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一百八十五章 询问(求推荐求收藏)

  她进了暖阁。

  很快,李总管就把东平王府总管领进来了。

  经李总管介绍,才知道来的是东平王府谢总管。

  沈钧问道,“谢总管来沈家,是要询问我何事?”

  谢总管很客气的给沈钧见了礼,然后才道,“我来是奉王妃之命,来问问府上大姑娘当日参加我东平王府桃花宴穿的可是一身天蓝色裙裳?”

  暖阁内,沈玥就扭紧绣帕了,心扑通乱跳。

  沈玥参加桃花宴,沈钧不记得她穿什么裙裳了,你就是问他今天沈玥穿的什么颜色,他估计都没注意。

  大夫人点头道,“是穿了一身天蓝色裙裳,出什么事了吗?”

  谢总管就笑道,“是穿天蓝色裙裳,那我就没来错,是这样的,当日王府举办桃花宴,八皇子乔装打扮成了个小太监,翻墙进了王府,因为脸着地,所以鼻血流不止,不知道被哪个姑娘所救,才保住性命。”

  “沈夫人应该听说了,八皇子有顽疾,流鼻血的毛病犯了,太医都束手无策,那姑娘却妙手仁心,不知道他是八皇子还救了他,皇上下令,让我们王爷找到这人,起初王爷和王妃只当是个世家少爷救的,到昨儿才从八皇子口中知道,救他的是个穿着淡蓝色裙裳的姑娘,来参加王府桃花宴的姑娘多,但穿天蓝色裙裳的姑娘却不多,王爷让我挨个的询问,务必要找到这个姑娘,八皇子的病,还仰仗着她呢。”

  谢总管一口气说完,然后问道,“府上大姑娘会医术吗?”

  会医术吗?

  大夫人和沈钧,还有老夫人面面相觑了下。

  沈钧思岑了下道,“府上从未有人教过小女医术,但她闲暇之余会翻几本医书看看,之前也曾凑巧救过临安侯府世子和贺老山长,应该没有救八皇子的本事。”

  连太医都对八皇子的流血之症头疼,让他相信沈玥随手就能医治八皇子,沈钧怎么也不信的。

  但是,他总觉得话不能说太满了,他这女儿,总让他出乎意料。

  谢总管也不相信有大家闺秀的医术比太医高啊,可八皇子自己说救他的是个穿着天蓝色裙裳的姑娘,总不会记错了吧?

  沈大姑娘已经是最后一个穿天蓝色裙裳的姑娘了,要再找不到,王妃要抓狂了。

  谢总管在心底一叹。

  大夫人就道,“听说为了救八皇子,那姑娘误摘了东平王妃打算献给太后的紫葵,王妃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动了怒,只怕是吓着了,不敢认了。”

  谢总管点头,王妃可不是动了怒,就是这会儿怒气都丝毫没消,而是越来越大了,摘了王妃的花,还给王妃惹事,王妃做梦估计都想掐死她了。

  就是他,都想早点找到那姑娘,王妃心情不好,府里上下都人心惶惶啊,“虽然为了救人,误摘了王妃打算献给太后的紫葵,但救人是好事,尤其救的还是八皇子,王妃也知道吓着她了,所以不敢出来承认,可王妃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迟迟找不到她,徐贤妃又步步紧逼,王妃是真要动怒了。”

  谢总管将动怒两个字咬的很重,有几分威胁的意味在,现在承认还为时不晚,要是等将来逮到了,王妃可不会轻易就饶过她。

  可惜,他的威胁,没人放在眼里,因为就没人相信沈玥有救治八皇子的本事。

  过问了,也威胁过了,谢总管就告辞了。

  李总管送他出府。

  等人走了,大夫人就笑道,“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姑娘,这回是真惹恼东平王府了。”

  暖阁内,紫苏正巴巴的看着那个倒霉姑娘呢。

  沈玥耷拉着眉头,一脸的欲哭无泪。

  看来,只有那样做了。

  沈玥迈步出暖阁,正屋内话题已经转到白玉玲珑塔上了。

  白玉玲珑塔在崇祖侯府的事,已经证实属实,但是秦氏从崇祖侯府拿到白玉玲珑塔的可能性几乎可以忽略不计,老夫人根本就不奢望了。

  可秦氏到底是她看着长大的啊,老夫人总归不忍心,她望着沈钧道,“白玉玲珑塔在崇祖侯府,指望你表妹肯定是拿不到的。”

  大夫人在一旁,帮着出主意道,“我沈家也没那么大脸面,云家若是非要白玉玲珑塔不可,就只能拜托煊亲王了。”

  煊亲王府侧妃就是崇祖侯的亲妹妹,煊亲王找他要白玉玲珑塔,崇祖侯不会拒绝。

  沈钧眉头皱成一团麻花,他在煊亲王那里是有几分薄面,可全因为他把军饷和虎符还了回去,已经求过煊亲王一次了,他还举荐了自己,短短时间,他已经麻烦他两回了,现在又去麻烦他,他张不开这个口。

  沈钧起了身,一言不发的走了。

  再说沈玥,她出了暖阁,就直接回沉香苑了。

  只是走到竹林那儿,就看到沈瑶、沈琇还有沈珂走过来,本来三人有说有笑,看到沈玥,沈瑶脸就拉的老长。

  她刚刚绣佛经,戳了两下手指,疼死她了。

  这些都是拜沈玥所赐,她惊马了屁事没事,她们却要绣佛经!

  沈瑶见不得沈玥一脸的从容悠闲,正要说话呢,那边沈琦过来了,道,“还要几日才是外祖父大寿呢,我都等不及了。”

  她说着,丫鬟就笑道,“只有三天了,很快就过去了,姑娘准备的寿礼,老侯爷肯定喜欢。”

  侯爷两个字,丫鬟咬的格外的清楚,还拖了两个音调。

  这明显是在寒碜沈瑶啊,本来她们两个外祖都是侯爷,如今宜春侯府降为了宜春伯,沈琦感觉特别好。

  见沈瑶双眸喷火,沈琦当没看见似的道,“四妹妹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冯家遭此变故,实在叫人扼腕,还牵连了宜春侯府,不过不是没有侯爵被贬,再复爵的,四妹妹往好处想,没准儿宜春伯再立几回功,皇上就复爵了呢。”

  沈瑶咬着牙,挤出一抹笑来,“那可真要托三姐姐的洪福了。”

  沈琦笑意连连,然后道,“大伯母胳膊伤的那么严重,也不知道能不能去荥阳侯府,到时候你们和我一起去吧,人多热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