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八十章 因祸得福(求推荐求收藏)

  她是找了钱妈妈,银票也的确是装在了荷包里,交给钱妈妈的,那是因为是她让她去卖斗鸡的。

  她的确动了心,想将银子昧下,带着女儿赎身出府过好日子,可她到底胆小,她更知道大夫人不会让她们母女赎身的,怎么到夏柳嘴里就成这样了?

  大夫人眉头紧锁,道,“这么大的事,钱妈妈怎么能忘记,快去问问清楚!”

  夏柳不敢耽搁,赶紧就出去了。

  沈玥见了,嘴角往上扬了扬,这是知道她打算不死不休了,所以识时务的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果然,没一会儿,夏柳就和钱妈妈进来了。

  钱妈妈手里还捏着个荷包,进来就跪下了,认错道,“奴婢糊涂,这两日庄子上事情多,奴婢忙着招呼,吴妈妈嘱托我的事,我也没顾上,这荷包我收着,就随手丢在了桌子上,要不是方才夏柳说起来,奴婢还不知道这小小荷包里,竟然塞了一千两银票,幸好没人进我的屋,要是随手拿去了,奴婢就是在沈家当牛做马几辈子也还不起啊。”

  钱妈妈双手把荷包奉上。

  老夫人撇了孙妈妈一眼,孙妈妈就过去把荷包接了,打开一看,里面果真是一张千两的银票。

  老夫人就道,“把这银票拿去,救大少爷回来。”

  吩咐完,然后看着吴婆子道,“拖下去,当众杖毙,她女儿卖了!”

  吴婆子听了,又要朝大夫人扑过去,求大夫人救她,大夫人直接让人把她拖出去了。

  斗鸡案,到这里就算告一段落了。

  大夫人把银子吐了出来,沈玥也不好再追究,不管怎么样,大夫人都是沈家当家主母,她的所作所为,老夫人心里清楚,她拿了银票,还当众杖毙吴婆子,也算是给大夫人一个教训了,吴婆子为她办事,尽心尽力,可是事情败露,大夫人非但不救她,还要杀她,估计不少人心都发寒。

  这一局,大夫人惨败。

  见沈玥笑意盎然,大夫人恨不得撕了她。

  可更让她生气的还在后面呢,孙妈妈把银票给了李总管,让他拿去瑞福楼赎沈琅之,走了没一会儿,他又回来了,道,“老夫人,大少爷回来了!”

  他手里还捏着那荷包。

  沈钧有些诧异,“回来了?安乐侯世子把他放了?”

  李总管摇头,他还不知道呢,方才小厮禀告了,他问了,但是小厮不知道。

  等了会儿,沈琅之就回来了。

  他是扶着自己的胳膊回来的,嘴角有淤青,看着有些惨。

  老夫人见了,就心疼了,沈钧问道,“没人去赎你,安乐侯世子就把你放了?”

  沈琅之摇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个戴面具的少年打抱不平,他出了两千两,要安乐侯世子放了我,安乐侯世子没有给他脸,还叫他少管闲事,让他滚远点儿,那少年就生气了,和安乐侯世子打了起来,一脚把安乐侯世子踹下了楼,爬都爬不起来。”

  “要不是昭郡王出来阻拦,那少年估计要把安乐侯世子打残,有昭郡王从中游说,安乐侯世子这才作罢,那少年还放了话,要是安乐侯世子还敢找我的茬,以后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少年有那么剽悍的,除了煊亲王世子。

  沈钧听了,眼神微凝,“你认得那少年?”

  沈琅之摇头,“不认识,以前从未见过,那少年好打抱不平,他见我胳膊脱臼了,还帮我接了胳膊……。”

  一碰胳膊,沈琅之就呲疼一声。

  沈玥见了,就道,“不是接了胳膊吗,怎么还疼?”

  沈琅之就哭笑不得了,“他没有给我接好……。”

  当时接的时候,他就知道没有接好,可是那少年眼神真诚,又是好心,还帮了他大忙,他不好意思说,就一路忍着回来了。

  他不会说,那少年帮他接了胳膊后,胳膊比没接之前更疼了。

  沈玥有些凌乱了。

  沈钧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起了身,朝沈琅之走了过去,一句话没说,抬起沈琅之的胳膊。

  沈玥眨眼的功夫,就听到沈琅之歇斯底里的叫声,她离的近,耳朵差点震聋。

  沈钧是习武之人,脱臼这样的小毛病,他会治。

  就是沈琅之遭罪了,疼的额头直冒冷汗。

  不过,疼过后,胳膊疼痛就减缓了,再动一动,就不疼了。

  那边,老夫人还打算叫人请大夫来,见他没事了,就道,“让你好好练武不听,打不过煊亲王世子,连安乐侯世子也打不过,还要人家少年出手相救,连人家是谁都不知道,如何道谢?”

  沈琅之赶紧道,“我虽然不知道他是谁,但他说他住在昭王府,让我没事去找他玩。”

  一句昭王府,老夫人什么脾气都没了。

  昭王府什么身份,岂是沈家能高攀的上的,可偏偏沈琅之遭了回罪,被人救了不说,还邀请他去昭王府,要是能入了昭郡王的眼,对他将来可是有极大的好处,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这事,就这样算了。

  李总管站在一旁,手里还拿着荷包,不知道给谁好,他道,“这一千两?”

  沈玥听了,直接朝李总管伸了手。

  那一千两是她斗鸡卖的银子,当然是她的了。

  看着沈玥白皙无骨的手朝自己伸着,李总管嘴角微抽,银票虽然在他手里,但给谁,不是他说了算啊,而且一千两不是个小数目,李总管望向沈钧了。

  沈钧一脸无奈,“给她吧。”

  大夫人坐在那里,看着荷包交到沈玥手里,差点气炸了肺。

  这一回,她算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大夫人如何甘心让沈玥得了便宜,她道,“这一千两,我看还是给琅哥儿吧,那少年帮了他,还邀请他去昭王府玩,总不好空着手去。”

  言外之意,这一千两应该给沈琅之买谢礼。

  沈玥没有说话,沈琅之就道,“不用了,那少年不缺钱,他还跟福瑞楼说,以后我去福瑞楼吃饭,账全部记他头上。”

  沈玥,“……。”

  这是一个土豪少年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