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一百六十一章 怂恿(求月票)(求推荐求收藏)

  老夫人笑道,“你外祖父当年辞官,你祖父也曾问过,你外祖父说厌倦了官场上的尔虞我诈,不如辞官归去,闲云野鹤,纵情山水,方才不枉此生。”

  当年,柳老太爷辞掉的是邢部尚书的位置,历来辞官回乡的就很少,谁不期望往上爬,越权势越好,柳老太爷辞官,不少人都不理解。

  不过,那时候柳老太爷的身子不怎么好,或许和生病需要静心修养有关。

  想到老太爷,身子骨比柳老太爷还要好,可惜却先柳老太爷走了。

  说着话,四太太他们就来了。

  只是沈钧没回来,出府把菜做好了,大家还等着。

  等了一刻钟,沈钧才回来。

  他是一个人回来的。

  老夫人见了,眉头就拢了,“柳二少爷没有和你一起回来?”

  虽然大夫人骂他不三不四,是沈家失礼,沈钧亲自去请,他一个小辈还端着,就是他不对了。

  沈钧坐下来道,“我原说动他来沈家住了,只是他听说琅哥儿去岳麓书院读书了,就改主意了,说是待在客栈,交友会客都方便些,我也不好强求,就随他了。”

  沈玥问道,“那二表哥就不来了?”

  沈钧失笑,“怎么会不来,他此番进京,就是来找我的。”

  沈玥眨眼,找父亲的,那为什么不来沈家?

  沈钧见沈玥有些期盼,知道她十多年未见那些表哥了,心里应该想念,就想到柳二少爷的怒气了,他急着进京,也是想早些见到琅哥儿和玥儿,只是没想到会因为大夫人闹出不愉快来。

  沈钧轻叹一声,这才道,“过几日吧,他是提前进京的,与他一起的云家少爷在兴州有事耽搁了,等他来了,再一起来见我。”

  “云家少爷?”老夫人听得一头雾水,怎么又来了一个云家少年?

  “就是柳氏的外祖云家,”沈钧解释道。

  二太太一听,就接口道,“是望州首富的云家吗?”

  沈钧轻点了下头,就是那个云家。

  沈瑶听了,就看着沈玥,恭喜道,“恭喜大姐姐了,不仅能见到表哥了,就连表哥的表哥都能见到了。”

  沈瑶在讥讽亲戚关系远,尤其现在沈家当家主母是大夫人,云家这门亲按理差不多就算是断了,结果人家还来了,沈玥听出来了,她冷冷的瞥了沈瑶一眼,转而看着沈钧道,“如此说来,柳表哥应该是带云家表哥来找父亲的?”

  沈钧点头,“的确是云家找我,你表哥说本来不需要他跑一趟的,只是你外祖父想你和你大哥了,就让他来看看。”

  老夫人就问道,“可说云家找你是什么事?”

  老夫人觉得可能是生意上出问题了,钱多总容易遭人妒忌,沈钧是户部侍郎,多少能帮点忙。

  沈钧摇头一笑,“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要是柳氏在,都不需要过问他。

  说完,沈钧看着沈玥道,“你表哥让我给你转达一句话,你云家表哥就是一只送上门的肥羊,让你可劲的宰,错过这村就没这店了。”

  沈玥,“……。”

  嗯,她得把刀磨的快快的,不然就太辜负二表哥一番好意了。

  聊到这里,话题就结束了,大家上桌吃饭。

  欢声笑语中,没人知道,沈钧口中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会像是根线头,一拉之间,拽出多少事来。

  这边,沈玥在用家宴。

  那边煊亲王府,楚慕元也在吃晚饭。

  不过他很忙。

  秦牧和几个暗卫抬着好几口大箱子过来,道,“爷,这是依照您的吩咐,准备了送给沈大姑娘的赔偿。”

  “就这么点儿?”楚慕元看了一眼,就不满意了。

  秦牧瞬间就觉得心好累,虽然只有四口大箱子,可里面装的都不是寻常东西啊,随便一件,就足够赔沈大姑娘那一屋子了。

  再说了,沈大姑娘那屋子,也摆不下太多的东西啊。

  秦牧正要说话呢,结果楚慕元要他再去库房多挑几箱子。

  秦牧忍不住道,“爷,咱们这是送赔偿,不是送聘礼。”

  楚慕元哼哼一声,“我要送聘礼去,一个不让送,一个送了不收,本世子偏偏就要把送赔偿送出送聘礼的架势来。”

  这明显就是赌气了。

  让楚慕元赔偿的是煊亲王,也是沈钧的意思,沈玥今儿和他说话,几次瞟向博古架,明显是有求于他,不好意思说出来,他本来还想晾她几天了,但是煊亲王阻止他,更叫他气闷。

  还有崇祖侯世子,沈玥于他,还名不正言不顺,只有明确沈玥是他的人,他才会投鼠忌器,否则只能悄无声息的干掉他了。

  所以赔偿的事,不能再拖了。

  “那准备多少?”秦牧问道。

  楚慕元斜了他道,“照着纳采礼准备。”

  秦牧,“……。”

  人家是挂羊头卖狗肉,他家爷是挂狗头卖羊肉啊。

  还有纳采礼是要送大雁的,还有其他一些东西,明显不可能出现在沈大姑娘的屋子,沈家完全可以当成是纳采礼拒收。

  秦牧苦口婆心道,“爷,准备多了,估计根本就抬不出王府,你总不能让我们抬着箱子翻墙吧?”

  秦风也劝道,“王爷这回是认真的,他答应沈大老爷,就不会食言,估计翻墙,都会被拦下来,这些东西又都容易碎,到时候别没送出去,还全毁了,就得不偿失了。”

  楚慕元斜了两暗卫,“你们这是长他人志气灭我的威风!”

  “王爷本来就更威风,这王府里,除了老王爷留下的影子卫和属下们,其他人都听王爷的,”秦风拆台道。

  楚慕元瞟了他,“你这话是在怂恿我干掉父王?”

  秦风,“……。”

  神一样的理解啊。

  秦风吓的腿一软,赶紧跪下,“属下绝无此意。”

  楚慕元却摸着下颚,若有所思起来。

  他那大孙子从小在煊亲王府长大,对王府的密道知道的太详细了,说明他一直没有搬离煊亲王府,也就是一直住在这儿。

  他并非父王亲生,二少爷他们一直想把他拉下来,当然了,只要他不同意,谁也撼动不了他的地位,不过他没想过一直当煊亲王府世子,等时机成熟,就把玉佩交给父王,然后离开。

  可现实明显跟他计划的不一样。

  难道将来他真的忍无可忍干掉父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