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八十六章 执笔(月票200加更)(求推荐求收藏)

  走远了几步,半夏就道,“奴婢也觉得这一回,老夫人的寿宴会大办。”

  要是大办的话,那寿礼就要用一万分的心去准备了,因为那一天,会来不少贵夫人,大家都看着呢,要是姑娘的寿礼出众,没准儿就入了哪位贵夫人的眼,相中回去做儿媳妇呢。

  沈玥没想这么多,不管老夫人的寿礼大办不大办,寿礼都是要准备的。

  只是送什么,还真是要好好琢磨琢磨了。

  沈玥没有回小跨院,而是在府里闲逛起来,绕着湖畔走了一大圈,腿都走酸了。

  她坐在湖畔大石上,晒着太阳,看着凌凌水波中倒影着的蓝天白云,清风吹来,碧波荡漾,她耳际一抹青丝舞动,端庄中平添了几分灵动。

  半夏守在她身侧,东张西望。

  见远处有小厮疾步走过来,半夏眼睛睁大了两分,道,“姑娘,你看,那不是砚台吗,他不是随大少爷去书院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听半夏说砚台回来了,沈玥也望了过来,只是从她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小厮,看不到是谁。

  她索性就站了起来,砚台跟着沈琅之,在书院期间,伺候他穿衣洗漱,要不是有急事,他不会回来的。

  他回来,那肯定是有事。

  想到自家大哥的倒霉,比她是有过之无不及,沈玥还真有些担忧了,便回了宁瑞院。

  等她进屋时,就觉察到屋子里的气氛有些不对劲,老夫人的脸色有些难看。

  沈玥就问一旁的丫鬟道,“出什么事了?”

  那丫鬟低声回道,“大少爷又要被记丙等了。”

  沈玥,“……。”

  沈玥有些凌乱了,大哥入学才几天啊,就连着被记两次丙等,他怎么混了的啊,他就不怕回府被父亲活活打死?

  细细一问,才知道被记丙等的原委。

  总之一句话,沈琅之被人盯上了。

  他昨天走之前,还和沈玥说过,他要急着回书院,因为先生布置了功课要完成。

  他那么着急回书院,怎么可能不完成功课呢?

  砚台也说了,山柳先生布置的功课,沈琅之洋洋洒洒的写了三张纸,很认真。

  可见鬼了,一夜过去,沈琅之的写的功课不翼而飞了。

  山柳先生教学严厉,他布置的功课,一定要按时完成,绝不允许有人拖延,否则严惩不贷。

  要说一次没有交作业,也不至于记个丙等这么严重,可谁让沈琅之有黑历史呢,他可是作弊被逮到过,他说功课不见了,没人相信啊,大家都认定他压根就没写,在狡辩。

  沈琅之说功课丢了,就有同窗道,“丢了?岳麓书院管理严格,我们进出书院这么久,也没听说过丢东西,怎么你一来,书院就有贼了?”

  这么一来,问题就闹大了,他这是怀疑书院同窗手脚不干净啊,那些学子心高气傲,岂能受此侮辱,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宁远侯世子就出来打圆场道,“莫不是落在了家里没带来?”

  那些学子知道宁远侯世子在帮沈琅之,给他面子道,“落在了家里,总比没写好。”

  沈琅之就道,“那我回去拿。”

  一来一回,足够的时间让他再默写一份了。

  可那些人存心的看他倒霉,又怎么可能给他重写一份的机会,所以让砚台回来取。

  砚台是知道府里没有沈琅之的功课的,可他们要他回来,他就得回来啊,回来找老夫人和沈钧想办法。

  砚台急的不行,因为山柳先生说了,没写最多罚抄几本书,要是撒谎,那是罪加一等,要记丙等的。

  老夫人听了头疼,沈钧不在府里,她也不知道怎么帮沈琅之啊。

  沈玥有些怀疑楚慕元了,昨天大哥在背地里说他的不是,还说给她物色夫婿,不会是他耍的小手段吧?

  砚台站在那里,有些手足无措,他负责伺候沈琅之,沈琅之丢了功课,是他失职啊。

  见他头冒冷汗,沈玥就道,“大哥走之前,还惦记着功课,想必在书房也写过,不管答的好不好,先拿去凑合着用。”

  砚台就想哭了,他想说什么,见沈玥给他使眼色,砚台就忍着了。

  老夫人点头,道,“你去书房寻寻,要是找不到……。”

  “一定会找到的,”沈玥坚定道。

  老夫人摆摆手,砚台就退了出去,沈玥表示去帮她一起找。

  出了宁瑞院,砚台就望着沈玥道,“大少爷说了,这次的题目不难,他回书院写也不迟,所以……。”

  他就是翻遍整个书房,也没有用啊,因为根本就没有。

  沈玥点头了,问道,“山柳先生布置的功课是什么?”

  一句话,把砚台问懵了,他摇了摇头,表示不知道。

  沈玥嘴角抽抽了,“一点都不知道?”

  她还打算帮忙补救呢,就算写的不够好,总能东拉西扯沾点边,反正大哥在书院也算个学渣,想必山柳先生也没期望大哥做的功课能叫人耳目一新,可要是连题目都不知道,她没那本事蒙啊。

  砚台忙回道,“昨儿大少爷写功课之前,还温了一壶酒,一边喝一边问我觉得酒是什么,为什么大家这么喜欢喝酒,奴才也认得几个字,大少爷的功课上,就有酒字。”

  砚台觉得,山柳先生布置的功课肯定和酒有关。

  沈玥若有所思。

  不管怎么样,总不能空着手让砚台回书院。

  沈玥去了书房,让半夏帮着研墨,她拿了张上等宣纸,拿镇纸扶平,提笔沾墨就写起来。

  砚台很着急,因为山柳先生只给了他一个半时辰,他得赶紧回书院了。

  砚台也知道沈玥在帮沈琅之,可山柳先生布置的功课,大少爷花了一个时辰才写完啊……

  砚台在屋子里转了两圈,正要说不用挣扎了,就见沈玥把玉管狼毫笔放下了,吹干手里的纸张,小心叠好,夹在书里,递给砚台道,“带回去交给大少爷,不要丢了,另外,记得大少爷昨天胳膊被安乐侯世子给弄脱臼了,这功课是他口述,我帮他执笔的。”

  砚台连连点头,反正现在大少爷记丙等的事已经没救了,只能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PS:感谢亲们上架以来的打赏哈,因为VIP里占字数,所以就不一一感谢了,回头单张统计感谢~~群么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