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璧蝼蚁血

第5章 一天京客栈(求推荐求收藏)

    夜深了,十七少哼着小曲迈着悠闲的步子往王府走,走到后院下人们进出的小角门,吹了两声口哨,得到回应之后,贴着墙,一蹬一跃翻过墙头,稳稳落在门内。

    “十七少回来了?”一个声音轻声问。

    “这么晚了还没睡,真有你的…”

    “这不等十七爷呢么…”

    十七少猫着身子,往内院走,经过一座假山的时候,忽然敦厚的声音从石头后传来。

    “十七少…”

    “哦,嘿…吴伯。”

    “一身酒气鬼混到现在才回来?”

    十七少不语。

    “人要没了心气,那便是脚底踩了猪油,不知道要出溜到哪去了。有时间多到顾修身边走走,问问有没有差事…”

    “我昨天才刚办完一件大差事!”十七的语气很不服气。

    “听护院的胡子头说,那天抓了一个刺客还收缴了武器?怎么不向上通报,做了事出了力若是不人让知道,那和没做有什么区别。”

    “说是刺客,不过是个年纪尚轻的姑娘,许是看着热闹想过来瞧瞧,这种事通报上去,倒显得在刻意邀功。”

    “唉…到底是心底善良。你已经不小了,整日游手好闲的没事做,旁人不在乎你就罢了。自己也放弃了。万一哪天王爷想起你来了你这副不成器的样子…”

    “王爷不会想起我的…”十七少不愿意再聊,拔腿要走。

    “你别走,好容易堵到你一回,你就算出去玩了,也堂堂正正的从正门回来,从后院运送粪桶的角门翻墙进来贼头贼脑的!”

    “好,我记住了,下回从正门走,门房不给我开门,我就在门外过一夜。”

    “还有这事?见了门房的老孙头一定要教训他。”吴伯不甚惊讶。

    “劳烦吴伯惦记,回去做个好梦吧。”

    十七少东绕西绕走进一间小小的偏院。院里黑灯瞎火,摸索着在窗户边找到火折子点着了,另一只手赶快从腰间摸出钥匙,看准锁眼快速开锁。

    打开门,让月光照进来,点着窗边的蜡烛。插到桌子的烛台上,忽在胸前一阵摸索。

    “唉…已经送人了。”不由有些怅然。

    ……

    第二天,天刚刚亮,玉祯和阿姐骑上马早在出发。

    “回去可别说你去王府的事”阿姐说。

    “知道!”

    “更别说,你见了什么人…”

    “我知道啦…”

    “你真是,肿了半边脸,怎么都瞒不过去。”

    玉祯拉拉脸上的头巾心想“再有机会见到他,一定讨回来。”

    两匹马一前一后在路上飞奔,马蹄声哒哒。

    没跑一会儿,周遭已然显出荒凉之色。

    “你看看,这出了京城才多远,就这样一副人烟罕至的样子。”玉祯感叹。

    “地气儿的精华都被京城里的贵人给吸干了。咱们快点走,争取天黑前到“一步京”客栈。”

    ……

    “一步京”客栈顾名思义,到了这里京城遥遥再忘只有一天马程。

    马跑半个时辰歇一会儿,姐两风尘仆仆在天将黑未黑时赶到一步京客栈。

    “二位今天晚上来着了,戏刚开场,快请进快请进…”

    店门口的伙计接过姐俩的马绳,招呼二人进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