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五十八章 此时一个小道士恰好路过(求推荐求收藏)

    深吸一口气,江守寅摒去心中杂念,神识全开,等待接下来的挑战。

    方才电光火石的交手,他已经在心中估测出对方的大概实力。

    很强。

    不过……

    对方虽强,可若是想要彻底将他留在这里,也不是这么简单的。

    此时他心中一片清明,很快,脑海里映出了四周丛林中的景象。

    敌人有三个。

    先前那妖女守在远处,估计是先不打算入场。

    自己身后有一名瘦高的黑影蹲在树上,夜幕中它的眼神很亮,可能是想伺机偷袭。

    正前方,一个魁梧的金发壮汉大踏步走过来,看来暂时是自己和它的单挑。

    “呵。”金狮踩着一路碎掉的树木枝杈走过来,毫不介意发出喀喇喇的脚步声会惊动猎物。

    “我就说直接出手算了,可它们担心你的实力太强,所以设计了几个小陷阱。不过我就说,对于真正的强者,这些陷阱也不会起到什么作用。”

    金狮脸上带着狞笑,周身战意熊熊。

    江守寅看着它:“其实我很想问一下,我们之间究竟有什么仇怨,值得你们如此费尽心机来杀我。”

    金狮冷声道:“看来你不知道我们是谁啊。”

    它指了指一旁:“我是金狮,它们两个是我的结拜弟弟妹妹,狸四和猫九。”

    说着,它又指了指天上:“我还有一个结拜弟弟,叫豹五。”

    听它说完,江守寅嗯了一声。

    随后,他又问道:“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金狮怒视着他:“你杀我五弟的时候,都不知道它是谁吗?”

    江守寅沉默了下。

    他飞快地在自己脑海中检索,完全记不起自己曾经杀过什么和它们一水儿的妖物。

    可金狮不容他细想,喝道:“今日我叫你,血债血偿!”

    嘭——

    话音未落,它已经一个踏步,利箭似地朝前飞掠过来!

    快得拉起了残影!

    江守寅眉头一皱,手拈八卦印,同样重重的一跺脚!嘭——

    这次是他的脚下,瞬间亮起一个笼罩着方圆十丈的巨大黑白九宫八卦图,金狮与他都在这图内。

    轰。

    金狮一拳就将江守寅当场轰杀!

    轻而易举。

    它毫不停顿地飞快转过身,狮目一扫,环视左右。

    作为身经百战的金牌杀手,它当然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这时候一刹那的疏忽,就有可能造成致命的危机。

    果然,光华一闪,被它轰碎的只是一道剪纸人。

    江守寅的身影出现在了它的十丈开外,那是它起步的地方。

    双方似乎乾坤逆转了。

    江守寅呼一口气,已然举起擎天剑,剑身古纹闪耀,依稀间似乎有上古剑魂吟咏剑诀。

    “诛魔镇厄,此剑通神!疾!”

    慎虚观秘传,神意剑诀!

    锵然剑鸣,猎猎风声,一道剑气匹练似是横空的龙卷一般袭向金狮。

    它暴喝一声:“来的好!”

    合身而上!一拳击出!

    真男人,就该硬碰硬!

    轰——

    爆鸣声中,金狮竟然生生将那强劲的剑气轰散!虽然凌厉的碎风在它皮肤上也刮出了许多细小的伤口,但它浑然不觉似的,继续向前冲去!

    可紧随剑气之后的,还有江守寅的擎天剑!

    又是御剑术。

    刚刚斩出剑诀之后,他便将飞剑掷出,化作一道虹芒。才从剑气碰撞中突出的金狮,险些就被这一道虹芒撞上。

    纵使是它强大的体魄,若是被这飞剑刺中,也难免要洞穿肉身。

    但它正值旧力已竭、新力未生之际。只得在半空强行一拧腰,灵活地闪过了这一道飞剑,看上去险之又险。

    嘭!

    它的脚步再次在地面踏出一圈深深的龟裂。

    此时的江守寅赤手空拳,似乎正值空挡。

    金狮自然不会放过这机会,身子再次飞掠出去!

    轰——

    江守寅的身影再次被它轰碎!

    金狮眉峰一蹙,这小道士竟接连两次使用替身法,李代桃僵。

    它猛地回头,就见方才那道飞剑虹芒并未回转,而是直奔远天而去。

    在虹芒离开九宫八卦的范围之后,光华一闪,剑身上贴着的一道小人形状符箓瞬间化为真人。

    那才是真身!

    在江守寅布下的这法阵之中,他如鱼得水随影潜形,竟将金狮耍得团团转。

    但也仅限于此了。

    他始终深知对方实力强悍,且旁边还有两个敌人虎视眈眈,纵使用尽底牌拼命赢了金狮也毫无意义。

    所以他一开始打定的主意就是趁它不备,溜之!

    剑芒一开,谁也不爱。

    就飞!

    金狮当下怒火攻心,这小道士,好快的逃!

    你根本不是真男人!

    我才刚硬,你就软了!

    极度愤怒之下,它再顾不得许多,仰头发出一声震慑山林的长啸。

    “吼——”

    “大哥……”藏在暗处的狸四似乎想要劝阻,但是也被这吼声惊得一颤,竟没再说出话来。

    随着这一声狮子怒吼,妙风山上本就躲在巢穴中瑟瑟发抖的那些动物,竟有许多当场暴毙,被活活吓死!

    江守寅正待逃之夭夭,忽觉头顶一黑,星月之光全都不见了。

    他仰头一看,忍不住叫出一声。

    “靠。”

    那遮蔽星月的不是乌云,而是一只巨大的飞天狮子!

    它周身金毛猎猎,长鬃似火,肌肉虬结如龙蛇攀附。最骇人的,是背后一对仿若纯金打造的横翼。稍稍一振,狂风漫天,身行数百丈。

    对于擅长肉身作战的妖物来说,当然是本体实力最强。但是化形成人有诸多便利,更方便行走人间。若是在靠近人类聚居的地方轻易显露本体,妖气无法收敛,动静实在太大。

    哪怕你实力再强,也迟早要被修者大能斩杀。

    就像现在,金狮这一声吼,恐怕整个余杭镇的百姓都能听得见,这对它来说也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但此时此刻,金狮显然顾不上这许多了。

    它就是要这杀老五的仇人死。

    江守寅心头大坏。

    这根本就是耍赖吧?!

    他也无暇多想,瞬间真气周天运转拉满。霎时间,再看不出剑上的人形,只能看见一道模糊的流星划破天际!

    嗖——

    ……

    此时一个背剑的小道士恰好路过。

    李楚刚刚完成今天的晚课——去柳家鬼楼完成了一波练级。

    不过他对练级的结果有些失望,经过他一段时间的扫荡之后,柳家鬼楼里的鬼物质量下降很严重。

    似乎现在出来的都是老弱病残了,经验值低了许多。

    他不知道的是,柳家鬼楼是方圆几百里唯一的阴煞之地,可以产生源源不断的阴气。

    而那些可怜的鬼物,都是因为某些原因被困在了一个灵界中。那处灵界内又因为某种原因断绝了阴气补充,它们过不了多久就都要死亡,像人类的窒息而死。

    所以道行更高的鬼将们就开辟了一处通道,让鬼物们每晚分批进入鬼楼中吸取阴气。

    这种情况看在李楚眼里,给他造成了一种好像鬼物在“刷新”的错觉。

    今天他才惊觉,或许……柳家鬼楼里的鬼物并不是无穷无尽的。

    这可太令人悲伤了。

    如此看来,还是灯笼怪好。

    他正一边思忖着一边走回德云观,就见远处妙风山庞大的黑影中,突然窜出一道虹芒,快得好似流星。

    李楚眼力绝佳,一下就看穿那是有人在御剑飞行!

    “御剑术吗?”他喃喃一声。

    好炫。

    好羡慕。

    有点想要。

    但这种羡慕之情刚刚持续了一秒,就有一声怒吼传来。旋即,一道更加恐怖的黑影升上天空。

    李楚的瞳孔微微放大。

    一只巨大的……飞天狮子?

    余杭镇这样的小地方,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可怕的妖物?

    妙风山中,莫不是有神仙打架?

    想到先前关于秘境的事情,可能最近那边是有一些不太平。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自己还是小心回避为好。

    这样想着,他就想赶紧回德云观。

    却没想到,半空中那飞天狮子两次振翅,便追上了已然飞出近千丈远的剑芒。

    而后,一巴掌。

    咻——

    就像是拍苍蝇一样,那飞掠的剑芒以及御剑的修者,被重重拍落下来!

    好死不死,他坠落的地方,就在李楚身前不远……

    嘭!

    那御剑修者的身影依稀也像个道士,他几乎是刚刚被砸在地上,就立即从烟尘中站立起来。

    他不得不如此,因为那飞天狮子已经俯冲下来!

    爪牙狰狞!

    看它俯冲的这般威势,恐怕方圆数十丈都要被夷为平地……

    李楚眉头一皱。

    倒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