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璧蝼蚁血

第7章 回家(求推荐求收藏)

    天黑了,周围寂寥无人,到了山寨附近,两匹马也不急着走。

    “看看京城,再看看咱们家,凭什么啊…”玉祯说。

    “家里人一定等急了,马也累了…”阿姐从脖子里拉出勺子。

    一阵嘹亮的哨声传出,立刻收到回应。

    一团小小的灯火由远及近。

    “两个疯姑娘可回来!”

    “阿季,我们可是带着重要情报回来!”阿姐欢快地说。

    “吃饭了么,一定饿了吧…”

    “路上饿,一到家就不饿了。”阿姐说。

    三人映着月光在石头路上走。

    “京城好么?”

    “好啊,怎么会不好,哪里都好…”阿姐说。

    玉祯又想起那座王府,放走她的十七少会不会受到惩罚,哼,受到惩罚那些也是活该。

    灯火逐渐密集起来,玉祯和阿姐和阿季分手牵马回家。

    “爹…我回来了…”

    “还知道回来…”门口点着灯,老爹只是稍微抬了一下头手里的银器的活没停下来。

    把马拴在柱子上取下包袱。

    “阿妈,给你带了京城的桂花的饼…”玉祯进屋,家里明显一股不对劲的气氛。

    冲进里屋,哥哥正躺在床上。

    “今天上工的时候,摔了一跤,这下好几天没工钱了…”阿妈坐在床边淡淡说。

    “哥…你尝尝我从京城里带的桂花饼,可甜了…”玉祯扑到床边,打开纸包裹。

    “你偷跑去京城,这糕点多少钱啊,你怎么那么不让人省心…”阿妈连声叹气。

    玉祯从怀里掏出银子,“京城贵人多,讨饭也能讨得几个钱…”

    “哎!你这是…”

    “运气好,有人看上我的长命锁了,就花钱买了。”

    阿妈双手接过银子忧愁的脸上露出一两分喜色。

    “阿祯,我的你也拿去卖了吧,带在身上也保护不了我,还不如换点钱。”阿哥从枕头下摸出长命锁。

    “行宫都盖好了,居然还要用五彩石装饰,过分征用民力,我巴不得京城里的贵人都死光了,谁稀罕老去京城!”

    “你爹晚上还在打银器就是想多挣点钱,你要是能换到钱,就拿去换!”阿妈说。

    玉祯赌气接过长命锁,转身跑回阁楼,坐在窗前对镜子看脸,没人发现她脸上青了这么大一块么,楼下阿爹敲打银器叮叮当当的声音格外清晰。

    “大晚上点灯工作,把眼睛熬坏就挣不了钱了,除了钱,除了活命,别的什么都不关心!这种日子真不如死了…”玉祯解下头巾。

    辽远的口哨声传来,玉祯立刻从阁楼上跑下去。

    “刚回来又去哪,一天到晚在外面别回来了!”阿爹在背后怒骂。

    一个黑影子,玉祯飞扑过去抱住,“人家差点回不来,死在京城里做冤鬼了…”

    “吃了豹子胆了,敢往京城跑!”

    “你要去山里开采破石头,又不能陪我…”

    两人松开,一只大手温柔的抚摸玉祯的脸,“你被人打了,是谁,我去找他报仇!”

    “报仇?门你都找不到!”玉祯握住林峯的手。

    “我看王府的大宅子张灯结彩热闹的不行,就想找一个没人守卫的墙头上瞧瞧,谁知道头刚露出来就被里面的人拽下来,我说是刺客闯王府。”

    “天啊…你!”

    “那天正好是小郡主的生日,宫里的贵妃娘娘也在!就是那个不该出生的小郡主,咱们五彩大寨才落到这副田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