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五十三章 梅溪斋主人(求推荐求收藏)

    李辛夷顾不上一夜未眠,直接赶回了杭州府。

    在她看来,用五百两黄金换取四分之一的秘境宝钥,简直是天大的便宜。

    不止是她,恐怕每一位宗门修者都会这么认为。

    在大多数修行中人看来,金银到了一定程度就毫无用处,只有能利于修行的东西才能称为财富。

    秘境,绝对是一笔横财。

    取得这四分之一的秘境宝钥,甚至可以说是比消灭一名鬼帅更大的功劳。

    毕竟对十二仙门这个级别的宗门来说,消灭再强大的鬼物,人们也只会认为理所应当,很难再增加声望。

    秘境却可以让宗门直接得到巨大的好处。

    且和势单力薄的李楚相比,朝天阙这样的庞然大物,在寻找其余三块宝钥上,拥有极大的优势。

    果然,当她回到朝天阙在杭州府的驻所,将情况上报之后,立刻得到了上司的嘉奖。

    她这段时间在余杭镇做的相当不错——怨灵案频发的余杭镇安定下来,这功劳都会记在她的头上。

    虽然事情是某人做的,但李姑娘也是付过钱的。

    五百两黄金是轻而易举地批了下来,但还有一个问题。

    秘境的事情至关重要,不可能再让李辛夷独自处理,必须得派真正的高手前去才能确保无虞。

    毕竟寻找秘境的过程难保没有旁人觊觎,关乎利益,没人会因为你朝天阙的名号而退让。反而越是大宗门,越该受到过血的教训。

    可朝天阙又与其他仙门不同,其门下的弟子分布在九州七十二府,这是相当恐怖的数字。

    即使同是十二仙门这个级别的巨擘,也没有几个的势力够这样分薄。

    同时因为杭州府内宗门林立,有大大小小数十家,驱邪的时候很轻易就能找到援手。

    所以,分派到杭州府坐镇的朝天阙高手并不多。

    许多时候,他们都更习惯用与外人合作的方式进行驱邪。

    李辛夷宁可多次找李楚帮忙也不从宗门请人,也有一大部分是因为这个原因,人手不足。

    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李楚实在太好用了。

    物美价廉。

    但是,以合作的方式驱邪可以,找秘境显然不行。这种涉及根本利益的事情,必须由自己人经手。

    可此时杭州府驻所内的高手又恰好都派了出去,毕竟杭州府内像余杭县这样的小县城也有几十座,诡案加在一起也是相当之多的。

    并不是每个地方都有一个李楚。

    就在上司思考从哪里抽调人手出来的时候,李辛夷开口道:“或许我可以请我师尊出山。”

    上司大喜过望:“若是梅溪斋主人能出山,那可再好不过了。”

    李辛夷的师尊,号梅溪斋主人,江湖上又称梅溪师太,是朝天阙内的名宿了。

    近些年她修行到了瓶颈,一直在杭州城外梅溪斋闭关,不理杂事。

    但李辛夷是她的弟子,常去探望自己的师尊,更清楚她的状态。

    师尊的修行到了瓶颈不假,但远远不是什么紧要关头。所谓闭关,只是为了闲下来一段时间而已。

    反正在朝天阙,闭关的人是可以长期带薪休假的。

    这就是背靠朝廷的好处。

    一切敲定之后,她立刻出城来到了梅溪斋。

    出城七里,有一片种满梅树的山坡,山坡下环绕着一条清澈的溪流。当梅花盛放之时,会铺满山溪,故得此名。

    梅溪斋,就在这片山坡背面。

    梅溪师太不是尼姑,而是女冠。朝天阙并非道门一脉,但不禁绝门下弟子崇佛信道,梅溪师太是自行出家,与修行无关。

    李辛夷来到梅溪斋,扣响大门,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响起来:“辛夷啊,自己进来吧。”

    李辛夷这才恭恭敬敬地推门而入。

    穿过前庭,来到后院,梅溪师太正在一间净室内焚香打坐,看样子许久未曾动过,方才不过是传音罢了。

    “徒儿拜见师尊。”

    “呵,你可有日子没到我这里来啦。怎么?和那个余杭镇的小道士玩的开心吗?”梅溪师太睁开眼,调笑道。

    修行中人容貌不易老,她虽称师太,看上去却依旧容颜清丽、神采奕奕,比起李辛夷这样的少女,眸中更多了几分岁月沉淀下的静谧。

    虽然穿着一身宽大的素白罩纱水火袍,依然盖不住丰腴姣好身段,风韵十足。

    李辛夷站在她面前,情似母女,貌似姐妹。

    “哎呀,师尊你又调笑人家。”李辛夷不依地哼了一声,搬了个蒲团,在梅溪师太对面坐了:“我这次来,是有要事找您。”

    “哦?什么要紧事?”梅溪师太眼角含笑问道。

    李辛夷道:“我想请您出山一趟。”

    “嗯?”

    随即,李辛夷便将这些日子的见闻一五一十地讲了出来,反正面前是自己的师尊,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当然她对李楚发花痴的部分还是要隐瞒的。

    听罢,梅溪师太思忖道:“秘境……这倒确实是个要紧事,之前从未听闻余杭镇附近出过大能,不知是哪里的秘境宝钥流落此地……罢了,反正我闲来无事,便随你去一趟看看。”

    李辛夷一喜:“多谢师尊!”

    “顺便啊,我也去见见那个让你心心念念的小道士。”

    “师尊你说什么呢!”李辛夷脸色一红:“我都没怎么提他。”

    “对啊,你不时时刻刻想着他,怎么会一直刻意避开他呢?”

    梅溪师太起身朝外面走去,脸上挂满了过来人的笑容。

    李辛夷再不说话。

    梅溪师太来到院中,袍袖一拂,呼的一声,身前凭空出现了一条梅树枝条,这梅枝虽然无根无土,枝上却挂着七朵盛放的梅花,极为神异。

    这梅花枝悬在空中,迎风而涨,滴溜溜伸长了百十倍,化作一根房梁粗细的巨大枝桠,而上面的七朵梅花,也都长成了磨盘大小。

    “走吧。”

    梅溪师太招呼一声,脚步一抬,就轻飘飘坐到了一朵梅花上。

    李辛夷也随后上了另一朵梅花。

    这长大的梅花柔软结实,坐在上面还有阵阵清香,倒是颇为舒适。

    李辛夷将脸埋在上面深吸了一口气,“好多年没坐过师尊这七妙花枝了,还记得小时候我最爱在这梅花上玩。”

    “你快些努力修行,等你到了神合境,为师送你一朵便是。”

    梅溪师太温柔微笑,再一挥袖,梅枝缓缓升空,绝尘而去。

    不过多片刻功夫,梅枝就已经来到了十里坡的上空。

    看见下方德云观内等候着许多人,梅溪师太便远远降落,师徒俩徒步走过去,以免惊扰了百姓。

    李辛夷此时轻车熟路,离老远就喊了一声:“朝天阙门下前来办事!”

    李楚闻声迎了出来。

    李辛夷道:“这位就是我师尊,梅溪斋主人,你也可以叫梅溪师太。”

    李楚忙一躬身:“见过师太。”

    梅溪师太见了李楚,眼前一亮:“倒端得是一副好相貌,我徒儿先前与我提起你容颜惊世,我还当她在夸张。”

    李楚微笑:“多谢师太夸奖,愧不敢当,二位先里面请吧。”

    他不吝送上笑容,因为他知道,这二位是来送钱的。

    引着二人进院,梅溪师太道:“你们这道观倒是热闹,若论香火之盛,恐怕比杭州城许多大观也不输了。”

    说着,她又看见了院内的香火月榜,此时月末,上面的数字已经十分夸张了,又赞道:“倒是一个创举。”

    李楚道:“是我师傅的想法。”

    “看来尊师也是一位妙人啊。”梅溪师太笑吟吟地走进三清殿。

    李楚一指:“这位就是我师傅,余……师太?”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他发现,梅溪师太见到师傅的一刹那,肩膀一震。

    漂亮的眸子瞬间呆滞了。

    她的眼神里,似乎……

    写满了故事。

    叫了一声,没有得到回应,他也不好再出声。

    余七安尚且在给一位女香客看手相,翻来覆去地摸了好一会儿,才说了两句什么。

    应该是大凶、小凶之类的话,吓得女香客一把就握紧了他的老手。

    半天,哄的那位女香客买了两枚转运符走,他才直了直腰。

    一抬眼,就看见李楚领着神情戚戚的梅溪师太站在门口。

    余七安也当场愣住了。

    他眨了眨眼,似乎在脑海里快速回忆什么,半晌,才轻轻唤了一声:“梅儿?”

    这一声,像是唤回了梅溪师太的魂魄。

    她的眼眶瞬间红了,嘴唇翕动,颤抖着叫了一声:“雷哥!”

    这一声,饱含心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