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璧蝼蚁血

第46章 独行(二)(求推荐求收藏)

    到了宋庄,三十钱换乘直接走的船。到浔江码头,天还没黑。

    拿商牌去冯庆堂登记,把包袱放在屋里,去兰葵府探路。兰葵府大门紧闭,灯笼高挂,有两人站岗。

    水生抱着包袱一晚上没睡着。天没亮从客栈出来,远远躲在墙根看兰葵府站岗的换班。

    蹲到天彻底放亮,水生要急哭了,他一个小伙计怎么进入堂堂知州府里把东西交给大小姐。

    “家里要修屋顶,修院子…”水生抱着包袱一点点往兰葵府挪步。

    门里出来一个人,水生一下又溜了回去。“我做什么伙计啊,谁来救救我。爹……爹啊…爹……”

    心一横走到正门口,守卫的目光炯炯看了一眼,水生腿就软了。

    “干什么的!”

    “我……我我…我…椛家的…”

    “椛家的?商牌呢!”

    水生颤抖着把商牌拿出来。

    “走吧!”

    跟着守卫就这样进去了。

    进了门,在门房里。

    “来干嘛?”门房问。

    “给大小姐送信!”水生解下包袱打开,椛家的木盒封条完好。”

    “有的口信么?”

    “啊?”水生的汗又下来了,口信是什么?椛老太什么都没说,便摇摇头。

    “好,你在这里等等”

    盒子要被小厮拿走,水生拦住不让,“这是椛家老太要交给椛家大小姐的信。”

    “要你当面交给大小姐?”

    “不…不是…”

    “那你在这里等着嘛!”小厮抱着盒子走了。

    水生懊恼的拳头砸头,怎么没问清楚。没吃早饭,在门房等的头晕眼花心急如焚,蹲不是,坐不是,转圈也不是。问人不对,不问人也不对。

    “那位伙计,过来一下…”

    “哎哎哎…”水生赶紧跑过去。

    “一大早来送信,辛苦了。大小姐昨天睡的晚,刚刚被催起来,估计有气,你小心答话。”一位面容和善的婆婆。

    “是…”

    进入房间,婆婆关上门出去了。水生一人在屋里,面前是拉着的围帘。

    水生紧张的要昏过去了,大小姐在里面么,现在该怎么办。

    “你叫水生?”轻柔的声音从围帘里传出来。

    “是,大小姐…”

    “新伙计,能来兰葵府送信很受器重了。你明白吗?”

    “明白,小的没有经验,唯恐事做的不好。”

    “事就那些事,能不能成功,主要是看做事的人怎么样!信我收到已经看过了,你回去吧。”

    “是…”水生退出去。

    阡陌爬在窗户边看水生,个高肩宽皮肤黝黑,“这伙计行么,娘不会看走了眼!”

    椛老太要水生送的木盒里就一句话,“眼前人便是求玉之人。”

    “这位伙计辛苦了…”

    “不辛苦…”从兰葵府踏出来,鞠躬行礼,走到街对面转到墙后,长舒一口气,顺着墙瘫坐到地上。

    “唉……我水生…真要发达了,进了兰葵府,还‘见’了大小姐,可惜不能不能说出去,哈哈哈,说出去谁信啊……”

    在面摊吃了两碗面,去冯庆堂客栈退房,再去码头坐船,一切轻车熟路。

    坐直接走的船,小风吹着,忍不住哈哈大笑。

    “这位小兄弟,有什么好事啊?”船夫问。

    “兄弟我是椛家的伙计来差事…”

    “椛家的伙计啊我经常载,小兄弟来办什么事?”

    “重要的事!椛老太亲自吩咐我来浔江给椛大小姐送信,当面交给椛大小姐!”

    “哎呦…”船夫一脸鄙夷的不可置信,“那椛大小姐长什么样啊!”

    “椛小姐…椛小姐…当然长的好看啊!”

    “嘁…你这样的伙计以后没什么前途。”船夫断定的语气。

    “嘿,怎么说!”

    “做商家伙计,谦虚谨慎,你满口胡诌油嘴滑舌的模样,一看就是一个新伙计!”

    水生被怼的哑口无言,“哼……新伙计怎么了,我命好,一上来就能干大事,不像有些个干了三年五年的伙计,连椛老太太的面都没见过!”

    “说你胖还喘上了,你说说,椛家老太太什么样?”

    “哼…椛家老太太,严厉里透着和蔼,对待办事的伙计特别大方只要事办好了一定赏钱。最近刚赏了我一院子!”

    船夫一跺脚,船猛烈的晃了几晃,“今天晦气,拉了一条滑不溜秋的黑泥鳅。”

    船掉头改道。水生叫嚷:“这条路我都熟,你别想坑我钱。出来做生意得讲点信誉!”

    船行到窄河道上,靠近几块木板做的小码头。

    “下去,钱不要你的!”船夫再一跺脚,船杆打水生赶客。

    “你怎么回事!有你这么做生意的么?”

    “哼,就不做你生意!吹牛皮吹到天上飞着回去嘛!”说话间船就划走了。

    “哎…哎……船家!我加钱!船家!”

    船一去不回头,水生在岸边干躲脚,好容易远远看到一条船,赶紧招呼。

    “船家船家,这边这边!”

    船划过来,“去哪?”

    “平庄,立刻走!”

    “40钱!”

    “哎!这条我可熟,去平庄直接走最多也就12钱,你怎么要40!”

    “不走算了!”船说着要划走。

    “走就走,加10钱直接到宋庄可行?”

    “行,上船吧!”

    水生老实了,路上再不敢多嘴。中间换了一趟船到椛家地,天已经黑透了。

    在码头上来来回回寻,爹没来等他,多少有点失落。

    往仓库里走,路边猛的爬出黑影。

    “水生!水生你回来了!”

    “爹!爹!爹你怎么了?你被人打了,谁打你!”

    “水生,你到底干的什么差事啊,别干了好么,咱们别干了好么…”爹抱着水生大哭。

    “爹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挨打!”

    “不知道是,我在上工大骏突然给了我一拳,然后他们全都过来打我!水生你以后别去大宅了,别出远差了!”

    “大骏,个王八蛋,我告诉老太太去给我做主!”

    “水生,你别装了,老太太…老太太…你怎么还装呢!”

    “爹,我没骗人!我现在就去找老太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