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五十九章 他居然敢拔剑?(求推荐求收藏)

    江守寅咬着牙,凝眉抬眼,看着半空那气焰滔天的大妖,心头羊驼乱滚。

    方才金狮通名的时候,他还没有在意。此时看到它的本体,他一下就想了起来。

    飞天狮子,分明就是那青翼楼的金牌杀手!

    青翼楼内金牌杀手虽然不多,但也不少,不至于说个个名满江湖。

    可金狮不同,它曾经在朝歌城犯下大案而后逃窜,是令当今震怒过的大妖。

    江守寅想破脑袋,也不记得自己哪里惹过青翼楼的人,更别说杀了金狮的结义兄弟。

    要知道,这个组织是许多江湖人避之唯恐不及的。

    因为青翼楼的来头极大,绝非寻常的杀手组织。

    前朝时期,朝廷管理修行力量的机构,称为“天海翼三部”。

    其中天部招揽天下修者,驻守九州各地,专司驱除邪祟等事宜。

    后来前朝崩裂,河洛定鼎,这个天部也倒向河洛皇室,并改头换面,即是如今十二仙门之一的“中州皇廷朝天阙”。

    是以朝天阙与河洛朝廷的关系始终若即若离,难以捉摸。

    海部招纳天下武者,纳入兵部,充实边军。

    所以海部之中大多是前朝铁杆,始终没有归降。八百多年后的今天,尽管曾经庞大的海部早已四分五裂,依然有数支传承为了推翻河洛、恢复前朝而在暗中奋战。

    这些反贼大多都打着海部正统的旗号。

    而翼部,是三部之中最为邪性的。

    它招揽的,是天下妖物。

    没错,前朝准许妖物入朝。

    这一举措,是前朝失掉民心的一个重要原因。

    人族终究是排外的,准许妖物入朝之后,许多读书人都号称以与妖物同殿称臣为耻。

    但实际上加入翼部的妖物,都是被安排去做一些人族修者不愿为之的任务。

    监视、绑架、拷问、刺杀、灭门……种种见不得光的事情,由妖族去做比由人去做方便得多。

    河洛定鼎时期,扛起的大旗中就有一面是“诛妖邪”,所以翼部自然不可能再归降。

    只是翼部妖物也不愿意与新王朝对抗,干脆就隐入暗中,化身成为了一个杀手组织。

    这就是青翼楼。

    青翼楼的那些金银杀手,多是河洛建朝以后化形的后起之秀,倒不至于令这么多宗门忌惮。

    但青翼楼的高层,譬如金牌杀手之上的八玉,还有它们背后藏着的那些已经多年不出世的前辈,都是前朝时期留存下来的千年大妖!

    一旦集结起来,绝对是一支令十二仙门都要头痛的力量!

    就是说,如果今日江守寅死在这里,慎虚观想为他报仇都很难。

    当然,他并不担心自己会死。

    身为老观主最看好的关门弟子,他身上自然藏着最后保命的底牌。

    虽然珍贵,但也不得不用了。

    许多思绪一闪而过,其实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

    而后,他翻手掏出一枚巴掌大的白玉符箓,上方浮雕形似银梭,背后是繁复的阵法铭纹。

    丹鼎阁出品的百里银光符。

    这枚符箓内寄存了一道神通,一旦释放出来,就相当于使用了一次乾坤至宝百里银光梭,可以将任何人瞬间传送到百里之外。

    尽管只能使用一次,但在关键时刻使用,就能换回一条性命!价值极高。

    整个慎虚观,也只有江守寅这等弟子才能分到一枚傍身。

    说难听的……

    旁的弟子,死就死了,带给宗门的损失也不够换这样一道符。

    江守寅掏出百里银光符,才注意到,自己眼前还有另外一名道士。

    他的脸……

    让一向自诩英俊的江守寅都略有些恍惚。

    不过,也仅仅是一恍惚。

    在头顶那庞然大物马上就要扑击下来的此刻,长成什么样子都毫无意义。

    他的背后背着铁剑,但身上毫无真气波动。应该只是一个在乡间做些法事的小道士吧?

    不幸路过此处,未曾想卷入了自己和金狮的战斗中,下一秒就要粉身碎骨。

    有点惨。

    看他呆呆站在原地、仰头望着半空的样子,八成是吓傻了吧?

    江守寅心中忍不住升起一丝惭愧。

    “将你卷入其中我很抱歉,你承受了本该由我承受的东西,但没办法……这就是命。”

    慎虚观小师叔在心里默默对着那青衣小道士说道。

    旋即,他将那枚白玉符箓高高抛起,以法诀引动。

    必须要快,金狮的影子有如黑云压城,巨大的威势之下,以江守寅的修为竟都感到了一阵窒息。

    那是死之将至的感觉。

    嘭!

    白玉符箓瞬间当空碎成齑粉,几乎同时,一道大号的银梭虚影立刻出现笼罩住了江守寅。

    光华罩体,这才让他立刻产生了些许的安全感。

    再看向面前那青衣小道士,江守寅有些惊讶。

    他居然在对着半空的飞天狮子拔剑?

    哧——

    没错,青衣小道士拔出了他背后的铁剑,那把看上去虽然很亮、但显然只是一段凡铁、在小镇上估计二两银子就能买一把的剑。

    然后还将它指向了笼罩在头顶的乌云——那狰狞可怖、凶神恶煞的巨狮。

    仿佛举火燎天的蝼蚁。

    江守寅当下心中笃定,他一定是吓傻了。

    的确,正常人走在路上骤然看到这样的场面,也会崩溃的。

    可是……

    看那小道士清亮的眸光、平静的神情,好像并没有太多的恐惧。

    就好像他真觉得自己能用一把三尺铁剑斩杀那庞然大物一般。

    江守寅眨眨眼,产生了新的猜想。

    或许……他本来就是傻子?

    很幸运,在看见青衣小道士粉身碎骨之前,他就随着光华远遁,离开了场间。

    不必眼见那残忍的场景。

    说时迟,那时快。

    江守寅引动百里银光符逃遁,李楚无奈拔剑向天,其实都只是呼吸之间的事情。

    李楚本不想这样做的,但是飞来横祸,只得如此。

    不斩杀这飞天狮子,似乎很难收场。

    谁让它是在无差别攻击。

    ……

    这一切,也都落在了金狮眼中。

    它不顾一切显露了本体,就是对江守寅抱着必杀之心。

    谁想到这道士居然如此滑溜,刚刚被打落在地,就又瞬间化作光华遁走。

    金狮当场暴怒!

    紧接着,它就看到了这让它感到滑稽的一幕。

    这里另有一个它险些没有注意到的小道士,应该只是路过的弱小人类,居然在对它拔剑?

    他居然敢拔剑?

    这个在它眼中蝼蚁一般的存在,敢挑衅王者的威严?

    金狮当即决定,要将满腔怒火全部发泄在这不知死活的蝼蚁身上。

    它的去势不减,还反而双翼一振,威压更猛!刹那间,整座河岸边的空气仿佛都被抽空了。

    展翼凌空,爪牙狰狞!

    死吧。

    ……

    李楚见状,眉头皱紧。

    这妖物太可怕了。

    这一剑,必须全力以赴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