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二百零六章 越矩(求推荐求收藏)

  正因为如此,所以才更期待。

  是人总喜欢比较,丫鬟也说不清,到底是希望崇祖侯府抬的纳采礼来压过煊亲王世子,还是稍逊一筹,纯粹就是看个热闹。

  莫说丫鬟了,就是沈玥都很好奇。

  老夫人坐在屋子里,之前高兴过头了,这会儿再听丫鬟禀告,脸上就没什么起伏了,免得再闹笑话,但是眸底还流露了几分期待。

  端着茶,慢条斯理的喝着,静静的等外院丫鬟来禀告。

  可是等了半天,也不见丫鬟来,孙妈妈眉头就蹙紧了,“人呢,怎么没影了?”

  倚翠站在一旁,听孙妈妈这么问,她就退了出去。

  过了没一会儿,倚翠就回来了,凑到孙妈妈耳边嘀咕了两句,孙妈妈一张脸,有些青黑。

  老夫人手里拨弄着佛珠,道,“有话就说。”

  其实不用问,身边的丫鬟什么性子,她心里清楚,要是好事,早大大方方的禀告了,不好的事,才会告诉孙妈妈,让她转达。

  孙妈妈在心底叹息一声,道,“崇祖侯府也送了四十八抬纳采礼来,但云锦只有四匹,大东珠两颗……。”

  先前,那是四十八颗大东珠啊。

  这连人家零头都比不上,叫丫鬟如何禀告,这不是报喜,这是讥讽了啊。

  何况,除了大东珠,煊亲王世子让人送的纳采礼里还有两匣子小东珠,还有一百零八颗霸王珠,极尽贵重。

  有煊亲王世子送的纳采礼在前,崇祖侯府送的简直就上不了台面了。

  就算侯府和亲王府差别大,可也没有差到天差地别的份上。

  沈琇和沈珂两个听得面面相觑,这落差也太大了点吧,但为什么她们听了心里好爽快,好想笑。

  可是看到沈玥坐在一旁,两人又笑不出来了,眸底是羡慕妒忌恨,还有不明白。

  几个月前,她还胖的羞于出门,可是短短几个月,她就锋芒毕露,还让人人避之唯恐不及的煊亲王世子倾心相待,送上这么贵重的纳采礼,那些东西,哪怕只有十分之一是她们的,那该多好。

  之前,以为是崇祖侯府送的,两人还期盼将来能有一半呢,现在降了不少了。

  屋子里,再次陷入静谧。

  之前丫鬟禀告弄错,老夫人脸上是懵怔,这会儿则是铁青了,没人敢说什么,就连孙妈妈都不知道怎么劝老夫人别生气了,只能安静的站着一旁,为自己先前的话而后悔。

  这边安静,前院就热闹了。

  崇祖侯府做梦也没想到煊亲王世子会和崇祖侯府一天送纳采礼来,而且还抢先一步。

  崇祖侯府送纳采礼来,这是昨天就商议定的,就算纳采礼准备的少,也不会被阻拦在外。

  偌大一个外院,一边是金光闪闪,一边寒酸的偶尔闪点光。

  别说沈家丫鬟对他们撇嘴了,就是自己的脸也火辣辣的,尴尬啊。

  沈家这桩亲事,侯爷和夫人不满意,他们心知肚明。

  他之前拟的纳采礼不算差,中规中矩吧,就依照一般侯府准备的,可夫人看了后,还去了两成,本就少了,现在被煊亲王世子这一比,更是寒酸的……

  外人一看,就知道煊亲王世子娶的是金凤凰,他们家世子娶的是炸毛野鸡。

  侯府贬低了沈四姑娘,也贬低了自己啊。

  总管不知道怎么办好了,赶紧让下人回府告诉崇祖侯夫人。

  这一把火,就烧到崇祖侯府了。

  崇祖侯夫人没气死过去,心中恼火不知道找谁出,“煊亲王世子今日送纳采礼去沈家,姑奶奶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

  崇祖侯胞妹,正是煊亲王府侧妃。

  这样的大事,她怎么也该告诉她一声。

  崇祖侯脸阴着,“怕是她也不知道,现在还是想办法把这事解决了,同样是送纳采礼,娶的都是沈钧的女儿,纳采礼天差地别,我崇祖侯府会沦为京都的笑柄!”

  崇祖侯夫人心里不痛快,这话明显是责怪她准备的聘礼不够,让侯府丢了脸了,现在补救,拿什么补救,难道再抬些聘礼去吗?

  便是公主郡主的纳采礼也多是四十八抬,极少有六十抬的。

  崇祖侯府送六十抬去,却比不过人家煊亲王府四十八抬,更没脸。

  想来想去,都没有好的办法。

  崇祖侯一怒,就让人把这事告诉煊亲王府顾侧妃。

  然后,这把火就烧到王妃身上了。

  煊亲王府老王妃和顾侧妃认定是王妃帮忙准备的聘礼,而且是存心今天送去的,目的就是让崇祖侯府没脸,皇上已经说了,两位世子不要再起争执,否则严惩不贷,世子爷不敢明着来,就用这样的办法打压,其心可诛。

  尤其纳采礼送四十八颗东珠,当年王妃出嫁也不过是二十四颗,沈家大姑娘何德何能,竟然越过郡主,只怕最得宠的公主都比不上!

  可怜王妃,要不是顾侧妃跟她说楚慕元送聘礼去了沈家,她都还蒙在鼓里,不过看到顾侧妃气成这样,王妃觉得好笑,但那份纳采礼,也的确是过重了些,既然送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世子说送纳采礼去沈家,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他天天磨着王爷,或许是王爷同意的吧,你们有什么质疑,可以问王爷,我没有给世子准备什么聘礼,那些东西都在库房存着,至于说压着崇祖侯府……。”

  说到这里,煊亲王妃冷不丁一笑,带着嘲讽和轻蔑道,“一个侯府,能和煊亲王府比吗?”

  “你!”顾侧妃气的倒仰。

  王妃出身昭王府,皇上从小疼到大的妹妹,这京都,哪有她怕的人,她哼笑道,“没错,世子送给沈家的纳采礼比当年我出嫁时多一倍,那又如何,煊亲王府在咱们宁朝权势,是哪个亲王能比的?只要不越过太子,就不算越矩。”

  至于太子,都还没立呢。

  而且,有楚慕元在前面树立榜样,做太子的会很高兴。

  那么多东西都是送给太子妃的,说白了,太子跟着受益,太子打点朝臣,太子妃能不鼎力相助?

  若说肉疼的,估计皇上还有几分可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