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一百七十五章 云家(求推荐求收藏)

  不是沈玥不给他留,而是她太好奇了,她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梦。

  大哥经历的事,居然会出现在她的梦里,而且是三番两次,已经对她造成困扰了好么!

  沈琅之弱了声音道,“梦都是反的。”

  沈玥揶揄一笑,“难道事实是一个姑娘对着大哥发呆,而大哥不屑一顾?”

  沈琅之,“……。”

  这还没完没了了。

  沈琅之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他望着沈玥,道,“你为什么会梦到我?”

  沈玥站起来,摇头道,“我就是想知道,才问的,大哥喜欢钟大姑娘?”

  沈琅之都想钻地洞了,可是沈玥根本没有给他逃避的机会,她追问道,“是不是?”

  沈琅之垂头丧气了,因为沈玥一脸打破砂锅问到底的神情,由不得他不回答,他便如实道,“我那会儿不知道是她,更不知道她已经定亲了。”

  就算没定亲,代国公府也不是沈家高攀的起的。

  只是那一幕,他始终忘不掉而已。

  说完,沈琅之赶紧道,“你知道就好,千万别让第三个人知道,不然该说我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沈玥,“……。”

  趁着沈玥愣神的时候,沈琅之赶紧的打开门,逃似的要走。

  只是人倒霉,喝水都塞牙缝啊,太着急了,没注意到沈钧上台阶,这不,撞上了。

  沈钧看着沈琅之,皱眉道,“冒冒失失,走路都不看路了,什么事这么着急的?”

  沈琅之都想哭了。

  那边,沈玥听到沈钧的声音,走出来,给沈钧请安。

  沈钧来也是因为听说沈玥惊了马,心中担忧,所以来看看。

  看沈玥的气色,应该是没事,他就放心了。

  沈钧来了,沈琅之就不好先走了,硬着头皮进了屋,一个劲的给沈玥使眼色,千万千万不要在父亲面前提半个字啊。

  沈玥给他投去一记你放心的眼神。

  沈玥和沈琅之挤眉弄眼,沈钧看在眼里,并未责怪什么,他看着沈琅之道,“你柳家二表弟进京了,我昨儿打算接他进府的,只是你母亲突然病了,这事就耽搁了,他回柳家大宅住了,你明天去看看。”

  沈琅之还不知道这事,他听得一喜,连忙道,“我明儿一早就去。”

  沈钧望着沈玥道,“那匹马我见了,颈脖处有根毒针,你可知道谁有意要害你?”

  沈玥摇摇头。

  她其实很想告诉沈钧,不过想想,还是算了,无凭无据的事,父亲就是知道了,也不一定会信,要是信了,去找大夫人质问,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沈玥低着头,沈玥说他的。

  大体就是他会尽力查出是谁要害她,给沈玥一个公道,另外就是出门要注意安全,如果不是必须要出门,就待在府里。

  沈玥都一一应下。

  沈钧又坐了半盏茶的功夫,就走了,沈琅之和他一起走的。

  他们走了后,沈玥就泡澡了。

  她总觉得身上还有一股子绿豆汤的味道,而且灵泉寺的药不及楚慕元送的药效果好。

  沐浴完,擦了药,丫鬟就把饭菜端上了桌。

  这一顿,不是素菜了。

  老夫人特意吩咐厨房,做了几个沈玥喜欢的菜。

  吃了几顿素,这顿菜是格外的下饭。

  而且,不止吃的好,老夫人还让倚翠来传话,让她好好歇着,这几日不用去给她请安。

  第二天,沈玥就睡了个天昏地暗。

  太阳都晒屁股了,沈玥还赖在床上,这样的机会难得,要好好珍惜。

  紫苏和半夏都拿她没辙。

  外面,茯苓进来道,“姑娘,表少爷和云家少爷来了!”

  沈玥,“……。”

  几乎没有犹豫,沈玥就把被子掀开要起床了,紫苏看着她,打趣道,“姑娘不继续睡了?”

  这些丫鬟真是要翻天啊,居然敢打趣她了。

  沈玥其实已经吃过了,宁瑞院送来的养身粥,她全干光了,一点都不饿。

  梳洗打扮过后,就去了宁瑞院。

  今天,正好是沈钧休沐的日子。

  沈玥去的时候,人已经进了宁瑞院,都给老夫人请过安了。

  沈玥绕过屏风,正好听到老夫人在说话,她笑道,“琅哥儿一大清早就去柳家找你们,没想到竟是错过了。”

  老夫人说着,就看到沈玥进来,她便招手道,“快过来见见你柳家表哥和云家表哥。”

  沈玥就上前了。

  那两人同时转过身来。

  一个穿着淡青色锦袍,一个穿着月牙色锦袍。

  一个玉树临风,一个风流潇洒。

  一个唇若涂朱,一个睛如点漆。

  一个长眉若柳,一个肌如美瓷。

  各有各的美,但同样的俊朗出尘。

  沈玥上前,先是对淡青色男子道,“柳表哥。”

  然后,给月牙色男子见礼,唤道,“云表哥。”

  柳子波见了,就笑道,“十年未见,表妹还认得我。”

  沈玥看着她,柳眉轻挑,“莫非二表哥不认得我了?”

  柳子波轻点头,“这是在沈家,要是在大街上,铁定认不出来了,比小时候漂亮多了,表哥可不敢上前相认。”

  这是夸沈玥漂亮呢,沈玥脸微微红。

  沈钧坐在那里喝茶,笑道,“都别站着了,坐下说吧。”

  几人就都坐下了。

  沈钧看着柳子波道,“前几日问你此番来京是为了什么事,只说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今儿总算能说了吧?”

  柳子波就看向云表哥了。

  云扬就站了起来,道,“此番进京,是因为祖父受人之托,让我来沈家一趟,子波是陪我来的。”

  沈玥就看着他,眼睛轻眨。

  沈钧轻点头,示意他继续说。

  云扬有些不好意思,仿佛张不开口一般,沈钧笑道,“但说无妨。”

  云扬红着脸,柳子波性子急,就站了起来,道,“是这样的,前不久,有人找到云家,跟云家老太爷要一件珍藏的旧物,说是祖上之物,当年逼不得已卖了,经过多番打探,才知道在云家,所以求云老太爷忍痛割爱,可是那件东西,早在十八年前,就给了姑母做陪嫁……。”

  云家早年就是富家一方的大户。

  柳若兮是云家唯一的外孙女,备受宠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