的画贴在墙上……

    妞妞贴完画对着背上的女儿,柔声道。“妞妞,以后要叫神经病哥哥,人家一个大小伙子我们不能耽误了人家。”

    而年轻妈妈怀中的婴儿却是一脸的不乐意,听到妈妈说完嘴里咿咿呀呀的叫道。“爸,爸,爸……”

    气的念流霜想要伸手就要揍她,只是刚扬起手又不舍的放了下去。

    念流霜推着手推车来到凤凰学院门口,车子刚放在哪里,学院里的学员一窝蜂的冲了出来……

    他们看到念流霜手推车上琳琅满目的菜式,一个个围了过来。

    “老板,你做的菜好漂亮,好不好吃啊!”一名女学员说道。

    念流霜也不说话,直接从手推车下面取出陶瓷大碗,添一点米饭手推车上的菜式一个加了一点,递了过去……

    “这份饭菜送给你尝尝,好吃下午就来……”

    姑娘不好意思的接过饭菜,找到一个角落吃了一口,红烧鱼块刚放进嘴里,姑娘嘴角瞬间挂出满足的幸福感,连忙就对着念流霜道:“老板不但长的好看,做饭还这么好吃,这个多少一份,再给我来一份。”

    “两个物灵币管饱,你是我第一个客人不要钱,不够吃就过来我给你加菜。”

    念流霜听到有人夸自己漂亮,大方道。

    围在手推车旁边的学员听到饭菜好吃,全都争先恐后的让念流霜先给自己打饭。

    不一会儿,念流霜手推车上的饭菜已经所剩无几。

    念流霜望着没剩多少的饭菜,取出一个大碗把菜式一个加了一遍,放到了手推车下方。

    “老板给我再来一份?”一个男学院说道。

    “对不起,没有了。下午在来吧!”

    男学院指了指手推车下方的一个装满饭菜的大碗,“这不是还有一份吗?”

    “这个是留给孩子她哥哥的,对不起!”

    男学员听到念流霜的解释,不甘的朝着学员走去……

    神经病从学院出来,老远就看到念流霜站在手推车旁边,而旁边围着一群人,围在手推车旁边不停的往嘴里扒拉着饭菜。

    此时的神经病一脸震惊,嘴巴都张的老大。

    神经病走上前来,还没有开口念流霜就拿出事先预留的饭菜递了过去,“快点吃,吃完回去学院。”

    神经病接过饭菜坐在念流霜身边,一边逗这妞妞一边往嘴里扒拉这饭菜,表情异常的幸福。

    “你这样会不会太辛苦了。”神经病吃完饭,帮助念流霜收拾碗筷。

    “有什么辛苦的,我这一个晌午就挣了五十多枚物灵币,等我攒够了钱,买个大房子把大爷大娘接来,我还要挣钱给你准备彩礼,你这么大了,那天真的喜欢上学院的同学,我们娶人家也不能太寒酸。”

    神经病听到这里放下手里的碗筷,双眼朦胧望着念流霜,片刻后,从他嘴里蹦出几个字,“我想做妞妞的爹,不可以吗?”

    神经病这个年龄哪里懂的矜持,心里想什么就怎么说,只是他这样可是难为了念流霜。

    “你还小不懂事,以后还是让妞妞做你的妹妹吧!”

    “我的事不要你管,我帮你把车子推回去吧!”神经病冷冷道。

    “这么多同学,你还这么小,还是不要了,丢人……”

    神经病听到念流霜的话,鄙视的望着她,“我算是知道叶天为什么不要你,太自卑。”

    神经病说完丝毫不顾及同学鄙夷的眼神,推着手推车就走……

    一句话说的念流霜久久无语,半天后才跟了上去。

    三人一个手推车朝着家的方向缓慢前行,一路上神经病不停的夸赞念流霜的菜好吃。

    三人到达路口时,神经病被墙上纸张吸引,放下手里的手推车,朝着墙上的画看去……

    “寻亲,闪电胎记,凤凰学院北杨柳巷一百二十号……”神经病念着画上的字。

    “这不是我们的家吗?”

    片刻后,神经病转念一想,柔声道,“这是你画的。”

    念流霜轻轻的点头,“我不知道有没有用,但是这样最起码增加点你找到亲人的机会。”

    神经病被感动的无以复加,此时已经是满眼泪水,好大一会儿……

    神经病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死死的抱住念流霜的纤细手臂,柔声道,“我不管,以后我就要做妞妞的爹……”

    “艹。”念流霜脱口而出,这小屁孩有病吧,怎么像个女人一样,这么缺爱吗?

    “你快点放开,这里人那么多,不好看……”

    念流霜望着不远处指指点点的两位老人,焦急道。

    “你杀了我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亲人大胡子,你们就是我的亲人,答应我做妞妞的爹,我就放开……”神经病双眼含情的望着念流霜。

    “好,好,我答应你,我答应你。”念流霜为了快点让神经病放开后,只好妥协道。

    谁知念流霜刚说完,神经病竟然放肆的,朝着念流霜脸颊上轻轻点了点,随后抿了抿嘴,不舍的朝着手推车兴奋的走了过去。

    “你吗的,真是神经病吧,老娘的豆腐也敢吃。”念流霜虽然这样想,不知怎的竟然心跳急速加快,脸红了起来。

    “不可能,不可能,我不可能对一个小屁孩有感觉的。”

    而巷子一端的两位老人看到神经病当街亲吻念流霜,连忙用枯黄的双手去遮挡昏黄的双眼,嘴里还不停的嘀咕道。“这小两口真不害臊……”

    他们的言语声虽小,但是贵为修行者的神经病还是听的真切,神经病却是一脸的兴奋。

    而一项我行我素的念流霜,听到两个老人说自己不害臊,哪里肯妥协。

    推着手推车走到他们身边时,停了下来……

    等到神经病靠近后,一双玉臂直接挽住神经病脖子,对着神经病充满阳光帅气的俊毅脸庞,吻了上去,吻完还柔声道,“孩他爹的嘴唇都干了,我给你滋润滋润。”

    两位老人看到后羞的满脸通红,朝着自家院子极速跑去,那速度之快,哪里像两个八十岁的老人。

    “还好他们跑的快,不然涨针眼!”念流霜脸红道。

    “我刚才干了什么?”念流霜捂住老脸,一脸尴尬。

    她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就鬼使神差的做了这个。

    神经病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片刻后脸上挂起的幸福的笑容。看到两位老人逃跑,在后面调笑道,“对不起啊,两位大娘。”

    念流霜不好意思的望了一眼神经病,解释道。“刚才我 草率了,你别当真。”

    神经病连忙兴奋的解释道,“不草率,我当真了。”

    念流霜生气一脚踢在神经病的屁谷上,气愤道,“推车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