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一百六十七章 红疹( 東方風雲和氏璧加更)(求推荐求收藏)

  紫苏拿衣裳伺候沈玥穿,沈玥见了就道,“换一套吧,这件偏艳了些,大夫人身子不适,我理应去探望一番,今儿穿素色。”

  紫苏想想也是,倒不是她考虑不周,而是这衣裳是昨晚准备的,她没料到会这样。

  紫苏就去换了一套淡黄色的裙裳来,伺候沈玥穿上后,便是洗漱,然后梳妆。

  吃了早饭过后,沈玥就带着半夏出门了,直接去了大夫人的幽兰院。

  她去的时候,正好看到大夫人的丫鬟领着一太医往院子里走,脚步飞快。

  沈玥在心里默默说了声对不住,连累这些大夫太医忙了,不过府里会给酬劳的,就算什么都诊不出来……

  进了院子,往前走了会儿,就看到大夫人内屋前围了不少人,沈琇和沈珂在,就连阮柔也在。

  丫鬟开门,太医进去之后,又把门关上了。

  沈玥走上前,沈琇看到了她,沈玥便问道,“你们怎么守在外面?”

  沈琇微微耸肩道,“我们来了一刻钟了,母亲只让四妹妹进去了,也不知道病的有多严重。”

  可怜她们早饭都没吃几口,就赶来了,结果什么都没看到,还是大姐姐聪明,这时候来,准是吃过了。

  沈玥想,大夫人不让沈琇她们进屋,大概是痛了一夜,神情憔悴,不希望被人看到,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谁也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最狼狈的一面。

  可不让她们进去,就一直在院子里傻等着吗?

  而且,现在已经过去四个时辰了,药效在消退,不会有晚上那么疼了,而且,那药粉不是让人一直疼,是间歇性的。

  一直疼,估计真的能把人疼死。

  这不,沈玥刚想到,屋子里就传来大夫人叫疼声了,疼的她歇斯底里的叫着。

  沈玥就挑了个地方,默默的站着。

  太医进屋,待了约莫一刻钟,就出来了,丫鬟送他离开。

  那边四太太正好过来,便问太医,大夫人病情如何。

  李太医摇了摇头,“府上大夫人的病,有些奇怪,像是中毒了,在下查不出具体是什么因为,不敢贸然用药,只能开些止痛的药,帮她缓解疼痛,等我回太医院,会和其他太医好好商量,如有了医治的办***再来府上的。”

  四太太点点头,丫鬟就送李太医离开了。

  四太太来探望,丫鬟进屋禀告了大夫人后,准许大夫人进去了,沈琇想跟进去看看,被丫鬟拦了下来。

  沈琇就有些恼火了,她们来探望的,不让她们进屋,算什么探望,在外面吹风吗?

  只是心有不快,也不能表现出来,她一脸担忧道,“母亲病了,我们进屋看一眼才能安心,既然母亲心疼我们,不让我们进屋侍疾,那我们就回院子,抄佛经给母亲祈福,希望母亲能早日身子康复,无病无灾。”

  沈琇说完,沈珂点头附和道,“我们一会儿再来探望母亲。”

  两人一步三回头的走了。

  她们都走了,沈玥自然不会留下,出了幽兰院,去宁瑞院给老夫人请安。

  没有在宁瑞院多待,只是请了个安,就借口给大夫人抄佛经祈福,回了沉香苑。

  一上午,沈玥都没有出屋子。

  当然了,她也没有抄佛经,她在画画,只是画的并不怎么顺心,一团又一团的废纸丢了一地。

  转眼,就到吃午饭的时辰了。

  麦冬去大厨房拎了饭回来,摆好了,请沈玥去用饭。

  看着一桌子素菜,素的连根肉丝都看不见,紫苏就问了,“怎么这么素?”

  麦冬就道,“大夫人病了,大厨房说这几日都吃素给大夫人祈福。”

  沈玥听得一笑,要说大夫人病了,那绝对是没人会祈祷她早日痊愈的,祈福全凭心意,哪有逼着的,她这是自己不好过,就要大家陪着难过啊。

  她敢打赌,绝对有人咒大夫人多受些折磨。

  沈玥没说什么,坐下来吃饭,吃素不妨碍她什么,正好减肥了。

  吃完了饭,遛着食去给大夫人请安。

  只是刚走到幽兰院门前,就看到倚翠出来,她给沈玥请安,沈玥就问道,“大夫人病情好转了吗?”

  倚翠轻点了下头,“说是疼痛减弱了些,但脸上却起了不少的红疹子。”

  沈玥听得眼睛睁大,“起红疹了?”

  这怎么可能呢,她调制的药压根就不会导致人起红疹啊,是暗卫添的,还是大夫人喝了不少药,药性相冲才起的?

  倚翠禀告完,就福身告退了,她还得去回禀老夫人。

  倚翠往宁瑞院走,沈玥迈步进院子。

  这一回,丫鬟没再将她阻拦在外面,允许她进去了。

  屋子里,除了沈瑶和沈琇她们,还有一夫人,正坐在床榻前。

  她握着大夫人的手,宽慰道,“虽然大夫查不出病症来,但疼痛减弱,就说明在好转,你安心养病,不要瞎想,自己吓唬自己。”

  沈玥走近了,才看清楚那贵夫人是谁,是大夫人的胞姐,冯夫人。

  冯夫人如今是从三品诰命,真论起来,比大夫人还差一级,但是人家夫君给力。

  冯大老爷是从三品运盐使。

  那是一个超级肥差,几乎可以算的上是朝廷数一数二的肥差事了。

  这不,看冯夫人的穿戴,可以说刷大夫人好几个档次,这估计还是不能随便炫富,不然能比的上郡王妃了。

  冯夫人身侧还站着一姑娘,年约十五左右,穿的是云锦,梳着简单发髻,但头上那十几颗错落有致的小东珠,足见一般了。

  沈瑶站在她身边,犹如萤火虫与皓月争辉,黯然失色。

  她站在那里,端庄大方,双手交叠,只是左手上裹着帕子,应该是受伤了。

  沈玥上前,给大夫人请安,脸上带着关切问道,“母亲身子可好些了?”

  大夫人靠在攒金丝弹花软枕上,神情难掩疲惫,头上没戴什么头饰,但梳理的很齐整,脸上布满了小红疹,沈玥多看了两眼。

  虽然是小红疹,但沈玥还是能一眼看出来,那是假的。

  沈玥眉头微挑了,大夫人为什么要装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