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六百四十章 军营(求推荐求收藏)

    不过恒王越折腾越好,他就无瑕筹谋反叛之事了,楚慕元设计藏宝图,不正是想拖延时间么?

    之前没见到沈玥,楚慕元一直担心她吃苦受罪,现在看到她气色红润,就放心了。

    不过既然追来了,自然要多陪陪沈玥了。

    在客栈住了一夜,两人相拥而眠,有说不完的话。

    第二天早上,用了早饭后,楚慕元陪着沈玥在街上逛了两圈,吃过午饭,方才启程去边关。

    两天后,方才到边关。

    沈玥没有去军营,西秦刺客也不让,既然担了挟持之名,让她跟随楚慕元去军营算怎么回事?

    沈玥也不想自己戴着铁链的狼狈样子被楚慕元手下那些将士们看见,有损他军威啊。

    她就是被“请”去西秦给人治病的,如果可以,她没准还可以立下大功。

    她有自己的盘算,具体如何做,还得看情况。

    两人在城门口依依惜别。

    楚慕元万般不舍,他很想亲自送沈玥去,只是他身为主帅,不能擅离军营。

    沈玥知道他怎么想的,道,“放心吧,我就是去西秦转一圈,有秦齐他们护我,不会有事的。”

    秦齐等表忠心,“爷放心,我等誓死保卫世子妃周全。”

    楚慕元则道,“我要你们也都活的好好的。”

    虽然是暗卫,但这些都是从小陪着他长大的兄弟,他也不希望他们有什么万一。

    秦齐重重的点头。

    刺客在一旁道,“我西秦只是不得已请世子妃去治病,不会伤她性命的。”

    虽然西秦恨煊亲王府恨的牙根痒痒,但有句话叫做事留一线,日后好想见。

    要是西秦杀不了煊亲王府其他人,只杀了一个世子妃,将来如果战败了,只怕煊亲王府连求和的机会都不会给。

    虽然西秦和东齐联手对抗宁朝,但也在防备东齐,并不敢倾全力,免得和宁朝两败俱伤之际,被东齐反咬一口。

    是以杀煊亲王世子妃绝后路的蠢事,西秦是不会做的。

    要么斩草除根,要么别动女人,战争是男人的事。

    惜别再三,沈玥坐上马车,她几次往后望,倒不是看楚慕元,而是找楚昂。

    他居然都没有来送别,不应该啊。

    看了几次,快要放弃的时候,楚昂才姗姗来迟。

    他拎了一大包袱来,都是好吃的。

    知道他有话和沈玥说,刺客和暗卫都离的远远的。

    楚昂把包袱递给紫苏,然后一开口,就叫沈玥招架不住,哭笑不得,“这些天,我爹还乖吧?”

    “乖。”

    楚昂满意的点头,不知道他满意什么,如果他爹闹,他还想将来揍他爹一顿出出气不成么?

    楚昂很孝顺,不但准备了沈玥爱吃的,就连她爹爱吃的糕点果子都准备了。

    然后,沈玥发现她和他爹的口味还是有区别的。

    “你放心去西秦,如果西秦胆敢欺负你,我定搅合的西秦天翻地覆。”

    说完,还叮嘱秦齐,如果西秦苛待沈玥,一定要记得给他送信,他就是不做大帅了,也要去西秦杀人。

    这些话,是当着西秦刺客的面说的。

    看着他那张和楚慕元一模一样的脸,还有对沈玥的关心,甚至还伸手想摸沈玥的肚子,刺客眼睛都瞪圆了,眼睛在楚昂和楚慕元之间来回打转。

    怎么觉得煊亲王世子妃孪生弟弟和世子妃的关系不一般,诡异的很呢?

    说了几句后,刺客过来道,“时辰不早了,我们该启程了,不然天黑赶不到驿站。”

    要说刺客就是会说话。

    催沈玥走,肯定会激怒楚昂和楚慕元,但他催是为了住驿站,住在荒郊野岭,他们这些大男人皮糙肉厚不怕,世子妃怀着身孕可就睡不好了。

    楚昂和楚慕元都没说什么,算是认同了。

    刺客赶车,出了城门,驶向西秦。

    刺客倒是一番好心,想沈玥能住驿站,在平坦的地方,马车赶的快,也没那么颠簸。

    但是才离开玉覃关堪堪十里路,打算停下来歇息会儿时,一阵马蹄声传来。

    没一会儿,三百名西秦铁骑就将他们为团团围住了。

    他们的到来,完全出乎刺客的预料,他们是刺客,只为了挟持煊亲王世子妃,他们如果有需要,可以调用边关兵力,但是他并没有通知他们,怎么就派铁骑过来了?

    刺客上前,同铁骑兵周旋。

    不过铁骑兵并不好说话,冷冰冰道,“我们大将军受了重伤,听闻煊亲王世子妃医术超群,特派我等前来。”

    刺客皱眉,不好说不行的话。

    即便是在皇上跟前,让煊亲王世子妃帮大将军治病,他也会同意的。

    万一大将军不治身亡,这罪名怪罪他头上,他可担待不起。

    刺客回头,看向秦齐。

    秦齐就知道他先请保证的话就是一句空话,他根本就不能保证什么。

    不过在沈玥见到西秦皇后之前,至少无性命之忧。

    再者,西秦铁骑也没有给他们拒绝的机会,把路让开道,“请吧。”

    这是以礼相待了,如果回绝,他们就来硬的了。

    刺客就驾着马车往前走,铁骑紧随其后。

    沈玥郁闷,到了边关,没跟楚慕元去宁朝的军营坐坐,倒是来西秦军营了,也不知道两军营有没有什么区别。

    入了军营,西秦官兵频频张望,要知道军营是禁止女人进入的,尤其来的还是宁朝的女人,身份尊贵的煊亲王世子妃。

    有亲人惨死在宁朝刀下的,看到沈玥,恨不得冲上来捅她一刀。

    但更多的将士兴奋,连宁朝大将军的嫡妻都被挟持了,可谓是扬西秦军威了。

    沈玥被直接带到了军中大帐,重伤的大将军,沈玥没看见,只瞧见一孔武有力的将军起身相迎。

    当然,迎接的不是她一个被挟持的“俘虏”,而是刺客们。

    大将军重重的拍着刺客的肩膀道,“好样的,以区区几人之力,就将煊亲王世子妃抓了,实在是了不起。”

    刺客面无表情道,“奉命行事,大将军谬赞了。”

    大将军大笑几声,拉着刺客头领入座,然后吩咐道,“准备好酒好菜,我要好好犒劳咱们西秦的功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