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七十八章 替公孙姑娘按摩(求推荐求收藏)

    红绫觉得这是自己鬼生中最漫长的一段路。

    身旁跟着小道士,走得快了几步都怕露出破绽,只好保持体态娇柔、慢悠悠地磨蹭回来。

    虽然李楚一向没有什么威压,但还是让她觉得呼吸困难。

    不过,李楚的注意力其实一直没在她身上。

    几天没来镇上,李楚发现镇上有了些变化。

    之前杂书斋的老掌柜在门外挂上了“小李道长最爱光顾的书斋”,一时生意兴隆。

    每天都有许多顾客光临,女客居多,就算来转一圈不买东西,也把人气带得旺旺的。

    随后就有许多店家跟风,李楚发现他早年去过几次的酒馆,挂上了“小李道长最爱光顾的酒馆”;儿时去过的药铺,挂上了“小李道长最爱光顾的药铺”;一向不舍得去,只陪公孙辙去过一次的酒楼,也被挂上了“小李道长最爱光顾的酒楼”。

    最离谱的是,连春满楼都跟风,挂上了“小李道长最爱光顾的青楼”……

    这个就有点过分了。

    李楚寻思着,看来哪天得找这些老板聊聊,谈一下代言费的问题。

    又不多时,两人终于到了余杭县衙署。

    红绫眼泪都快流下来了,她从来没觉得一个地方这么亲切过。

    刚到衙署大门,她就等不及说道:“小李道长,奴家到了,不必再担心了。此次相救之恩,奴家必定铭记于心。”

    “好的。”李楚点点头,就欲转身回走。

    这时公孙柔正从门内走出来,她近日与白玲姐妹相称,方才听说她被妖怪抓走了,正十分担心。突然又听李楚将她送回来了,赶紧就迎了出来。

    “白玲姐姐,你可担心死我了——”

    公孙柔如此说着,脚步片刻不停地来到了李楚身前。

    “小李道长,这次又多亏你了。”她又柔柔地说了一声。

    “分内之事罢了。”李楚淡然道。

    公孙柔低头,正瞥见他手臂上的衣袖裂口,很像野兽利爪造成的,忙问道:“你受伤了?”

    李楚道:“没什么大碍的,一点小伤。”

    “要不你进来,我帮你擦擦药,再把衣服补上吧。”公孙柔小声道。

    李楚想了下,擦药……好像不至于,把衣服补上倒是可以。

    方才一路上就有许多人盯着他看,虽然他早习惯被人注视,但因为衣衫不整而被看就不大好了。

    于是他点头道:“那就有劳公孙姑娘了。”

    公孙柔浅浅一笑:“随我来吧。”

    她欣喜地转过头,带李楚进了门。

    红绫站在原地,眨了眨眼,一丝秋风卷拂着落叶从她脚下飘过。

    说好的担心死我了呢?

    你倒是看我一眼啊。

    呵。

    女人。

    ……

    公孙柔将李楚带到自己房间,拿出针线盒。

    李楚衣袖上的破口颇大,还好道袍一向是宽袍大袖的,揪一下,也能缝起来。

    她让李楚坐下,自己站在一旁给他缝补。

    仔细端详了下衣裳的破裂,她说道:“这一定是一只很凶残的妖怪。”

    “还好,是有点厉害。”李楚应道。

    “呀。”

    公孙柔忽然发现了衣裳破口下方,李楚手臂上那三道很浅、很淡、很不起眼的“伤口”,顿时惊呼一声。

    “这妖怪实在太可恨,居然给你造成了这么大的伤害。”她愤慨地说道。

    “没事的,公孙姑娘不必担心。”

    “小李道长你为了除魔卫道,实在是太努力了。”

    公孙柔睫毛翕动,眼里噙着波光,忍不住心疼地用手指去轻轻摩挲了一下那几道“伤口”,同时揪心地问道:“还疼吗?”

    “真的没什么……”

    “额。”

    不想,当公孙柔的手指抬起来的时候,那几道白痕……消失了。

    被抹没了……

    没了……

    两人对视一眼,气氛一时十分尴尬。

    公孙柔沉默着帮李楚补完了衣裳。

    她的手法很好,细细的针在嫩嫩的指尖来回穿梭,力道舒缓而温柔。

    半晌,三道漂亮的结出现在了李楚的衣袖上,如果不是怕李楚等不及,公孙柔甚至想在上面绣几朵花。

    让他好好看看自己有多贤惠。

    “多谢公孙姑娘了。”李楚也对她的手法很满意,起身感谢道。

    “这才是真的举手之劳呢。”

    公孙柔笑着说了一句,忽然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肩颈处,撒娇似地嘟囔道:“我这两日总觉得肩背处不太舒服,站久了还有些酸疼呢。”

    说者或许无心,但听者有意。

    李楚眼睛一亮,道:“不如我来给你按摩一下吧?”

    “嗯?小李道长还会按摩?”公孙柔有些诧异。

    她第一个念头是,对方是不是想借这个由头占便宜。

    可对方既然是李楚,那应该不会。

    他要想占便宜……其实可以直说。

    “我最近在研究人体穴道,略微有些心得,或许可以有所帮助。”李楚说道。

    他在学习葵花点穴手的过程中,确实对人体周天穴道有了一些了解。

    相对于经络穴道的神奇之处来说,点穴定身只是一个很粗浅的应用方向。

    真气在依照不同的次序行进突破,可以对身体产生不同的刺激,仿佛点亮满天星图,从而形成了成千上万不同的功法,想想就很神奇。

    虽然他的理解还远远不到创造功法的程度,但要做到活血化瘀、舒经活络,还是非常简单的。

    “好。”

    公孙柔羞羞地点了下头,绕到屏风后面,乖乖地躺倒在床榻上。

    “呃……”李楚犹豫了下,“公孙姑娘,正面不太方便按,麻烦你翻下身吧。”

    “哦。”

    公孙柔的脸色更红了,翻过身,用枕头盖住自己发烫的脸。

    河洛朝虽然没有那么严重的男女大防,但年轻男女间的肢体接触,还是会比较在意的。

    于是李楚只用一根手指点在公孙柔的后肩。

    然后……

    不可思议的时刻开始了。

    ……

    红绫去跟众人报了平安,又回到后院。她知道李楚在公孙柔那里,本不想靠近的。

    但因为同为女眷,她住的院落就在公孙柔隔壁,所以回去的路上难免会路过公孙柔房间。

    就在她匆匆穿过的时候。

    忽然……

    听到了一些奇怪的声音从公孙柔房里传了出来,这声音让她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

    脸上露出玩味的表情。

    ……

    公孙柔只觉李楚往自己体内注入了一股气流。

    李楚说是按摩,但其实根本没有过多接触,这让她略微有些失望。

    但很快就无暇多想了。

    李楚之所以如此,是因为按遍全身的穴道,与他用一根手指注入灵力,再用这道灵力去冲击周身是一样的。

    他不清楚公孙柔的感受,只是将灵力化作一道河流,去冲刷她体内经络中所有郁结的部分,不止是肩背,还有胸腹、五脏、四肢百骸……

    将公孙柔的全身经络疏通的一瞬间。

    她感觉到一阵舒爽。

    啊……

    脑海里在放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