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六十一章 是他?(求推荐求收藏)

    当狸四和猫九赶到战场的时候,只看到一具身首分离的庞大尸体。

    它们没有化为原形,而是以人躯御风而来,所以就慢了片刻。

    这片刻倒也帮它们逃过一劫。

    本以为赶到之后看到的会是道士的尸体,再不济也就是让他逃掉。

    怎么也想不到,死的会是金狮。

    狸四眼中光芒明灭,面色铁青,说不起是什么表情,身子微微有些颤抖。

    猫九则眼中满是惶恐,掩住嘴深吸了一口气,胸前的鸳鸯当场膨胀。

    “这……”两妖在极度惊愕之中,一时都有些不知所措。

    过了一会儿,狸四稍稍镇静下来:“九妹,不知那道士隐藏了什么手段,居然足以反杀大哥。但既然如此,我们再去报仇也没有意义。这样,你留在这里盯着那伙道士的动向,有事飞鱼联系。我回去将事情禀报玉猞猁大人……咱们与那江守寅,不,与整个慎虚观不死不休!”

    猫九看了它一眼,点点头:“好。”

    “大哥……”

    狸四看着金狮的尸身,咬了咬牙,走上前去。

    猫九问道:“你要干嘛?”

    狸四道:“趁热。”

    金狮的身躯部分撞塌了一段河堤,就停在河岸边。它走到金狮的下腹处,五指光华一闪,瞬间化作利爪。

    噗——

    它竟将利爪插入金狮的下腹,随后整个手臂都伸了进去!

    一阵旋转之后,它从中掏出拳头大小的一颗金色圆球,看上去颜色暗淡,但是隐含煞气。

    妖丹。

    每一个妖物都会凝结自己的妖丹,其中蕴含着它大多数的妖力,算得上是妖物自身的第一至宝。

    野外的妖物互相杀死之后,第一时间就会尽快挖出对方的妖丹,趁热吞下,可以防止丹中妖力流逝。

    但直接吞噬其实会造成很大的浪费。

    如果是人类修者,就会选择将妖丹作为药引,炼制成新的丹药,这样的收益可能是直接吞噬的几倍。

    不过狸四并没有将这妖丹吞噬的念头,而是用一层妖力将这颗妖丹包裹了起来,再扯掉一段衣袖包好。

    “将大哥这颗八百年妖丹献给玉猞猁大人,它绝对会愿意为我们出头。”狸四道。

    猫九并不反对,方才它只是没想到而已。如果它想起来,一样会这么做。

    妖物没有那么多忌讳,尸体对它们来说只是尸体,能够物尽其用确实是最好的处理方式。

    狸四又叮嘱了猫九一句:“我这就走了,万事小心,你不能再出事了。”

    “嗯,”猫九点点头。

    呼的一声,黑光一卷,狸四化作一只通体丈许的花狸,体态精瘦狭长,倒是和它人形的样子异曲同工。

    花狸撒开四腿,朝前飞奔出去,卷起一道黑烟,很快融入夜幕之中。

    路途遥远,它不能再御风,显化本体奔跑是最快的方式。

    它走之后,猫九又望了一眼金狮的尸体。

    晚风吹拂着衣裳,带来些许凉意。她漂亮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哀寞。

    不过也只有这一丝而已。

    从残酷的丛林世界中杀出,它们早习惯了这样的事情。

    无论谁死了,明天太阳都会照常升起。

    ……

    翌日一早,天蒙蒙亮,江守寅就来到衙署,面色凝重。

    多亏公孙辙每日起早办公,不然还要被他吵醒。

    但江守寅却是一刻也不能多等了。

    他昨夜被传送到百里之外,就赶紧御剑回到了余杭镇,一直等到现在,就是为了来见公孙辙。

    “公孙大人,余杭镇有重大危机,您必须马上向百姓发出警告,并向朝天阙请援。”小道士极认真地说道。

    公孙辙苦笑了一下:“江小道长,还是先说说发生了什么事吧?”

    若是向朝天阙请援那么容易,他都不会一直留着张玉溪那个憨憨保护自己。

    早有朝歌的人跟杭州府这边打过招呼,他余杭镇的县令,休想请动朝天阙的一兵一卒。

    像李辛夷这种朝天阙底层的紫衣卫,在余杭镇都向来是自由行动的,不受他这县令一点制辖。

    江守寅道:“我昨夜在妙风山被青翼楼的妖人设计截杀,出手的是金牌杀手金狮以及他的两名麾下,实力极强。”

    “啊?”公孙辙一惊。

    青翼楼……八成又是冲自己来的啊。

    不过想了想,他又有些疑惑:“那些杀手应该是受雇来杀我的才对,为何针对你……莫非它们是想先将保护我的人剪除?”

    “那些杀手不知中了哪门子邪,非得一口咬定我杀了它们的兄弟。”江守寅忿忿地道:“若让我知道是谁栽赃嫁祸了我,定然不会轻饶!”

    公孙辙惴惴不安地问:“江小道长不是那金狮的对手?”

    “呵。”江守寅苦涩地笑了下,摇摇头:“若是人形还好……昨夜它化为本体,我几乎没有还手之力。所以我才想让公孙大人警告百姓,近日不要靠近妙风山,最好不要出城。那妖物暂且应该不敢公然冲击余杭镇,但……还是要尽快请一些高手来坐镇才稳妥。”

    公孙辙眉头皱紧,陷入沉思。

    这时,堂中走进一位宽袍大袖的中年儒生,他面白无须,一脸温和笑容,身材清瘦。属于那种虽然看起来不甚出奇,却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的长相。

    他走上前来,温声道:“大人,外面有许多百姓上门,称有一奇物进献。”

    江守寅看着这中年儒生,目光微微一闪,似是觉得哪里不对,便又多看了几眼。

    公孙辙看着他的眼神,便伸手介绍道:“这位是我新近招募的师爷,白简先生。白先生博古通今、学富五车,是我极敬重的人。”

    江守寅最终也没有看出什么。便朝白简轻轻点了点头。

    那儒生白简一拱手,道了声:“不敢当。”

    公孙辙又问道:“白先生可有询问,他们前来敬献何物?”

    他刚刚听到金狮的消息,正在心力交瘁,如果是一些无谓的小事,他就想全都交给白简去处理了。

    对于这位新晋师爷的才学能力,他极为信服。

    白简道:“是一颗狮子头。”

    公孙辙叹口气:“本官现在哪有心思吃东西,让人送到后厨去吧。”

    白简轻笑:“大人,并非红烧狮子头。而是一颗巨大的狮子头颅,前来敬献的百姓称,昨夜河边发生巨响,今晨就见到一具庞大的狮子尸体撞塌了河堤。但其尸身太过巨大,无法拖运过来。只好先将原本就分离的狮子头颅送过来,请大人过目。我方才去看过了,这狮子头……绝非凡物,应该是一只大妖的头颅。”

    “咦?”公孙辙一怔。

    江守寅不由得心中一动,当即道:“我去看看。”

    他快步走出大堂,由人引到前院,果然见到院中放着一颗巨大的狮子头。

    狮目怒张,看来死前有极大不甘。断口平滑,应该是一剑而过,没有什么挣扎。

    这狮子的面目他昨晚噩梦都梦见过,绝对是金狮!

    想不到昨夜才见识它的凶威,今早就见到了它的尸首!

    “嘶——”

    江守寅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是什么人恐怖如斯,竟能一剑就斩杀这大妖!

    他的心里隐约浮起一个青色的影子,神情平静,举剑撩天……

    是他?

    但江守寅很快又摇了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