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一百八十九章 荔枝(求推荐求收藏)

  煊亲王世子估计还悬一点,昭郡王喊皇上叫大哥,比亲哥还要亲三分,他就是谋逆,皇上都不会杀他,谁敢惹?

  好在昭郡王脾气好,性子温润,不像煊亲王世子,身世不明,脾气还差。

  不过历代煊亲王,貌似就没有脾气好的……

  前面四个是不能随便招惹,这两个是不能招惹。

  昭郡王先想荥阳侯贺寿,人家过寿,他们不管因为什么目的来的,道贺是最基本的。

  荥阳侯是强忍着,才没有站起来,他是寿星,他最大。

  等楚慕元也道贺一句,赵大老爷赶紧道,“郡王爷和世子快请坐。”

  崇祖侯世子的脸,从看到楚慕元起,就一直铁青着,他实在没料到楚慕元会来,这不是坏他算计吗?

  崇祖侯世子拿玉扇拍了楚桓元一下,道,“有没有办法让他走。”

  楚桓元一脸爱莫能助。

  常山王府大少爷在一旁,笑道,“我记得他对韭菜过敏?”

  崇祖侯世子就看向常山王府大少爷了,随即就笑了。

  楚桓元没有笑。

  煊亲王府对韭菜过敏的不止楚慕元一个,老王爷也过敏,王爷也过敏,就连那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酷似楚慕元的少年也过敏。

  对韭菜过敏,对大部分人来说都是坏事,可在煊亲王府,这是好事。

  老王爷以此认定,他就是煊亲王府的骨肉,疼之爱之,谁都比不了。

  祝寿完,荥阳侯府大姑娘就出来抚琴一首,给荥阳侯祝寿。

  她祝寿完,其他大家闺秀或主动,或被动,上台表演。

  楚慕元坐在那里,丫鬟过来给他斟酒。

  楚慕元端起酒杯,正要喝呢,鼻尖就嗅到一抹叫他深恶痛绝的韭菜味。

  他眉头皱成麻花。

  昭郡王见了,就笑道,“怎么不喝?”

  “……韭菜味的酒,实在难以入喉,”楚慕元一脸居然用这么残忍的手段算计我,不能忍的表情。

  有胆量直接给他下砒霜啊,他闻不出砒霜的味道。

  昭郡王是想笑不敢笑,他把自己的酒杯递给楚慕元,“你喝我的。”

  说着,要从楚慕元手里接过酒杯。

  楚慕元嘴角上扬,手一抬,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昭郡王,“……。”

  “知道酒里有韭菜,你还喝,”昭郡王实在想不明白楚慕元想做什么了。

  楚慕元凤眸潋滟,如海上生明月,“我不走,有些人心不安。”

  “你来之前,可不是这么说的。”

  昭郡王没打算来给荥阳侯祝寿,楚慕元拉着他一起的,给他的理由是,“我不去,有些人心不安。”

  不来,心不安。

  不走,心还不安。

  这到底是要做什么啊?

  一杯韭菜酒喝下去,约莫过了一刻钟,楚慕元脸上就开始起红疹了,一颗、两颗、三颗……

  十几颗的时候,他就坐不住了。

  他忽然站起来,把大家吓了一跳。

  尤其是路过给人斟酒的丫鬟,差点没吓的摔了酒壶,赵大老爷赶紧过来,问道,“世子爷怎么了?”

  看到楚慕元脸上起了二十多颗红疹,赵大老爷背脊都发凉,别是中毒了啊。

  赵大老爷赶紧问,“世子爷这是怎么了?”

  昭郡王也起了身,道,“他嘴上有忌讳,吃错了东西,歇半天就好了,我们先告辞了。”

  赵大老爷亲自送两人离开。

  昭郡王和楚慕元走,沈玥知道,但是离的远,却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走,来转一圈就走了,还不如不来呢。

  她轻耸了下肩,看台上表演。

  那边,有丫鬟挨个的给每一桌上甜品。

  给沈玥这一桌端来的是一个穿着鹅黄色裙裳的丫鬟,放下盅,就退下了。

  沈瑶掀开盅盖,眼前就是一亮,“是荔枝酿。”

  盅里,静静的淌着三颗圆润如东珠的荔枝,汤水清澈,透着清香。

  荔枝生在南方,距离这里千里之遥,便是皇上,也难吃上一口新鲜荔枝,往年荔枝时机,也只进贡一两回让皇上尝个鲜。

  沈瑶长这么大,也就前年在宜春侯府吃了四五颗新鲜荔枝,那味道,她至今还记得。

  荔枝酿,她倒是尝过两回,福瑞楼里有的卖,五两银子一碗。

  荥阳侯府果然不一般,竟然拿荔枝酿来招待宾客。

  大家不约而同的端起盅来,细细品味。

  沈瑶也不例外。

  看着大家对一碗荔枝酿这么陶醉,沈玥也陶醉了。

  她还没把汤盅端起来,沈瑶已经吃完了,然后盯着她,道,“你不是还在减肥吗,荔枝酿太甜,你不合适吃。”

  她不合适吃?

  沈玥听得好笑,她是还在减肥不错,可这一汤盅荔枝酿,她就是连喝五六碗,她也不会胖,不过是喜欢吃,意犹未尽,又不好意思再要,所以惦记她这一汤盅了,何必惺惺作态。

  沈瑶不是惺惺作态,她说完,还不等沈玥开口,就又道了一句,“我帮你吃。”

  然后直接就伸了手,把荔枝酿端在了手里。

  她那话不是说给沈玥听的,而是四周还坐着其他大家闺秀,她不能明目张胆的抢吃的,她这么说,可不是贪嘴,而是关心沈玥了。

  她一番关心,沈玥就算生气,也不能伸手再把荔枝酿抢回来,大家都瞧着呢,为了一汤盅荔枝酿就吵起来,还有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吗?

  沈瑶是晾准了沈玥为了脸面会忍,所以才敢如此做,看到沈玥脸色冰冷,她就心情格外的好。

  不过,那荔枝酿,沈瑶最终还是没有吃到嘴里。

  沈玥什么都没说,就静静的看着,沈瑶拿汤勺舀起一勺子,正要放进嘴里,那边沈琦过来了,老远就喊道,“四妹妹!”

  突如其来的大声一喊,沈瑶吓了一跳,手里的汤勺一斜,那颗圆润的荔枝就掉到了桌子上,滚了几圈后,掉到了地上。

  沈瑶顿时气不可抑,她把汤盅放下,看着沈琦快步走过来,要不是四下都是人,她估计就直接吼了,“你叫魂呢,我耳朵没聋!”

  这里是荥阳侯府,她忍。

  PS:~~o(>_<)o~~

  国庆节完了,我的存稿也空了,要现码现传了,今天的章节应该是亲们喜欢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