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医香

第一百三十一章 紫金(月票380加更)(求推荐求收藏)

  沈瑶噗呲一笑,“送人?折扇昨晚才到你手里,大晚上的,你能把折扇送给谁,难不成,昨晚你让丫鬟去找四叔,就是给他送折扇?”

  这不是笑话吗?

  哪个小辈给长辈送东西,送的这么偷偷摸摸的?

  沈玥住在宁瑞院,丫鬟进出,去了哪里,她都了如指掌。

  昨晚丫鬟是出门了,但是大晚上的,没有大夫人和老夫人发话,丫鬟根本就出不了府,说折扇送人,这不是忽悠她们吗?

  几人明显就是不信,不过沈琇还多问了一句,“大姐姐把折扇送给谁了?”

  “煊亲王世子,”沈玥脱口就道。

  其他人,明显怔了下。

  再然后,就是狂笑不止了,尤其是沈瑶,她哼笑道,“大姐姐,你还真是够大胆,你就不怕煊亲王世子知道你让他背黑锅,到时候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根本就没人相信沈玥说的话。

  也是,送人东西,总是有理由的。

  大家闺秀送外男东西,多是倾慕与他,她倾慕煊亲王世子吗,要是真倾慕他,会和他斗鸡退亲吗?

  这不是脑子有病吗?

  再说了,煊亲王世子什么人,要什么东西没有,会稀罕她送的折扇?

  而且,大晚上,她怎么把折扇送给煊亲王世子的?

  做梦送的吗?

  谁信,谁就是傻子。

  “折扇到底去哪儿了?”沈瑶追问道。

  沈玥无奈,说实话没人信,只能撒谎了,她嗡了声音道,“烧掉了。”

  她说着,抬头就看见好几双眼睛盯着她,仿佛在说你有病啊,折扇惹你了,要烧掉它?

  沈玥只好补充解释道,“昨天我见折扇不错,又是空白的,打算题了词送给大哥,可是手一抖,写错了,我就拿绣帕擦,越擦越脏,见是绢布,又用水洗,然后就着炭炉烘干,结果一不留神,扇子掉炭盆里去了……。”

  沈瑶,“……。”

  沈琦,“……。”

  比起说折扇送给楚慕元了,她烧掉了折扇,明显更叫大家容易接受一些。

  只是沈琦脸色就难看了,为了那把折扇,二哥登门不下十回,就这样被她给烧了?

  她怎么那么的想抽人啊?

  只是她再怎么愤怒,都得忍着,谁让二房粗心,把东西送错了,她沈玥又不知道折扇送错了,送给她的东西,她烧了撕了,都是她的事,旁人无权干涉。

  也正是因为二房失误在前,沈玥把折扇怎么了,都是无心之失,所以她才供认不讳。

  沈玥说折扇烧了,没人怀疑她在撒谎。

  她要是真有心隐瞒,完全可以不承认,既然承认了,就没遮掩的必要。

  只是可惜了那把折扇了。

  见沈玥脸上有愧疚,沈琦心中恼火,可折扇已经烧了,还不会来了,责怪除了是自取其辱,根本于事无补,还不如表现的大方些,她便道,“大姐姐也别太自责了,说到底,都是我二房粗心在前,这事就当是给二哥一个教训,看他以后可还敢胡乱丢东西了。”

  沈玥惭愧一笑。

  沈琦没有多留,说还有事,就转身走了。

  等她走远了,沈瑶还笑了几句,她和沈琦不对盘,沈琦吃瘪,她比谁都高兴。

  见沈玥也要回去,沈瑶朝她伸手了,伸的沈玥有些莫名其妙,只听沈瑶问道,“烧掉的紫金呢,你把它给我,我正好有点紫金,加上折扇里的,差不多可以打副耳坠了。”

  沈玥,“……。”

  见沈玥不说话,沈瑶就有些咬牙了,“你不会舍不得吧,那我向你买行了吧?”

  紫金珍贵,远非黄金可比。

  以往,沈瑶要什么,都是一副志在必得的模样,今天能开口向她买,实属难得了,她留着那点紫金也没什么用,卖给她打耳坠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可问题是,她没有紫金啊。

  撒了一个谎言,这是要撒无数谎才能包圆了啊。

  可这个谎,没法圆了。

  紫檀木和绢布都能烧,紫金可烧不掉,而且紫金珍贵,她不可能丢了……

  “不卖,”沈玥果断回绝道。

  沈瑶脸顿时一哏,都涨红的发紫了。

  沈琇就望着沈玥道,“那一点点紫金,大姐姐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何不就卖给四妹妹……?”

  不等沈琇说完,沈玥就打断她道,“折扇已经烧毁了,就只剩下一点紫金了,我还犹豫要不要给三妹妹送去,要是卖给四妹妹,到时候三妹妹要怎么办?”

  这么一反问,沈琇就无话可说了。

  沈瑶就道,“你放心吧,她要也只会要折扇,不可能要一点紫金的。”

  沈玥依然摇头,但心安了不少。

  沈瑶见说不动她,气咻咻的转身走了。

  只是往前走了几步,那边跑过来一穿着鸭黄色裙裳的小丫鬟,许是一路小跑过来的,脸颊通红,还有些粗喘气,想开口,却是一阵猛咳嗽。

  沈瑶见了,就拔高了声音问,“是不是煊亲王府送纳采礼来了?”

  音调七拐八绕的,仿佛在说,让你连一点紫金都舍不得,活该被煊亲王世子欺负。

  可是丫鬟却摇头了,断断续续道,“不,不是的,是四老爷升官了!”

  沈瑶听了,眼睛睁圆了,“四叔竟然升官了?”

  官职可没那么好升的,四老爷已经是正四品了,往上升一级,至少也要三年,不可能这么快,除非他立了什么大功,皇上高兴才会破例升他,可这些天,压根就没听说四叔有升官的迹象啊,御史那职位,不得罪人就不错了,这突然就升官了,也太奇怪了。

  太好奇是因为什么了,沈瑶几个快步朝宁瑞院走去。

  整个沈家,因为四老爷升官了而沸腾起来,这样的喜事,几年才会有一件,老夫人肯定很高兴,她一高兴,对他们来说就是白花花银子的打赏了,能不高兴么?

  正屋内,老夫人坐在罗汉榻上,手里佛珠拨弄的飞快,显得很紧张。

  大夫人坐在下首,二太太也来了。

  四太太先沈瑶她们几步进的屋,等她们进去时,老夫人正问四太太话呢,“方才宫里传来喜讯,说是老四升官了,怎么就升官了,你可听到点什么?”

  PS:求月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