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二百零一章 带歪(求推荐求收藏)

  丫鬟站在王妃身后,嘴角狂抽不止,虽然这话说的挺有道理的,可世子爷是讲道理的人吗?

  是了,他只和王爷讲道理,因为他打不过王爷。

  以前世子爷和王爷是井水不放河水,现在世子爷如此奋发图强,莫非是打算以后和王爷就用拳头讲话了?

  她怎么有种抑制不住想怂恿王妃去跟王爷告密的冲动?

  万一王爷真打不过世子爷了,以世子爷那一言不合就动手的性子,没有王爷镇压,王府估计能翻天了。

  丫鬟低着头,内心天人交战。

  王妃站在那里,绣帕已经在楚慕元手里了,胡乱擦着,然后丢给了丫鬟。

  她眼神有些晦暗难测,她道,“勤奋习武是好事,但也要顾及点身子,我让厨房给你准备了补品,一定要记得吃。”

  楚慕元点点头,王妃又叮嘱了两句,便带着丫鬟走了。

  等王妃走远了,秦牧和秦风就面面相觑了,总觉得王妃不对劲。

  旁人家儿子知道奋发图强,有上进心,做娘的应该高兴的合不拢嘴才是,可王妃方才那样子,明显不愿意看到爷如此勤奋。

  不过这些话,秦牧可不敢说出口,不然就成了离间爷和王妃之间的母子感情了。

  说白了,爷如今在煊亲王府,甚至在宁朝,除了老王爷留给他的倚仗,就是王妃了。

  如果爷不是记名在王妃膝下,皇上会那么宠爱爷?

  这不可能。

  那边,楚慕元坐下,端起茶猛然灌了一口,练武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出了不少汗,一杯温茶入喉,整个人都舒展开了,像是喝了什么琼浆玉液一般,甘甜回味无穷。

  一杯清茗喝完,楚慕元将茶盏放下,看着秦齐,问道,“她找我有事?”

  秦齐轻摇了下头,眸光有些担忧道,“爷弹劾冯家的事,大夫人已经知道了。”

  楚慕元眉头挑了起来。

  秦牧就道,“她怎么会知道?”

  “是崇祖侯夫人告诉她的,”秦齐回道。

  她们两个的谈话,他听得一清二楚,崇祖侯夫人明显是不怀好意,崇祖侯世子算计沈大姑娘,被爷反将了一军,吃了个大亏,想报复都找不到理由,只能通过大夫人的手来借刀杀人了。

  秦齐就看着楚慕元了,“大夫人原就不是什么善茬,知道是爷弹劾了冯家,牵连了宜春伯府,爷想娶沈大姑娘,她肯定会从中阻拦的。”

  楚慕元勾唇一笑,笑意妖冶魅惑,“一点小事,一惊一乍的,她知道了能如何?”

  几个暗卫当然知道大夫人不能把爷怎么样了,爷只是弹劾冯家而已,下旨抄冯家的可是皇上,可大夫人到底是沈家当家主母啊,沈大姑娘的亲事,她能做一半的主,现在沈钧又不同意,爷想抱得美人归,悬啊。

  楚慕元知道秦齐的担心,他是担心大夫人会对沈玥出手。

  尤其现在崇祖侯世子要娶沈瑶,就算是和大夫人联手了。

  以崇祖侯世子那阴狠毒辣的性子,就他一个暗卫守着沉香苑,怕招架不住啊,为了以防万一,所以他回来禀告一声,请求支援。

  可是秦齐禀告完,楚慕元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在想别的事呢,“你是说明天崇祖侯府送纳采礼去沈家?”

  秦齐木讷的点点头。

  秦牧就笑问道,“爷是不是想搞破坏?”

  双眸明亮,闪着兴奋。

  楚慕元一脸恨铁不成钢,“别的暗卫一听到杀人就兴奋,怎么你们几个就对搞破坏那么热衷,爷是那样的人吗?”

  几个暗卫心中呕血,泪流满面。

  他们好好的暗卫会变成这样,还不是爷带歪的,现在反倒成了他们带歪主子了,还讲不讲道理了?

  正郁闷的想着,就听楚慕元吩咐道,“去准备东西……。”

  才听到几个字,暗卫又兴奋了。

  再说大夫人送走崇祖侯夫人,又回了宁瑞院,和老夫人商议沈瑶出嫁事宜。

  平常几个月准备出嫁,都难免出些纰漏,只有二十六天时间,太仓促了,准备嫁衣二十六天都怕不够用啊。

  本来女儿家出嫁的凤冠霞帔要亲手绣才行,可沈瑶有多少斤两,大夫人做娘的还能不知道,让她一天绣好几个时辰,甚至不眠不休,只怕会天天跟她叫苦,尤其担心凤冠霞帔上染血,那就太不吉利了。

  大夫人说服老夫人,沈瑶的嫁衣让绣娘绣,老夫人答应了。

  只是除了嫁衣,还有其他东西要准备,得给沈瑶准备衣裳呢,至少是十二套崭新的。

  大夫人就一个女儿,呵护如宝,恨不得把所有好东西都给她,怎么可能让她寒酸出嫁呢,本来崇祖侯夫人就看不上沈家了,没有丰厚的陪嫁,以后沈瑶在崇祖侯府难过日子。

  大夫人盘算了下,府里至少要再请两个绣娘才够用。

  为了尽善尽美,大夫人决定请三个。

  看着大夫人喋喋不休的说要准备什么,她是对着当初自己出嫁的礼单准备的,而且是只多不少。

  老夫人听着,眉头拢紧。

  大夫人想让女儿风光大嫁的心思她懂,但是如此大手笔的送嫁,老夫人就不赞同了。

  沈家不止沈瑶一个女儿,虽然她嫁给的是崇祖侯世子,可别忘记了,还有沈玥呢。

  她才是沈家正儿八经的嫡女,身份比沈瑶还略高一点。

  沈瑶的陪嫁最多只能有沈玥的九成。

  其他庶女出嫁,最多不能超过沈玥陪嫁的七成。

  大夫人给沈瑶准备这么多,将来沈玥几个出嫁,沈家负担不起。

  她不能只顾女儿,不顾沈家啊。

  可是大夫人在兴头上,沉浸在女儿出嫁的喜悦中,老夫人也不好泼她冷水,只能委婉道,“先让绣娘准备嫁衣和锦被,其他东西,等明儿崇祖侯府送纳采礼来了,再准备不迟。”

  大夫人没听出老夫人不乐意来,她觉得老夫人思虑周全。

  要是崇祖侯府送来了,沈家还陪送,就重了。

  嫁衣最重要,先准备嫁衣。

  大夫人把绣房管事的找去幽兰院一趟,然后沈玥昨儿送去的绸缎就被送了回来。

  丫鬟抱着绸缎道,“大夫人吩咐了,绣房接下来一个月,都要为四姑娘出嫁忙活,大姑娘不缺这一两件衣裳,就先紧着四姑娘了,这绸缎先送回来,免得到时候搅合在一起,就说不清楚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