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女儿逗比妈

第一章 母女遇险(求推荐求收藏)

    华夏南部的大山里。

    一脸色苍白的青年人,指着山上的念流霜怒道:“抓住念流霜夺回那名婴儿者,每人赏十万。”

    或许因为过于激动扯动了敏感处的伤口,身体一颤,双腿连忙夹紧,不停的倒吸着凉气……

    一群村民听到高少爷如此昂贵的赏金后,全都像打了鸡血一般,朝着山头的念流霜铆劲追去……

    怀抱婴儿的念流霜望着追赶而来的村民,把女儿用衣物包裹严实后。

    决然的朝着荆棘丛中跑去,荆棘丛倒刺纵横,只不过这时候的念流霜,哪里还顾的上那刺入皮肤的尖刺。

    村民们看到全身被刺的血红的念流霜,犹豫片刻后全都放慢了脚步,小心翼翼的紧紧的追着……

    而念流霜望着这群平时和蔼的村民,此时为了得到赏金把之前同村的情义全都抛到脑后,对于人性又有了新的认知,让念流霜不寒而栗。

    而更加让念流霜心寒的是自己怀中女儿的父亲叶天。

    叶天同念流霜结婚后,在一次同学聚会上结识了高豪。

    也是从那天开始念流霜才知道同她同塌而眠多年的老公,竟然有断袖之癖。

    而高豪恰恰也有此癖好,两人都长的相貌堂堂又臭味相同,那晚叶天同高豪两人好不欢喜。

    或许老天也看不下去,这劣迹斑斑诋毁人伦高大少爷。

    那晚事后,高豪去厕所小解……

    而家中宠物猫不知何时逃出了猫笼,而高豪平常喂食爱猫,全是购买而来的活鸟。

    那日逃脱猫笼后正当饥饿,看到高大少爷高高悬挂的小鸟,一口吞了进去……

    虽然事后猫惨死,但是高豪彻底成为了废人。

    而他听信江湖术士的妖言,只要在七日内筹集到‘藏像源’,便可恢复如初。

    何为藏像源,便是五行中金年的肺,水年的肾,火年的心,木年的肝,土年的脾。

    而高豪凭借家族财力已经筹集到,‘金,木,水,火’四种。

    唯有土年的‘脾’未成筹集,眼看七日之限将至。

    土年的‘脾’还无处获得,高豪急的焦头烂额。

    而叶天这无知的男人,竟然吐漏出自己女儿就是辛丑年土命。

    还把一切告诉了念流霜,试图说服念流霜交出女儿,为他和高豪的幸福生活做出点牺牲。

    但是听到这个消息的念流霜当时气的就吐了二两血,久久不能平静。

    念流霜不从就变成了现在的局面。

    念流霜望着紧追而来的村民,怒吼道:“老娘就不相信了,有钱就能主导一切,老娘偏不如你们的愿,哪怕带着牛牛浪迹天涯。”

    “流霜求求你,为了我就把女儿交给我吧,失去了脾女儿能留活下去的。”叶天哀求道。

    念流霜听到叶天这个时候,还天真的认为失去了器官的女儿能够无碍。气的跳脚骂道:“叶天你TM的真是无脑的剑人,老娘看见你就恶心。”

    满脸苍白的高豪,看到自己的药就在眼前而不得,怒骂道。“狗东西,老子要是不能恢复,我让你生不如死。”

    “我到要看看,你一个无根的废人,能耐老娘如何?”

    村民们听到念流霜大叫高豪无根,全都用异样的眼光的看着他……

    好像再说:“你有钱如何,还不是废人一个。”

    高豪看到村民们的眼神,怒火中烧。

    “给我烧山,我要让她牢底坐穿。”

    “高少爷,烧山是重罪,我们可不敢。”

    “怕什么?参与烧山者,每人二十万,有任何后果我一人承担。况且只要你们死咬是念流霜干的,她牢底坐穿无疑。”

    有了高豪的承诺和重金的诱惑,加上有念流霜顶罪,他们也大起了胆子。

    片刻后,念流霜望着那熊熊烈火,如坠冰窖。

    “有钱真的能主导一切。”

    念流霜整了整自己凌乱的头发,一张精致的俊俏脸庞写满了绝望。

    明明人家烧的山,但是可以完全嫁祸给自己只因为整个村子里的人都爱钱,更怕不顺从高豪得到报复。

    更何况还有自己顶罪。

    念流霜背着女儿的婴儿用品,抱着女儿一脸决然的朝着荆刺丛中跑去……

    “高豪叶天今日之事,如若我们母女二人不死,一定百倍千倍的奉还给你们。”

    而念流霜对于叶天也彻底死心,死心后的念流霜内心深处也舒爽了很多。

    “老天爷你个狗东西,你到底让我们母女二人,何去何从?”念流霜望着即将追赶而来的村民,双膝下跪,指天怒骂道。

    念流霜骂声刚落,天空立马漆黑一片,瞬间伸手不见五指……

    念流霜紧紧抱住女儿,面对这般天象念流霜也不陌生,这是大雨将至的情景。

    念流霜找到一处树叶茂盛的大树下面,等待着大雨无情的坠落。

    只是念流霜等了很久,都没有出现一滴雨滴……

    突然,天空裂开一个口子,泛着刺眼的红光在漆黑如墨的天气里,格外的显眼。

    念流霜望着这骇人的天象,抱着女儿的手在瑟瑟发抖。

    “老天爷爷,错了,错了,你别生气,别……”

    念流霜话音刚落,那天空中的红色光线朝着念流霜倾斜而下。

    天也慢慢亮了起来,一条充斥着无尽能量的黑洞悬挂在半空中,而黑洞的下方那道刺眼的红光距离念流霜只有短短几步。

    而高豪身边一直未成有任何动作的古怪老人,看到天空中的异响,咒骂道:“这几个老东西现在才来接应……”

    老人话音刚落,身影一闪来到高豪身边,大手一挥,高豪身边四个装着“藏像源”的精致木盒,瞬间飞去老人怀中。

    还没等高豪反应过来,老人已经朝着念流霜怀中婴儿极速而去……

    虽然天空中的异响让念流霜有点短暂的呆滞,但是念流霜时刻观察着高豪的动向,害怕他突然发难自己失去女儿,当她看到老人飞来先是一惊!

    “这老头难道是神仙不成,人类怎么可能有如此身手。”

    只是还没等念流霜反应的机会,那老人已经来到了念流霜身边,伸出干枯的手掌朝着念流霜怀中的襁褓抓去……

    村民们和高豪也是被老人身手惊呆。

    片刻后,高豪身边一直平平无奇的一人先发现不对,没见他如何动作,一把手枪已经握在手里朝着古怪老人抬手就是几枪,“砰,砰,砰……”

    就在老人的手掌接触到念流霜怀中襁褓的一瞬间,一颗子弹结结实实的打在老人干枯的手掌上。

    只是那颗子弹并没有射入老人的皮肤中,只是在接触到老人手掌的一瞬间,弹飞了出去。

    老人手掌吃痛连忙收回手掌,看到无碍后,喃喃道:“这地球的武器真是强悍,一个凡人拥有它,竟然有这般威力。”

    就在老人观看手掌时,念流霜抱起女儿就跑,只是刚跑出两步……

    那道红光瞬间把念流霜,抬到半空中无尽的黑洞旁边,黑洞瞬间如同漩涡一般,把念流霜同女儿一起吸了进去。

    古怪老人大叫一声。“不好,坏了我的大事啊!”

    只是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念流霜同那名女婴已经消失在原地。

    老人知道事情有变,也跳入黑洞中消失不见。

    村民望着这种异像皆是一脸震惊?

    而高豪这才明白自己被那老头耍了,自己辛苦筹集的‘藏像源’给老头做了嫁衣。

    高豪一身怒火无处发泄,指着身边的保镖怒骂道:“你个狗东西,拿这我爷爷的钱不干活,刚才为何没有出手抓住念流霜。”

    那保镖轻蔑的看了一眼高豪,丢下一句话转身离开。

    “老爷给的钱,只让我保护你的安全,止于其他,不在我的工作范围。”

    “你给我等着,我这就让爷爷让你滚蛋。”

    “求之不得!”

    ……

    等到念流霜再次醒来时,一切都变了。

    念流霜身处一片荒漠。

    而此时的念流霜同女儿已经被黄沙盖了个结实,醒来后的念流霜蠕动着身体,从盖满沙土的黄沙里起身。

    起身后的念流霜连忙警惕的观察起来,在被黑洞吞噬的瞬间,念流霜清楚的看到那老头也跳了进来。

    念流霜环顾四周,视线内没有发现古怪老人的踪迹,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一个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而念流霜望着眼前的万里黄沙呆滞在原地。

    “什么鬼?那古怪老头去哪里了,这又是什么地方。”

    念流霜不可思议的望着眼前的一幕。

    ……

    而那古怪老人在传送回来后。

    几个老人便围了上来,“怎么样?事情办妥了吗?”

    “出了点意外,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子和一个婴儿。”

    一老人回答道:“刚才传送你回来时,我们感觉到传送门里有其他人,害怕是追杀你的人,给我们带来麻烦,就改变了他们的传送轨迹?”

    “具体哪里知道吗?”

    那老人摊了摊手道:“我哪里还会顾及她们传送到哪里。”

    古怪老人惋惜道:“哎,这藏像丹的材料就差一味,正是被你传送出去的人。”

    几位老人听完,皆是惊恐起来,双手都不住的颤抖。

    “这可如何是好,如果我们这样回去,宗主会杀了我们的。”

    古怪老人也是气愤道,“一群沙雕,即便是一群地球人来又如何,我们还怕他们不成,这下好了,即便是大海捞针也要找,总比回去被宗主收了性命强!”

    “你说的地球武器强悍,我们怕节外生枝。”

    古怪老人听到解释怒气更盛,道:“节你吗的外,生你吗的枝,物灵大陆绵延万里,想要找到两个人谈何容易啊!”

    古怪老人是几人中修为最高的,在他们邪宗地位也是超前,几人自知好心办坏事,全都低头不语,像是做错事的孩子。

    古怪老人见状知道责备也无济于事,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要找到藏像丹的材料,吩咐道:“依此为中心,我们分头去找,有消息就通过宗门密令联系,记住是一名年龄二十多岁的女子和一个九个月大的婴儿。”

    几名老者听到吩咐后,全都抱拳告辞,朝着四方瞬步而行……

    ……

    而惊奇过后的念流霜,连忙去看自己旁边九个月大的女儿,望着满脸黄沙的女儿还在酣睡,欣慰的笑了出来。

    大漠异常燥热,念流霜的嘴巴已经干裂渗血,念流霜刚想取出背包里的热水壶猛灌……

    想到自己不知身处在什么地方,需要的水很多而女儿不能离开水,又放弃了这个念头。

    念流霜望着怀中女儿泛红的脸颊,知道她热了。

    把包裹女儿的薄被放进了身后的背包,害怕女儿被烈日灼伤,把自己的单薄的外套披在女儿身上。

    念流霜心想是不是老天爷开眼,把他们传送到这西部荒漠,以此来缓解母女二人的窘态。

    此时的念流霜没有一点紧张,她会的很多生活技能。

    西点,美甲,美发,等。

    而念流霜最骄傲的便是一身厨艺,全是基层人谋生的必备技能。

    她想即便到达西部自己和女儿也饿不到。

    只是她错了,大错特错,等她走出大漠看到这异世时,又开始骂老天爷了。

    念流霜这样想着带着自己的女儿,迈着艰难的步子,缓缓的朝着远处升起的袅袅炊烟处前走。

    两人一行脚印,念流霜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但是那近在咫尺的炊烟还是近在咫尺,丝毫没有要到达的意思。

    念流霜由于之前要工作,母乳喂奶不方便就吃了回奶药。

    现在的她好后悔,只能喂食女儿。

    在喂食女儿后,望着已经快要见底的水壶,她真的好像喝一口,缓解此时疲惫的身体,只是抓起水壶的白皙手掌,在半空中停留片刻后,念流霜还是放了下来。

    “不行,女儿比我更需要这点水,我再坚持,再坚持一下,估计就到了……”

    念流霜再次把水壶放进背包里,踩着脚下发出滋滋声响的黄沙,抱着女儿蹒跚而行。

    而两人却不知,就在她们的不远处的沙土上,卧着一条在吞吐蛇信子的荒漠毒蛇,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们二人,而两个被这片沙漠折磨的筋疲力竭的两人,却浑然不知……

    念流霜的脚刚迈出一步。

    突然脚踝处的一阵剧痛,让念流霜猛的尖叫一声,念流霜瞬间感觉头晕眼花……

    念流霜强忍着身体的不适,目光不断移动,当念流霜看到那条不停移动的灰色毒蛇时。

    美眸中闪过一丝狠戾,此时的她脑袋昏昏沉沉,强忍着身体的不适不让自己倒下。

    她知道如果不解决掉这只毒蛇,自己怀里的女儿就危险了。

    只是她本来疲惫的身体,加上毒蛇的毒性,身体已经不允许她在做出任何动作。

    念流霜不断思考着对付毒蛇的办法,突然灵机一现……

    念流霜眼睛一黑,单薄的身子重重的砸在这片黄沙之上,黄沙都砸出了一个人形大坑,晕倒在地上。

    念流霜刚刚倒下,那条毒蛇速度极快,在黄沙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蛇印,朝着她怀中的婴儿极速而来……

    就在毒蛇吐着长长的蛇信,来到酣睡的女儿身边时。

    本来已经倒地的念流霜,猛的睁开一双清澈的眸子。

    身体朝着前方全力一跃,双手直接抓住那条灰色毒蛇,念流霜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双手猛的撕扯,那条毒蛇瞬间被撕成两半。

    毒蛇被撕扯成两半的瞬间,念流霜也重重的栽在地上,双眼眼皮不停的打架……

    “不行,我不能倒下,不然女儿怎么办?”

    “啊,啊,啊……”

    念流霜抬起如山重的手臂,抓起一旁的两截冒着蛇血的断蛇,不断的吮吸它的血液。

    念流霜自己都不知道,平时柔弱的她,哪里来的恨劲。

    片刻后,那条灰色的毒蛇,已经被念流霜吮吸干净,冒火的喉咙也舒服不少,满嘴鲜血的念流霜紧紧抓住女儿的小手。

    最后,还是不甘的闭上了眼睛。

    念流霜闭上眼睛的瞬间,一旁的女儿却啼哭了起来。

    她好像明白了一切,不停的蠕动着自己还不能驾驭的身体,艰难着朝着念流霜脚踝处爬去。

    离开了念流霜单薄衣服的婴儿,整个身体直接面对黄沙。

    那灼热无情的黄沙,哪里知道这是一个婴儿,还是不停的烘烤着九个月大的孩子。

    那婴儿每爬动一寸,黄沙的灼热带来的刺痛就多一分,而婴儿啼哭声就重一分,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还是朝着自己母亲的脚踝处爬去。

    对于正常人来说,这点距离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对于九个月大的婴儿来说,却是难如登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