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剑修有点稳

第二十二章 待我剑仙时(求推荐求收藏)

    面对天河海意志的突然暴起,陆青山蓦然抬头,直视那临近的扭曲的天河海化形。

    他的身前,出现了一柄炽红的长剑。

    然后,那天河海化形勐地一顿,像是遇到了什么恐怖事物,被震慑住了一般。

    它从眼前的长剑之上,感受到了一股难以形容的强大之力。

    强大到甚至是可以与忘川带给它的压制相比拟。

    它的感知并没有错。

    龙雀。

    “破法。”

    剑光横贯长空,扫过那狰狞的天河海化形。

    那是一股无法阻拦的规则之力。

    天河海化形愤怒低吼,激起海啸涛涛,声势惊人。

    陆青山冷漠地看着这一切,黑色长袍在高空罡风中猎猎作响,其上黑金苍龙图桉在摆尾而打。

    剑光之下,天河海化形的扭曲身躯开始散去,无数水珠滴落。

    就像是无数的泡沫,在海域上空缓缓漂浮,向着海面落下,反射着夜色中仅有的光芒。

    每一滴水珠落于海域之中,海啸声就会微弱一分。

    片刻之后,云销雨霁,天河海化形已经彻底散去。

    随着天河海意志的散去,终于再没有人可以阻拦陆青山。

    陆青山双手紧持忘川。

    他在调动这片海域的力量。

    这一刻,陆青山脚下的海域,深沟界线两侧的天河海水突然被抽离而起。

    它们粗如山峰,腾空而起,扭曲变化,最后形成一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剑。

    这是天河海威压的化形。

    天河海意志调用天河海威压形成的化形是扭曲的,看不出具体模样的。

    这是因为天河海意志本身就是混沌的。

    陆青山作为剑修,此刻调动天河海威压所化之形,毫无意外的是剑。

    也只会是剑。

    陆青山脸庞无情无识,将这一道形神饱满,足有百丈宽,数十里长的水剑,斩向那爆发而起的,如蛟龙翻腾的海底岩浆。

    落剑。

    卡擦卡擦。

    一阵极其细微的声音响起。

    “蛟龙”的身躯上出现了数以十万计的裂痕,那些裂痕蔓延它全身。

    下一刻,由岩浆组成的蛟龙身躯骤然崩裂,崩塌的速度犹如雪崩。

    那蜿蜒不知多少里的龙身,就像黄金沙河般崩落。

    一团团火焰,就像是蛟龙身上的鳞片,向着海底散落。

    那些火焰,拖着火尾坠落,火焰之中依然蕴藏着足以灭世的恐怖力量,但却再也无法合为一体,对人间造成毁灭。

    火焰坠入黑暗,化为了青烟虚无。

    ..........

    岩浆消散。

    陆青山将那巨大的水剑随意一扔,重新归于海水之中,然后收起忘川。

    刹那之间,那被忘川分隔而开的海面,缓缓合拢,回复了正常。

    海水掩盖那曾经沸腾的岩浆,敛没那之前漂浮着的海妖尸体,露出一望无际的海面,水波粼粼,倒映着天上的月色。

    那炙热的温度,顷刻之间就已经冷却。

    令人心颤的恐怖威压消失,炽热的灭世岩浆消失,青苍修士与残存的海妖们渐渐回过了神来。

    他们目光看向那个缓缓收剑的高大身影。

    他们亲眼目睹刚刚所发生的一切,可现在内心却依旧生出不敢相信的情绪。

    哪怕是三位尊号境修士联手都无法做到的事情,竟然是被一个四劫境修士以这样一种霸道且干脆的方式做到了?

    这样的震撼,让他们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直到,一道幽蓝如冰雾般的光影闪烁,一个小女孩莫名地出现在了所有人的视线中。

    她负手而立,背对着众人,无法看到她的具体样貌。

    她冷漠地开口说道,声音传遍整个青苍城,

    “这天,遮不住我眼,这海,埋不了我心。”

    “仙之巅,傲世间,有我古乙乙便有天。”

    她的语气带着睥睨世间,纵横无敌的大气度。

    就像是一位远古仙王在傲世人间。

    如果不是那由于过于激动而高高仰起的脑袋瓜,一切都是无比完美。

    只是如此完美的表演,古乙乙用眼角余光收集到的众人反应,却与她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陆青山就不用说了,嘴角微微抽搐,一副“这又是哪学来的”的神情。

    那些本该喝彩,震惊于她显圣之举的“路人甲乙丙丁”,也是一副迷茫的神色:

    ——这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小姑娘?

    难不成是那个四劫境修士的兽宠化形?看上去一副脑子不是很好用的样子......如果是灵兽化人的话,似乎就可以理解了。

    酝酿许久的人前显圣计划再次失败。

    古乙乙小嘴撅起。

    是我啊,是我啊,没有我,陆青山哪能调动天河海之力?

    我才是最大的功臣!

    她在心里呐喊着,委屈坏了。

    陆青山见此,不由微笑。

    作为剑主,对于古乙乙的小心思,他自然了若指掌。

    陆青山身形悬立在天河海上空,澹漠的看了一眼已然恢复平静的这片海域。

    他能感觉到,那隐藏在天河海某处的天河之灵,此刻也正在注视着他。

    陆青山神情平静,看不出任何愤怒或者悲喜情绪,似乎刚刚天河之灵的阻拦根本不被他放在心上。

    事实真是如此吗?

    不,实际上,在他说出威胁的话语时,就代表一切还有缓和的余地。

    可当事情已经水火不容之时,反而再说任何话都失去了意义。

    剑修,向来是说一不二的脾气。

    他说过,若今日天河海再敢拦他,他日必让天河无灵。

    他陆青山,说到做到!

    “古乙乙,当年我曾说过,要带你去其它世界,找比忘川还要大的汪洋......”

    “你觉得,天河海如何?”陆青山对着委屈巴巴的古乙乙轻声问道。

    原本因为立下大功却无人喝彩而气鼓鼓的古乙乙闻言,小小的身体一颤,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她这一生最大的梦想,除了是人前显圣,就是为忘川找回失却的神力。

    但忘川大江只有一条,已经诞生了自己的意志,即黄泉狱主。

    古乙乙要想恢复忘川神力, 唯有另寻他路。

    为了这个虚无缥缈的愿望,在岱山之上,她与陆青山定下约定,离开了忘川诞生之地——黄泉。

    彼时的陆青山还太过弱小,但她选择了相信陆青山,以忘川黄泉神器的位格,与初入元婴的陆青山结契。

    古乙乙心中早已做好等待千年万年的准备,所以一直以来从未给过陆青山任何压力。

    小女孩看似任性调皮,其实比想象中的懂事得多。

    却没想陆青山的修为进境快到古乙乙根本看不懂,直到如今,对她问出这个问题。

    天河海如何?

    这还用说吗?

    古乙乙此生都从未见过如此浩瀚的汪洋,可以孕育如此多生灵,远比承载往生的忘川来得“好看”。

    “很好,我很喜欢!”古乙乙心中激动,深吸一口气,朝着陆青山狠狠点了一下小脑袋。

    陆青山笑了,右手抬起,放在古乙乙的脑袋瓜上轻轻揉着,用只有古乙乙听得到的声音说道:“那说好了,将来忘川所定之汪洋便是这天河海了。”

    “待我剑仙时,忘川定海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