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三百零四章 蹭饭(求推荐求收藏)

  煊亲王府的人素来霸道,沈玥很清楚,可楚慕元和王爷的霸道都在明面上,可老王妃方才那眼神冷暗阴森,可比楚慕元的霸道要可怕的多,大有一种顺我者昌逆我者亡的阴狠。

  之前不还挺和蔼的,大夫人和秦氏入狱,柳氏当年被烧一案闹的沸沸扬扬,她还下令王府上下不许议论此事,以免她听了更难过。

  现在,就刚刚,她说楚慕元要找到亲生爹娘,身上的毒才能解,老王妃对她是满脸和蔼笑容。

  转过脸,她说不知道楚慕元是怎么诱使毒发的,老王妃瞬间就露了寒芒,这还是她眼尖看见了,不然现在老王妃又对她笑容满面,她还真当她是个面冷心热的人了。

  沈玥低敛了眉头,老王妃看着她,笑道,“你医术高超,远胜过宫里的太医,在东平王府连小太监都救,何况世子还是你的夫婿,有你悉心照顾世子,我相信世子会安然无恙的。”

  沈玥微抬眸,看着老王妃,点头道,“有老王妃您如此关心相公,他肯定会没事的。”

  老王妃点点头,道,“没什么事了,你回去吧,好好照顾世子。”

  沈玥就福身告退了。

  出了正堂,沈玥抬头看了眼天空,方才还晴空万里,这会儿似乎有了些暗沉,似是要下雨。

  她心情也和这天空一样,蒙上了一层阴霾。

  如果有人真的想对楚慕元下手,没有从她这里问出结果,完全可以询问平常给楚慕元诊脉的太医,甚至大夫都行。

  楚慕元体内的毒,全靠雪莲压制,随着时间的推移,雪莲药性降低,而他体内的毒却渐渐的有了抗药性,此消彼长,雪莲对他体内的毒不起什么作用,他则毒性复发。

  一般情况,他还能抗半年,可如果此时,有人再给他下毒,打破雪莲和他体内毒制衡的天平,他就会毒发。

  楚慕元不会医术,就算是她,碰到无色无味的剧毒,只怕也难以躲避。

  想到这事,就仿佛心口压了一块石头,让她惶惶不安。

  她往前走,打算回临墨轩。

  刚走到花园处,就听到一阵欢快的笑声传来。

  沈玥瞥头看去,只见六角飞檐的凉亭里,顾侧妃和赵大太太在说笑,赵嫣然不在。

  沈玥眼睛扫了一圈,便见到赵嫣然了,她在赏茶花,风掀起她的裙摆,如清晨摇曳的芙蕖,清丽雅致。

  送她们出府的施妈妈不在,应该是回蘅芜院了。

  如沈玥所猜,施妈妈是回去了,王妃见她这么快回来,还诧异了下,“没送她们出府?”

  原本应该让沈玥送的,但她并不想沈玥和她们多加接触,沈玥尚且要送到王府大门,何况是施妈妈了。

  丢了她们,提前回来是件很失礼的事,施妈妈是她身边的老人,不该如此才对。

  施妈妈眸底带了些讥讽的笑,道,“哪里需要奴婢送啊,一会儿顾侧妃会送她出府,奴婢就先回来了。”

  赵大太太以前和顾侧妃极少走动,在府里碰上了,客套两句就走了,今儿却到了凉亭,还让丫鬟添了茶水点心,施妈妈什么人,看到这情形,就知道自己再留下,只有讨人嫌的份了。

  她看着王妃,笑道,“顾侧妃很中意赵三姑娘,奴婢看二少爷好事近了。”

  王妃眸光暗淡了两分,嫁进王府多年,深入简出,以前的闺中好友不多了,赵大太太算关系最好的一个,如今随着慕儿娶亲,他命不久矣的消息便传京都,都开始蠢蠢欲动了。

  慕儿不愿意娶赵三姑娘,人家要把女儿嫁给谁,又岂是她能管的了的。

  她现在一门心思只想着能解了慕儿身上的毒,其他的,她一概不想过问。

  王妃把手中茶盏放下,吩咐施妈妈道,“让郡王爷来一趟,就说我有事找他。”

  施妈妈就安排丫鬟去找昭郡王了。

  再说沈玥,她往临墨轩走,在岔道处,正好看到楚慕元回来,身后跟着秦牧。

  阳光下的他,不仅俊美无铸,风姿傲然,远远看去,仿佛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谪仙,飘逸俊雅。

  沈玥站在那里等他,秦牧很自觉,道,“属下给爷传膳去。”

  沈玥听了,就望着楚慕元了,“你进宫没吃早饭?”

  楚慕元脸上就带了些郁闷了,“皇上传召的急,我就先进宫了,结果有事找我,我没答应,居然不让我在宫里吃,把我轰了回来。”

  沈玥,“……。”

  皇上有事找他,不帮忙,还想在宫里头蹭饭?

  没蹭到,还一脸老大不乐意?

  沈玥已经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反正这事她是绝对做不出来的。

  不过她倒是好奇,“皇上找你帮什么忙?”

  楚慕元很自然的牵过沈玥的手,往临墨轩走,边走边道,“东齐戚王来京给太后贺寿,今儿早朝,满朝文武都在商议此事,戚王在东齐地位显赫,与咱们煊亲王府差不了多少,他亲自来给太后贺寿,算是给足了太后面子,朝中要安排人打点行宫和迎接他,那群没事就知道弹劾我的大臣,居然把这差事丢给我和昭郡王两个办。”

  楚慕元是那种你叫他往东,他会往西的人啊,那些大臣看不惯他,还让他接差事,楚慕元没当场发飙,算不错了。

  可这些大臣心知这差事,谁接谁倒霉,满京都只有昭郡王和楚慕元两个,就算犯了错,皇上也会偏袒,不会责怪的,而且身份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由他们迎接东齐使臣,足显得对东齐的重视。

  满朝文武想的很好,可楚慕元根本就不听安排,一个东齐戚王,就算他在东齐位比煊亲王府又如何,这里是宁朝,不请自来,让昭郡王迎接他,已经是给足了东齐脸面了,还要再加一个他?

  既然东齐戚王那么大脸面,朝廷何不直接安排煊亲王迎接他?

  不论满朝文武怎么劝,他就两个字,“不去!”

  说的烦了,某世子就在议政殿来了一句,“我要知道找我进宫是为了这事,我就不这么急的跑来了,连早饭都还没吃一口,让御膳房赶紧给我端些吃的来,要饿晕了。”

  楚慕元很麻溜的吩咐小公公。

  皇上眼睛一瞪,然后就把他轰了回来。

  PS:昨晚台式机系统坏了,不会装,改用手提电脑写的,各种不适应……想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