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六百四十一章 药方(求推荐求收藏)

    刺客就道,“不敢担,我等奉命挟持煊亲王世子妃回京,是有要事,不便耽搁,既然大将军生龙活虎,无伤毫发,我们就先告辞了,还望恕罪。”

    大将军摇头道,“我知道你复命心切,但我西秦有太多的将士死在宁朝的火药之下,我要拿煊亲王世子妃换宁朝的火药。”

    刺客怔住,“将军,是太子派我等抓煊亲王世子妃医治皇后……。”

    大将军抬手,打断刺客的话,道,“此言差矣,皇后的容貌虽然重要,但岂可与边关之危相提并论?你们且先回京复命,我先拿煊亲王世子妃交换了秘方,将来再活捉了她去给皇后治脸便是。”

    刺客神情微冷,没有说话。

    他身为西秦人,听得出来大将军是为了西秦好,与西秦安危和那些将士们的性命相比,皇后恢复容貌一事稍后的确可以。

    刺客看向沈玥。

    这里是西秦军营,秦齐他们没有跟来,而且刺客也没有说他是沈玥的暗卫,铁骑还以为是西秦人。

    沈玥笑了笑,“既然大将军想拿我换火药,你让他试一试又何妨?”

    刺客,“……。”

    总觉得世子妃非寻人,果然说的话都不一样。

    大将军要拿她做筹码谈判,她居然还帮大将军说话。

    西秦大将军看着沈玥,笑道,“你这话怎么听着笃定宁朝不会拿秘方换你,难道在煊亲王世子心里,世子妃就如此不重要?”

    沈玥笑了一声,抬了抬手腕,道,“西秦刺客武功虽然高,但我煊亲王府也不是无人,只因这铁链锁了我双手,没有钥匙解不开,我才心甘情愿来西秦的。

    现在大将军要拿我换火药秘方,觉得皇后的容貌不及边关之事重要,那大将军觉得我相公就会为了我将秘方交出来吗?尤其还在明知道你不敢杀我的情况下。”

    火药何其重要,岂是他说拿她换,楚慕元就会给的,他又不蠢。

    “再说了,就算要换,也得先把我手腕上的铁链解开吧,不解开,我还得想办法弄到钥匙,皇后的脸治不好,就不会给我钥匙,最后,我还得自投罗网,既然如此,又何必搭上一份火药秘方呢?”沈玥耸肩道。

    沈玥分析的有条有理,西秦大将军眸底微冷。

    他还没见过哪一个女人在被挟持的情况下,能不颤抖,不吓哭,还如此从容不迫的和他说话的。

    他笑了,“你就不担心我换不到秘方,真杀了你?”

    沈玥则道,“怕,怎么会不怕,是人都怕死,但我有自知之明,更了解相公和王爷,如果我真的死在西秦,他们会帮我立长生碑,歌功颂德,而且一定会荡平西秦,将大将军你挫骨扬灰,拿你的项尚人头祭奠我,有将军陪我,我怕什么?”

    西秦大将军脸色一变,眼神倏然骤冷。

    沈玥继续道,“火药秘方有多重要,大将军应该比我更清楚,拿秘方换我,宁朝还有煊亲王府立足之地吗?皇上本来就想夺回兵权,看王爷不顺眼了,交出秘方把我换回去,最后不过是煊亲王府陪着我一起死。”

    大家都是有理智的人,这么蠢的事就别干了,耽误时间不说,还得罪皇后,何必呢?

    刺客深深的看了沈玥一眼,只觉得她一张嘴巧舌如簧,舌灿莲花,方才他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就凭这张厉嘴,就是龙潭虎穴,也能去闯一闯的。

    刺客看着大将军道,“我们从宁朝回来,路上并未怎么耽搁,如果的大将军要拿世子妃换秘方,我看换不回来,还要耽误几天时间,大将军还要试吗?”

    西秦大将军仰头大笑,“世子妃都有自知之明了,我又何必白费功夫,你且带她回京给皇后治脸,再送回边关,就算换不了火药秘方,她和她腹中胎儿换一两座城池还是轻而易举的事。”

    的确,城池换了,还能再抢回来,这样的买卖,楚慕元绝对会做的。

    沈玥的价值绝对在十座城池之上。

    沈玥默不吭声。

    刺客同大将军告辞,结果被他拦下了,“才来军营,那么急着离开做什么,就算回京,也不急于这一时半会儿,我知道煊亲王世子妃医术高超,既然来了,就留几张药方吧。”

    西秦的军营里,有宁朝的人。

    宁朝的军营里,也有西秦的人,这是在所难免的事,只是那些小罗罗打听不到重要机密,但一些人尽皆知的事还是能送回来的。

    沈玥改善了金疮药配方,不但成本降低了,而且药效提高了的事,西秦也知道。

    西秦大将军看着沈玥道,“世子妃是聪明人,你不写,我也不会杀了你,但给你二三十鞭子,留你一口气,太子和皇后不怪罪我。”

    沈玥笑道,“如果真那样,就不劳大将军留我一口气了,我会自己自尽的,不过几张药方而已,我写了又何妨?”

    沈玥答应的爽快,刺客侧目。

    西秦大将军叫人端来笔墨纸砚,沈玥提笔便写,很快就写好了。

    她这么好说话,西秦大将军担心有诈,把军医叫了进来,让他查看。

    军医点头道,“这药方没有问题,的确比之前的要好的多。”

    西秦大将军看沈玥的眼神都古怪了,仿佛再看沈玥身上有没有傲骨似的,竟是一身的软骨头,没一点骨气。

    沈玥无语。

    让她写药方的是他,写了怀疑,没有问题,又质疑她,这是要闹哪样啊?

    “没事了,我就先走了,”沈玥不耐烦道。

    西秦大将军觉得就沈玥这性子的人,她出边关,楚慕元没给她一箭,是宁朝的损失。

    出了大帐,刺客纳闷,忍不住道,“我从未想过你会这么好说话。”

    沈玥轻笑,“你是说药方的事?”

    刺客嗯了一声。

    沈玥笑道,“药方本来就是治病救人的,在我看来西秦百姓和宁朝百姓没什么区别,将来不论是西秦灭了宁朝,还是宁朝灭了西秦,大家总归是一家人,不是吗?”

    “有雄心的是当权者,这些百姓不过是他们往上爬的垫脚石。”

    换归换,同情归同情,但她从不做吃亏的事。

    西秦大将军一条命换几张药方。

    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