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一百八十章 认错(求推荐求收藏)

  被大舅子拆台,阮大人生气了,回去找秦氏发了一通火,别人娘家兄长都尽量帮衬,就她兄长好,不托他两把,还扯他的后腿!

  偏偏沈钧因为是煊亲王举荐的缘故,大家就算不卖沈钧面子,也给煊亲王两分薄面。

  本来还想靠着沈钧,将来能往上升一升,现在看来,将来不被贬官,就是祖上积德了!

  到这时候,秦氏才知道沈钧不是嘴上说说,他是真的动怒了。

  他认她这个表妹,对于阮大人,就拿他当表妹夫看,就算不支持,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现在,她和沈家掰了,阮大人就是一个外人,那就公事公办,一是一,二是二。

  阮大人生气了,回家之后,自然会找她撒气,尤其她现在不再年轻了,内宅有的是漂亮小妾……

  这还只是开始,将来这样的机会还多的是。

  他可以不收拾她,但有的是人出手。

  秦氏怕了。

  她需要沈家这个靠山,所以她来找老夫人了。

  她诚心而来,进门便跪下认错,跪的太急,一屋子丫鬟婆子都跪懵了。

  孙妈妈赶紧让屋子里丫鬟婆子都退出去。

  秦氏不要脸,老夫人还要呢。

  秦氏跪在地上认错,哭的是肝肠寸断,她承认白玉玲珑塔的确是她偷的,其他东西也是,当时她帮着登记柳氏留下的陪嫁,看到那么多好东西,一时被贪念蒙蔽了双眼,加上丫鬟在一旁鼓动,这才起了贼心。

  至于是不是真的是丫鬟鼓动的,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结果而言,这个过程并不重要。

  秦氏不仅认了偷窃的错,还有死不悔改的错。

  她不是故意装傻充愣的,而是,她不能认,她害怕了。

  柳氏的外祖云家来找白玉玲珑塔的事,阮柔第一时间就让丫鬟回去告诉她了,她知道自己给沈家惹事了,丢脸了。

  当时,她就后悔了。

  她也想补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早几年,为了阮大人的仕途官运,秦氏是费劲了心思,白玉玲珑塔和其他东西,她都拿出来让阮大人送给同僚了。

  她知道阮大人把东西送给了谁,可是如今过去几年了,东西兜兜转转,是摔了碎了,还是转手送人了,她也不知道了。

  她害怕,不敢承担这样的后果,所以才会矢口否认。

  秦氏跪在地上,哭的眼泪像是决了堤的河坝,哭的老夫人是又气又恼,又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她信了秦氏的一番哭诉,可沈钧那里怎么交代?

  她这儿子固执起来,她也奈何他不得。

  “其他东西暂且放在一边,先把白玉玲珑塔找到再说,”老夫人眼睛赤红道。

  听了这话,秦氏就知道老夫人的怒气消了一半了,既然是当亲女儿疼的,哪有不帮着她的道理,她连连点头,随即又抬头,小声问道,“万一,万一……。”

  她没敢说出来。

  至于什么万一,大家都知道。

  万一找不到白玉玲珑塔了可怎么办?

  老夫人脸一沉,一股怒气自胸腔喷出来,“还没找,就担心找不到,你想我给你怎么样的答复,找不到就算了吗?!”

  秦氏恨不得把舌头咬断才好。

  嘴上赶紧认错,心底却是把云家和柳家恨的咬牙切齿。

  东西既然送给柳氏了,那就是她的了,哪有登门再要回去的道理,送不起,当初就别送!

  秦氏认错之后,没有多待,就赶紧回去了,得去打听白玉玲珑塔在哪儿,拿不拿的回来且不说,总要知道在哪儿吧。

  等沈钧回来,老夫人就把秦氏来过的消息告诉沈钧了。

  沈钧听说白玉玲珑塔被秦氏送人了,一张脸几辈子没那么青那么长过,老夫人看了都心底发憷。

  她知道,秦氏这一回是真的把沈钧惹恼了。

  沈钧从宁瑞院出来,大夫人就迎了上来,问道,“老爷找过煊亲王了吗?”

  沈钧正头疼着呢,这几日看着大夫人,他脑袋不自主的发涨,他敛了眉头问,“我没事找煊亲王做什么?”

  大夫人眼眶就红了,“冯家保不住了,可宜春侯府的侯爵总要保住,只要煊亲王说两句好话,父亲就没事了啊。”

  沈钧看着大夫人,道,“我在煊亲王那里还没有那么大的脸面。”

  “不试试怎么知道?”大夫人不死心,“宜春侯府是我娘家,老爷要见死不救吗?”

  沈钧看着大夫人,他无奈道,“那封弹劾岳父的奏折,不知道是谁写的,到底有没有确凿证据,冯大人招认了没有,这些我都不知道,而且,你我都清楚,那封奏折弹劾的是实情,岳父收受贿赂属实,你让我怎么求煊亲王,煊亲王为官多年,你看他为哪个收受贿赂的大臣求过情?”

  “皇上和煊亲王的关系并不好,等着抓煊亲王的错处,这么明显的过错,煊亲王会傻到送上门给皇上骂吗?明知道一点机会都没有,你让我试什么?只怕煊亲王求情,是雪上添霜。”

  沈钧会尽量帮宜春侯保住爵位,毕竟是他的岳丈,出了事,他不可能无动于衷,但求煊亲王,那不可能。

  大夫人听得真切,见沈钧要走,她脱口道,“煊亲王不行,那煊亲王世子呢?煊亲王和皇上关系不好,煊亲王世子可是皇上疼爱的,听说还是有求必应。”

  沈钧方才脸色还好,现在听大夫人要他去求煊亲王世子,那脸几乎是瞬间就黑成了锅底色,“你让我去求煊亲王世子?!”

  声音里,是压抑的怒气。

  沈钧怒哼一声,甩袖子走了。

  大夫人气的跺脚,春兰在一旁劝道,“老爷为了大姑娘,求了煊亲王,也算是得罪煊亲王世子了,肯定不会去求煊亲王世子的。”

  其实春兰想说的是,大夫人这几日是急糊涂了,老爷怎么可能去求煊亲王世子呢,不收煊亲王世子聘礼的就是老爷啊,煊亲王世子恼老爷都来不及呢,老爷去求煊亲王世子,岂不是送上门给人奚落?

  春兰一劝,这把火就烧到沈玥身上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