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五十六章 倒骑驴的小师叔(求推荐求收藏)

    杭州府外的官道上,慢悠悠走出来一头驴子。

    这驴子毛色青亮,目蕴精光,看上去倒像比一般的高头大马还要神骏。

    在驴子的背上,倒倚着一位身着湛青白底道袍的小道士。

    他看上去也就十几岁年纪,或许还要大些,一张娃娃脸不好判别。面皮白净,凤眼狭长,略带几分随意的气度。头顶斜斜地簪了个道髻,正靠着驴子背上打盹。

    两旁是风过漫漫的青草地,远处是脊线连绵的青山,加上这骑驴的小道士,倒绘成了一幅颇为写意的画卷。

    但是,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这份写意。

    道士轻轻蹙了下眉,眯眼一看,后方一群骑马的少年吆喝着赶了上来。

    这群人应该都是富家子弟,身着锦衣,跨骑大马,肆无忌惮地纵马狂奔,在城门口就惹得一阵鸡飞狗跳。

    路过小道士身边时,有人讥讽地看着他的驴子,发出了几声嘲笑。更有甚者,还故意在驴子的耳边甩了个响鞭,想要惊吓这头驴子。

    他们过去后,小道士似是浑不在意,重新闭上眼打盹。

    可是当这群纵马的少年继续向前,飞奔了好一阵,突然发现,前方的官道上,又出现了一头驴子。

    驴子背上,还有一个娃娃脸的小道士,和方才那个一模一样。

    咦?

    他们略有些奇怪,有胆大的凑过来,毫不客气地问道:“道士,你刚刚不是被我们甩到身后?怎么这么快又跑到前面来了?”

    小道士瞟了他一眼,又闭上了眼。

    意态明显,懒得理你。

    “哼。”那少年冷哼一声,一打马,胯下骏马狂奔出去。

    一阵烟尘顿时笼罩了屁股后面的驴子。

    吃灰吧你。

    马蹄翻飞,这次奔跑的速度比先前还快,可是跑不出多时,他们又看见前方出现了一头驴子。

    驴背上还是那个娃娃脸的小道士。

    一众少年顿时都露出了见鬼的表情。

    有人不信邪,上前喝道:“道士,你是不是用了法术?怎么这头驴可以屡屡跑到我们前面来?”

    小道士这次连眼都懒得睁,就是随意地挥挥手,像是赶苍蝇似的。

    那少年那受过这般冷遇,抬手扬起马鞭就要抽下去,只不过他没敢对准这个来路不明道士,而是抽的驴屁股。

    倒要看看,你这驴子受了惊乱窜,你还能不能这般从容。

    可是没等鞭子落下,道士骑的驴子一抬头,发出“昂”的一声吼。

    声音响得好似惊雷,在晴空炸裂。

    几个少年被吓了一跳,险些跌下马来。

    但受惊更严重的还是他们胯下的马!

    也不知这驴叫声中有什么神威,周围的马匹全部吓得屁滚尿流,快马夹鞭逃掉了。

    而且慌不择路,有的往草地上跑了,有的原路返回,还有的直接将骑士摔进了路旁的水沟中。

    原本宁静的官道上,此时全是他们的怪叫:“我马受惊了!我马受惊了!”

    “我马没了!”

    “我马也是!”

    驴背上的小道士似是睡着了,又好似看见了他们的惨状,轻轻一笑。

    ……

    过不多时,这头驴子就出现在了余杭镇外。

    小道士这才微微起身,打量着身边的市井烟火,露出饶有兴致的神情。

    驴子踱到余杭县衙署之外,小道士这才翻身下驴,上前对门房说道:“贫道朝歌慎虚观江守寅,前来拜望公孙大人,烦请通报。”

    那门房见他气度不俗,知道也不是凡人,说了声道长稍候,便赶紧去通报了。

    公孙辙得到消息,立刻亲自迎了出来,身后跟着慎虚观的另一名弟子,张玉溪。

    “哈哈,我在朝歌城的时候就常听说江小道长的名号,只可惜未得一见,不想却在此处见到了。”公孙辙微笑道。

    “贫道游历天下,寻求破境机缘。偶至江南洲,听闻有几位师侄在此处,便顺路过来逛逛罢了。搅扰了公孙大人的公务,实在抱歉。”江守寅也客气行礼。

    公孙辙连声说着:“哪里、哪里。”

    但其实他还是有些忙的,上任县令没给他留下什么得力的人手,余杭县衙内基本都是一帮酒囊饭袋。

    他近日正打算招募两个师爷或者幕僚之类的人物,来帮自己处理事务。

    方才正在与人议事,听说慎虚观的小师叔来了,才赶紧出来见见。

    江守寅此人,在朝歌也是颇为出众的仙门新秀。以他的年纪修为,堪称惊才绝艳。但要说让公孙辙这般敬重,倒也不至于。

    更重要的是,他几乎就是慎虚观老观主指定的下任接班人,这才是他被许多人看重的原因。

    随意寒暄了几句,公孙辙就重回前堂去了,留下张玉溪与江守寅二人交谈。

    张玉溪就是先前慎虚观弟子在此地的领头人,给人的印象向来冷傲,对待其他师弟也是暴躁骄横。

    但他在江守寅面前,却笑容可掬,十分乖巧。

    尽管他比江守寅还要大上五六岁。

    “此番见小师叔神光内敛,真意圆融,想必三元合契,化龙之期已然不远啊。”张玉溪舔地十分熟练,信手拈来。

    “不好说,龙门难过,说不定就在明天,也不定此生不晋,还是要看机缘。”江守寅摇摇头。

    “小师叔九岁锻体,十一岁气海,十五岁入神合境,哪怕是传说中的天灵根也不过如此。若说你无法化龙,我张玉溪第一个不答应!”张玉溪拍着胸脯道。

    江守寅瞟他一眼,“别总拍马屁,观里交代的任务怎么样了?”

    “额。”张玉溪语气一滞,“我每日在此坐镇保护公孙大人,暗中的任务,都是由薛师弟和刘师弟负责……他们两个最近虽日夜去搜妙风山,还未有所收获。”

    “嗯,你们未入神合境,无法神识离体,搜山是慢了些,回头我去搜就好了。”江守寅道。

    “这种事怎敢劳动小师叔。”

    江守寅皱了下眉:“潜龙秘境的事对我来说很重要,只要能将其找到,劳动我自然没什么,就怕让广寒宗的人捷足先登啊。”

    张玉溪眨眨眼:“广寒宗的人也来了?”

    “听说广寒宗有位小瑶池弟子也要突破了,潜龙秘境里有化龙果,她们不来才是怪事。说不定……来的比我们还要早。”

    “哼!广寒宗的贱人,当年极可能就是她们害了我兄长,还诬我兄长清白,我兄长至今生死未卜……”张玉溪咬了咬牙。

    江守寅拍了拍他的肩膀:“事情真相不明,你先不必急躁。对方是十二仙门之一,如果在不占理的情况下闹出什么无法挽回的事……你很可能就要变成记名弟子了。”

    “是。”张玉溪只好点头。

    他明白江守寅的意思,变成记名弟子就可以随时踢出门墙,由此撇开一切责任。

    犯错的人,即使不是记名弟子,也会变成记名弟子。

    这是宗门的老套路了。

    两人正说着,门房忽然送进一封信来。

    张玉溪接过,递给江守寅。

    小道士拆开一看,只见上面一行歪歪扭扭的大字。

    “你们的两个人在我们手上,如果想要他们活命,今晚子时,让江守寅来妙风山南峰。”

    江守寅见信,有些错愕。

    自己才刚刚下驴不过片刻,怎么就有当地的仇家找上门来?

    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