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二百四十七章 后果(求推荐求收藏)

  魏国公府大少爷娶妻在即,却在这时候调戏姑娘,简直就没把钟文婷放在眼里。

  放在心上的姑娘如此被人轻视,大哥有些失去理智,也在所难免。

  可打人之后呢?

  魏国公府和代国公府结亲在即,这时候闹出魏国公府大少爷调戏姑娘的丑闻,这是狠狠的打了魏国公府一拳,要是代国公府知道魏国公府大少爷的为人,还选择了联姻,那大哥此举,也狠狠的煽了代国公府一巴掌。

  但愿代国公府不知道魏国公府大少爷的为人,否则大哥这一次就算得罪了两个国公了。

  沈玥在心中祈祷,但结果,她心知肚明。

  代国公府是什么人,皇后娘家,魏国公府大少爷能在这时候调戏姑娘,以前只怕没少干,能瞒的那么严实,那代国公府真就是一群酒囊饭袋了。

  越想,沈玥越头大,她起了身,出了屋子。

  沈琅之打了人,而且是魏国公府大少爷的事,在沈玥知道时,已经传遍沈家了,这不是小事,要真论严重程度,比她当初打煊亲王世子还要严重三分,毕竟她是女儿家,男人打女人,是为人所不耻的,要是男子打的他,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

  缺胳膊少腿,只怕都算是轻的了。

  是以大家齐聚宁瑞院,商议该怎么办,才能两不得罪。

  原本老夫人涂了药泥,裹了纱布,该在内屋休养的,现在也出来了,她担心啊,沈琅之闹这么大的事,她不护着,还不知道沈钧怎么罚他呢。

  看到沈玥进来,老夫人心底一叹。

  这两兄妹都是做事不顾后果的,全凭一股子冲动,之前为了救一个小公公,虽然后来知道是八皇子,得罪了东平王府,亏得她能忍着不说,又有煊亲王世子帮着,好歹赔偿了东平王妃,熄了她的怒气。

  这事才了呢,好了,做大哥的又开始惹事了。

  偏偏两人做的又都是好事,真是叫长辈数落不是,不数落也不是。

  沈琅之跪在正堂中间,虽然跪着,但背脊挺的直直的,显然不认为自己有错。

  屋子里,齐聚一堂,但没人说话。

  沈钧坐在老夫人左手边,一张俊美儒雅的脸,肃冷沉静,盯着沈琅之,看的他背脊一阵阵发凉。

  沈琅之都有些跪不住了,要打要骂,倒是说话啊,父亲这样一言不吭,他心里没底啊,还不如敞开了骂,好歹痛快。

  往常惹事,沈钧都很愤怒的呵斥,现在这样不说话,还是头一遭呢,老夫人心也跳的厉害,一双眼睛在沈钧和沈琅之身上来回打转。

  就在她忍不住要先开口的时候,沈钧说话了,“起来吧。”

  沈琅之懵了一瞬,他是不是听错了,父亲竟然让他起来?

  可满屋子,跪着需要起来的只有他一个。

  在沈钧眉头轻皱的时候,沈琅之麻溜的爬了起来,一股难以言喻的喜悦染在脸上,他的做法被认可了,能不高兴,能不激动吗?

  可是下一刻,他就怔在那里了。

  沈钧朝他泼冷水了,“我让你起来,不代表就认为你做的都对,遇到魏国公府大少爷调戏姑娘,你上前阻止是应该的,要是什么都不做,才有失君子风度,可阻止不代表就要动手打人,动手之前,你可想过后果?”

  沈琅之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他最初就是想阻止魏国公府大少爷,没想过和他动手,可是他的阻止,他非但当成耳旁风,还变本加厉,辱骂于他,连带着整个沈家一并羞辱了,他当时太气愤了,哪还记得他是魏国公府大少爷,他不能打啊。

  他不说话,就是默认动手之前,没有想过后果。

  沈钧脸上就带了愤怒之色了,要是想过后果,还去做,那是有勇有谋,没有想过后果,就往前冲,那是莽撞。

  沈钧敛了眉头看着他,“玥儿惹了事,还知道善后,你呢,你打算怎么做?”

  沈琅之没有说话,他不知道怎么办了。

  大夫人就道,“老爷这话,我就不赞同了,大姑娘能善后,全赖煊亲王世子帮她,琅哥儿惹了事,让他一个人承担,就太为难他了。”

  虽然沈玥和沈琅之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妹,大夫人对她是处处贬低,对沈琅之却是能袒护就袒护,和沈钧凑在一起,还真是一个严父慈母。

  偏偏慈母多败儿。

  沈钧瞥了大夫人一眼,冷声道,“惹事,就该有善后的能力,你要帮他,我不会阻拦。”

  大夫人捏着绣帕的手一紧,“若是宜春侯府没有被贬,未尝不能去魏国公府帮琅哥儿说两句好话。”

  这是怪沈玥和楚慕元,害宜春侯府被贬了,现在想帮沈琅之都帮不了了。

  话说的好听,要是宜春侯府没有被贬,大夫人也绝对不会为了沈琅之去为难宜春侯府,而且,沈钧也根本不会要求她回去求宜春侯。

  大夫人咬牙坐在那里,不再说话。

  沈玥上前,沈钧看着她,道,“给你大哥把脉,看有没有受什么内伤。”

  沈玥愣了下,还以为自己听岔了,父亲居然要她给大哥把脉?

  这么赤果果的关心,在讨伐大哥的时候出现真的好吗?

  一边关心,一边惩罚,效果会大打折扣啊。

  不过沈钧吩咐了,沈玥当然会照做,其实不用他说,她也会找机会给沈琅之把脉的,因为他脸上一脸淤青都没有,打架脸上多少都会带些伤,她怕沈琅之受的是内伤。

  沈琅之本来想摇头的,被沈玥瞪住了,只好把手伸了出来。

  沈玥给他把脉,眉头拧紧了,脉象很稳,没有受伤。

  沈玥回头看了沈钧一眼。

  沈钧起了身,道,“随我去书房。”

  沈玥和沈琅之两个互望一眼,不明就里,见沈钧走了,连忙跟上。

  身后一堆人都皱起了眉头,有什么话不能当着他们的面说的,还要去书房说?

  出了宁瑞院,过了竹林,沈钧就问沈玥了,“一点内伤也没受?”

  沈玥摇头,“大哥很好。”

  沈钧脸色就更严肃了,叫沈玥都不理解了,她怎么觉得父亲希望大哥受些内伤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