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一百七十九章 照顾(求推荐求收藏)

  孙妈妈很客气的笑着,道,“白跑倒不至于,老夫人还有几句话让我带给表姑奶奶。”

  老夫人转达的话,外人不方便听,就都告辞了。

  等人走了,孙妈妈才把两份陪嫁礼单给秦氏看。

  当时,秦氏的脸就绿了。

  她站起来,不敢置信道,“姨母怎么把表嫂的陪嫁送给了我?”

  一句话,差点没把孙妈妈噎死。

  这是跟她揣着明白装糊涂呢,陪嫁送给她,经过的是她的手,要是弄错了,这个责任就得她来当了,她担待不起。

  孙妈妈声音冷了三分道,“姑且就算是弄错了吧,老夫人让我来,是把这些东西带回沈家。”

  秦氏坐下,慢条斯理道,“这些东西,姨母十几年前送给我的,只剩下一两件了,其他的早送人了。”

  那语气,听得孙妈妈牙都痒痒。

  以前从不觉得表姑奶奶不要脸,没想到,一件白玉玲珑塔竟然让她露了真面目,当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孙妈妈努力忍着,道,“这两份陪嫁礼单,是大老爷交给老夫人的,老夫人气的一宿都没有睡着,让我来找表姑奶奶,是给你,也是给老夫人自己留着面子,希望表姑奶奶别让老夫人难做人。”

  秦氏脸更青了,“孙妈妈这是在怀疑我偷了表嫂的陪嫁了?”

  孙妈妈看着她,就知道她是打算抵死不认了,也是,这么丢脸的事,谁做了会认,“当初到底送了多少陪嫁给表姑奶奶,这事查的出来,要是真送错了,和礼单对不上,秦家不会不说,这些话,连我都糊弄不了,何况是老夫人了,表姑奶奶是聪明人,老夫人拿你当亲女儿疼,母女之间,没有什么说不开,可沈家当家做主的是大老爷,给他不痛快,沈家大门那是永远都别想再踏进半步了,是几件陪嫁重要,还是娘家重要,表姑奶奶自己掂量。”

  对秦氏来说,沈家才是她的娘家。

  她受什么委屈,给她做主的是老夫人。

  没有了沈家做靠山,她在阮家还能过得这么舒坦?

  “言尽于此,表姑奶奶好自为之,”留下这句话,孙妈妈拿着陪嫁礼单就转身走了。

  身后是秦氏摔茶盏的声音,孙妈妈头也未回。

  东西在秦氏手里捏着,她要不给,她也不能死赖着不走。

  孙妈妈出门找秦氏的事,沈玥知道。

  但是她们说了什么,她就不知道了,但是结果,她却是知道的。

  因为,老夫人气病了。

  得知消息,沈玥赶紧去宁瑞院探望,去的时候,正好听见阮柔在哭,“姨奶奶病了,我要留下来照顾她,等姨奶奶病好了,我再回去。”

  这话听着多有孝心啊,沈玥都感动了。

  可惜,老夫人就是被你娘的不要脸给气病的,你还杵在她跟前,是嫌老夫人不够闹心呢。

  孙妈妈冷淡一笑,“表姑娘是来府里做客的,老夫人病了,哪能让你照顾,大夫人忙着打理府里上下,无暇分心照顾你,表姑娘还是先回阮家吧,什么时候老夫人病好了,表姑娘再来看望老夫人便是。”

  说完,吩咐丫鬟道,“仔细送表姑娘回府,东西不要落下。”

  丫鬟就过来请阮柔了。

  阮柔是泪眼婆娑,娇娇弱弱,如三月梨花带春雨,我见犹怜。

  她要照顾老夫人,可惜没人给她机会,她最终还是被送回了阮家。

  老夫人病了,为什么病了,除了寥寥几人,没人知道。

  就连大夫人都不清楚,而且她也没心思关心老夫人为什么病了,因为冯家烧起来的那把火,还没有想办法扑灭,现在又烧到宜春侯府了。

  若说大夫人昨天是着急,那么今儿就是焦头烂额了。

  今儿早朝,宜春侯求皇上饶了冯大老爷,从轻发落,皇上动怒了,将一封奏折甩到宜春侯的跟前。

  那份奏折是弹劾宜春侯最近几年收了冯大老爷这么个乘龙快婿逢年过节的孝敬,足足有十万两之多。

  有这么个孝顺女婿,还在乎当官那点微薄俸禄吗?

  皇上这次是动了真格了,冯大人被关在邢部大牢,想探望下,都不可以。

  这事还只是一封奏折,要是真查清是属实,到时候追究起来,宜春侯府的爵位就保不住了。

  大夫人怎么能不着急,都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似的了。

  更要命的是,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弹劾了冯大老爷。

  不过,这些焦急不安都和沈玥无关,她最多关心下老夫人的病情。

  沈瑶几个是逮着机会就在老夫人跟前表孝心,沈玥就不凑那热闹了。

  每次探望都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沈瑶她们要陪着老夫人,沈玥待一刻钟左右,就说回沉香苑抄佛经给老夫人祈福。

  和沈瑶的热情孝顺相比,沈玥就疏远淡漠的多。

  被搬回小跨院住的事,她可还没忘记呢。

  虽然搬回小跨院是大夫人的提议,但是她人在宁瑞院,没有老夫人点头,大夫人就是磨破嘴皮子,她也还稳稳当当的住在小跨院里。

  要是住在小跨院,她会尽心尽力帮老夫人调理身子,排忧解难,如今回去了,那就乖乖在沉香苑待着好了。

  况且,白玉玲珑塔和表姑母的死不悔改,才是老夫人的病根。

  那些东西是她娘留下的,她要秦氏乖乖的双手奉还,而不是她让暗卫去偷回来。

  老夫人病了两天后,秦氏总算登门了。

  挑了个沈钧不在的时候,秦氏来了。

  李总管没拦她,毕竟白玉玲珑塔还在她手里呢,只要她认错,把东西还回来,沈钧不会跟她一般见识。

  一次两次之后,要还如此,就别怪沈家翻脸无情了。

  不过李总管不知道的是,这一次秦氏的登门,是沈钧逼的。

  今儿早朝的时候,阮大人向皇上提建议,其他人都赞同,沈钧站出来反对了,然后皇上就没准许。

  那个提议要是过了,阮大人绝对能小捞一笔,几千两银子绝对没问题。

  秦氏从小就在沈家长大,老夫人拿她当亲女儿疼,沈钧是她表哥,就算是亲大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