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六百一十三章 回门(三更)(求推荐求收藏)

    要凝雪膏,还是给顾芷云治脸的。

    楚沅柔即将随恒王去封地,她导致顾芷云脸毁容,崇祖侯夫人一直没有消气,得罪她,没有什么好处。

    只是如果宫里还有凝雪膏,太后早赏赐给顾芷云了,还用等到现在?

    恒王的目的是沈玥,只是方才争的面红耳赤,由他们开口,沈玥肯定不给。

    可皇上发话,沈玥能不给吗?

    皇上就看着沈玥了,道,“你就给恒王几瓶药膏吧。”

    沈玥看着手中的画,嘴角噙着一抹笑,看的恒王心里头发毛。

    他担心沈玥认出画是假的,这幅画做的足以以假乱真了,她能看的出来有问题?

    恒王担心沈玥会抖出来,结果沈玥笑了一声,把画卷起来还给了李公公。

    她笑道,“正好,马车里就有几盒药膏,我这就让丫鬟取来。”

    紫苏愣了下,茫然的看着沈玥,就听沈玥吩咐道,“去拿来吧。”

    紫苏不明白,马车里有什么祛除伤疤的药膏啊,就是一些止血药膏和驱蚊的药膏啊。

    不过沈玥吩咐了,她就照做了。

    很快,紫苏就拿了四瓶药膏来,直接递给了恒王。

    楚沅柔接了,打开一闻,眉头就皱了,只是她没有开口,恒王就道,“谢世子妃了。”

    沈玥笑道,“不必谢我,如果不是皇上开口,我是不会给你药膏的。”

    楚沅柔暗气,这根本就不是她要的药膏!

    为什么不让她说?

    沈玥为了皇上委屈,皇上当然要安抚一下了,赏赐了沈玥四匹绸缎,一柄玉如意,还有些其他东西。

    沈玥谢赏,然后没事就告退了。

    恒王和楚沅柔也没有多待,稍后一步离开。

    等出了寿安宫,楚沅柔就看着恒王道,“她给的药膏根本就不是祛除伤疤的药膏,你为什么不让我开口?”

    恒王看着沈玥,眸光深邃,“她知道那幅画是假的。”

    煊亲王世子妃是聪明人。

    如果他们指出药膏是假的,她也会说画是假的。

    谁也别想讨到便宜。

    现在这样,大家都好。

    毕竟楚沅柔和顾侧妃都不是好惹的,闹到皇上跟前,两人都敢说不把画给皇上,现在更拿幅假的搪塞皇上。

    她指认出来,楚沅柔完全可以一口咬定那幅画就是她准备的,只是她之前没讨到便宜,所以想借皇上的手处罚她们,有理有据。

    最后肯定是两败俱伤。

    她不想多事,反正画是真是假,都不会是她的。

    现在这样,她省的麻烦,他们也没占到她什么便宜。

    真的是一点亏都不肯吃。

    楚沅柔气的咬紧唇瓣,恨不得用眼神把沈玥盯出几个大窟窿来。

    坐上马车,沈玥看着小几有些脏乱,就问道,“怎么这么乱?”

    紫苏后面进来,忙道,“方才奴婢着急,不小心让香灰洒了。”

    沈玥坐下来,不解道,“你弄香灰做什么?”

    紫苏一边收拾,一边道,“世子妃拿金疮药当祛伤疤的药,那也太便宜他们了,奴婢就弄了些香灰放里面……。”

    说着,紫苏呀了一声,“奴婢忘记了,香灰也有止血的效果。”

    白忙活一场了。

    沈玥失笑。

    这丫鬟,小心眼起来比她还厉害,不过……

    “你就是什么都不做,他们也不敢用我给的药。”

    堂堂恒王,怎么可能缺一点金疮药呢。

    有些饿了,沈玥拿了糕点吃起来。

    一路上,紫苏都在说话,方才顾侧妃告状,她一肚子火气呢,觉得顾侧妃太嚣张了,王爷都夺了她管家权了,她还不服管教。

    这要是在沈家做妾,紫苏都不敢想,顾侧妃早死哪个角落里去了。

    世子妃就是太心善了。

    紫苏有心怂恿沈玥给顾侧妃点教训,只是看着沈玥微微隆起的小腹,还是给小世子积德吧。

    沈玥吃了几块糕点,意犹未尽。

    回了王府后,沈玥一下马车,就问道,“让楚总管过来见我。”

    等沈玥迈进王府大门时,楚总管就迎了过来,沈玥吩咐了几句,就回临墨轩了。

    一刻钟后,顾侧妃才回府。

    一进王府大门,楚总管就让两婆子把顾侧妃摁在了长条板凳上。

    顾侧妃挣扎不开,叫道,“你们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抓我!”

    两婆子摁着顾侧妃不动。

    顾侧妃又骂楚总管,“等王爷回来,我要他杀了你!”

    楚总管笑了一声,根本就没有把顾侧妃的话放在心上,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能指使王爷杀人。

    拿了家规,楚总管翻开道,“王爷要杀我,我认了,现在王府当家主母是世子妃,王爷出征之前,让王府上下听世子妃吩咐办事,世子妃宽厚温和,对你的处罚原本就从轻,顾侧妃不知悔改,还到太后跟前告状,不服管教,家规第五十七条,不服管教者,杖责二十,罚俸三个月。”

    “立刻执行!”

    在外院,楚总管的话说一不二。

    这不,两婆子摁着顾侧妃,板子打的啪啪响。

    那嚎叫声,响彻云霄。

    王府外的过路人听到嚎叫声,频频侧目。

    打完了顾侧妃,楚总管就让人把她送回明月苑。

    临墨轩内,丫鬟禀告顾侧妃挨板子,说的那叫一个眉飞色舞。

    陈妈妈也觉得痛快,顾侧妃是该给点颜色看看了,只是……

    “明儿是郡主回门的日子,顾侧妃挨了板子,郡主少不了又得闹。”

    紫苏就道,“陈妈妈,你是没看见顾侧妃和郡主当着皇上和太后的面是怎么闹的,世子妃给她们留面子,人家根本就不领情。”

    如此,还留着做什么?

    第二天,楚沅柔高高兴兴的回门。

    迎接她的却是顾侧妃的丫鬟腊梅,一双红肿的眼睛,开口就道,“郡主,昨儿侧妃回府,世子妃就让楚总管打了侧妃二十大板,还不许请大夫。”

    楚沅柔一口银牙险些咬碎。

    她怒气冲冲要去看顾侧妃,却被恒王拦下了。

    顾侧妃虽然是楚沅柔的亲娘,但她是妾。

    他堂堂亲王,要去给一个妾奉茶请安吗?

    楚总管快步走过来,让小厮把告状的丫鬟拖走,然后道,“郡主和姑爷高高兴兴的回门,丫鬟实在没眼色,我一定会重罚,王妃等了许久了,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