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二百六十二章 高攀(求推荐求收藏)

  可是沈玥都这么说了,就是不愿回答为什么了,而且她也没给人再追问的机会,福身就退下了。

  等出了门,就吩咐丫鬟,沈琅之回来,就让他去找她。

  沈玥很少让丫鬟给沈琅之传话,他回来,第一时间给老夫人请安,还未进门,就被丫鬟告知,沈玥找他,闹得沈琅之还有些心不安,怕出了什么事。

  等见了老夫人,他就赶紧来了沉香苑。

  彼时沈玥正在院子里,看着一堆空花盆。

  沈琅之走过来,略带担忧的问道,“让丫鬟找我来,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沈玥看着他,见他呼吸有些喘,就道,“没什么大事,先进屋喝杯茶再说。”

  等他们进屋时,丫鬟早把茶端上来了。

  沈琅之也的确有些口渴了,他在老夫人屋子里压根就没多待。

  喝了两口茶,沈琅之又看着沈玥了,沈玥这才问道,“母亲给大哥准备了两个暖床丫鬟,大哥可知道?”

  “找我就这事?”沈琅之哑然。

  沈玥看着他,沈琅之就嘴角抽抽了,“我还以为你找我有什么急事呢,方才母亲和祖母和我说了丫鬟的事,我没打算要,母亲一定要我收,正好又我急着来见你,就收了。”

  沈玥,“……。”

  就算着急来见她,也不用急成这样吧?

  “大哥是打算收了那两个丫鬟?”沈玥问道。

  沈琅之脸一红,“没有的事!”

  某大哥内心有点小崩溃,为什么这些事,妹妹说起来脸不红气不喘,他却扛不住脸红啊,这是不是颠倒了?

  沈玥没想到自家大哥脸皮这么薄,她看了半夏一眼,道,“那书桌上那几张纸拿来。”

  半夏就退下了。

  沈玥望着沈琅之道,“那两个丫鬟,大哥既然没想收了,就卖了吧。”

  “嗯,我一会儿就卖了她们,”沈琅之点头道。

  很快,半夏就回来了。

  沈玥接过,翻看了两眼,而后递给沈琅之。

  沈琅之不知道是什么,伸手接了,等看清楚纸上写了些什么,眼睛瞪的圆圆的,“这是……?”

  沈玥笑道,“这是代国公府上到国公爷,下到几位少爷的兴趣爱好,大哥既然想抱得美人归,这些人什么性情就该有所了解,也好投其所好。”

  沈琅之脸瞬间红成了猴屁股。

  他默默的低头看着纸张,上面写的很详细,而且有好几张纸。

  看到最后,里面还夹了张五千两的银票。

  沈琅之抬头了,把银票递给沈玥,他以为是夹错了。

  沈玥失笑,“这些爱好,可都是要花钱的,大哥身上有钱吗?”

  “……有。”

  “有也不够吧?”

  “……。”

  “可我也不能要你的钱啊?”沈琅之还是很讲原则的。

  沈玥知道沈琅之有自尊心,她笑道,“算我先借给大哥的,将来大哥有钱了再还我便是。”

  半夏在一旁补充道,“前些天,姑娘还送了钟大姑娘一套五千六百两的头饰。”

  到时候要一起还呀,不要忘记了。

  沈玥扶额,没想到她丫鬟竟然这么护财,见沈琅之望着她,沈玥就道,“大哥,为了你能如愿,我可是不遗余力,你可一定不要让我失望。”

  沈琅之瞬间觉得手里几张轻薄的纸变的很沉。

  他是很喜欢钟大姑娘。

  可那是代国公府的嫡女啊,他自知高攀不起,虽然之前沈玥也打趣过他,还说要帮他,他只当是说笑的,并未放在心上。

  可谁想到,才过了几天,她就行动了,而且如此迅猛,他都招架不住了。

  沈琅之小意的看着沈玥,低声道,“会不会太高攀了?”

  沈玥看着他,笑道,“高攀不见得就攀不上,门当户对不一定就是良缘,重要的是大哥怎么对待钟大姑娘,大哥要是真心喜欢钟大姑娘,以后悉心呵护,不要朝三暮四,和其他世家子弟似的,纳一堆的妾给她添堵就是了,要是我真撮合了你和钟大姑娘,将来大哥欺负她,我可是不会念及兄妹之情,我会帮她的。”

  沈琅之扶额,这八字还没一撇呢,就担心他将来会欺负钟大姑娘了,妹妹这些天是不是想的太多了?

  还有,这纸上写的,都是真的吗?

  万一弄错了,就闹笑话了。

  沈玥叫他放心,“我拜托煊亲王世子打听的,错不了。”

  沈琅之原本就红的脸,轰的一下,更红了,几乎能滴血。

  “煊,煊亲王世子也知道……,”他要癞蛤蟆想吃天鹅了?

  妹妹啊,你不能什么事都跟煊亲王世子说啊啊啊!

  万一没娶到,他有何颜面再见煊亲王世子啊?

  总觉得这事比他吊在城门上还要丢脸。

  怕沈玥嘴里还蹦出什么更叫他招架不住的事,沈琅之赶紧借口处置丫鬟,跑了。

  沈玥话还没说完呢,她还想说让他勇敢去追,父亲绝对不会止步于一个小小户部侍郎。

  结果话还没说,人早没影了。

  “大少爷害羞了,”半夏捂嘴笑道。

  沈玥叹息,“追姑娘,要的不是害羞,是脸皮厚啊。”

  半夏,“……。”

  好像也是,世子爷要不是脸皮厚,肯定和姑娘无缘了。

  可要大少爷去闯钟大姑娘香闺,只怕要拿刀架在他脖子上才行。

  沈玥为沈琅之忧心,他要在书院求学,五天才能回来一趟,怎么追媳妇啊?

  还得再想想办法帮他才行。

  沈玥在院子里溜达,一边想办法。

  再说沈琅之,出了宁瑞院,回到住处,两丫鬟就上来献殷勤,沈琅之看都没看一眼,就让小厮找人牙子把丫鬟卖了。

  两丫鬟是真哭了。

  一天里,两次被卖,还给不给点活路了,她们自认很漂亮了,为什么一定要卖了她们?

  沈琅之发话了,小厮赶紧去找了人牙子来。

  结果,第二次卖丫鬟,还是没成功。

  那两张卖身契是假的。

  人牙子很细心,买丫鬟之前,要看丫鬟摁的手印,结果发现根本就对不上号。

  这要是买回去,丫鬟跑了,她抓到人,去了衙门,都告不赢。

  前院发生的事,传到沈玥耳朵里。

  沈玥这才知道坑在哪里,不由得佩服大夫人的手段,幸好她多长了个心眼,不然真是被她坑了,都不知道坑在哪里。

  当然,大夫人在卖身契上做假的事,她绝对不会承认的。

  她两手一推,把假卖身契的事推给了卖丫鬟给她的人牙子,第二天,把那人牙子找了来,把丫鬟丢给她,拿回买丫鬟的钱,这事就算作罢了。

  第二天,沈玥没什么事,在屋子里绣针线。

  沈琅之这一天就过的精彩了。

  他难得放一天假,当然要和朋友出去玩了,加上沈玥又给了他那几张纸,得去买买买啊。

  结果刚上街,就被未来妹夫某世子叫到福瑞楼,说是要请他吃饭。

  既是煊亲王世子,又是未来妹夫,肯定要给面子的啊。

  沈琅之去了。

  起初只是两个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因为没话题可聊。

  楚慕元起初和他聊沈玥,结果发现沈琅之对沈玥的了解还没有他多,还聊个屁啊,两人聊斗蛐蛐,斗鸡?

  别忘记了,为了斗鸡,楚慕元还把沈琅之挂在城墙上过。

  这个话题,是禁忌。

  两人聊了两句,就不说话了,干喝酒。

  沈琅之几次想问话,可是刚要开口,楚慕元就吩咐秦牧给他倒酒。

  沈琅之怀疑他是不是想灌醉他……

  坐了一刻钟的样子,然后屋子里人就多了起来。

  楚慕元把代国公府几位少爷叫了进来,也请他们吃饭。

  平常楚慕元,他们都高攀不上,现在请他们吃饭,能不给面子么?

  然后,沈琅之突然开窍了。

  煊亲王世子这是在给他制造机会结识代国公府几位少爷啊,妹妹的面子居然这么大……

  岂止是大,楚慕元还当着代国公府几位少爷的面,给沈琅之倒了两回酒。

  这待遇,瞬间就提高了沈琅之在几位钟少爷心目中的地位。

  之前,看沈琅之,只是沈家大少爷,现在这两杯酒,沈琅之就是煊亲王世子未来的大舅兄了,还是很敬重的那种。

  几位钟少爷对沈琅之的态度也逆转了,不说一百八十度吧,一百二十度绝对有了。

  态度一逆转,就发现沈琅之还不错,和他们也算是臭味相投了,聊起来,竟然相谈甚欢,相见恨晚。

  楚慕元请客,自然是好酒好菜了。

  一顿饭,吃了大半个时辰,然后楚慕元借口有事先走了,沈琅之则被几位钟少爷拉着游湖去了。

  当然,几位钟少爷更想拉楚慕元,可惜没胆子。

  楚慕元骑马走在街上,内心十分郁闷。

  他觉得沈玥对自己的亲事,都不及对他大哥一半上心。

  对他,就更不及对沈琅之一半好了,只怕一小小半都比不上。

  想当初他娶沈玥,沈琅之还出来搅局,现在居然帮他娶媳妇,他不应该在他追妻之路上,多挖几个坑以做报复的吗?

  某爷坐在马背上走神,眼睛还偶尔四下看一眼。

  看到什么,他勒住缰绳,朝一旁的玉器店看去,吩咐秦牧道,“把那串糖葫芦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