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四十五章 你的肚子为什么会发光?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

    黑牙生前就是一只大妖,死后化为鬼虎,也带着强横的实力。

    人间鬼国中,寻常的鬼物都是要经过起码数百年的修行积累,才有可能晋升成为鬼将。而黑牙从来到鬼国的第一天起,就是鬼将中第一档的存在。

    但是前些年,王上在麾下诸鬼将中选择一人晋升为鬼帅时,选择的却是白简。

    当它直接问王上为什么不选自己时,王上给出的理由是,白简有脑子。

    黑牙回去纳闷了许久,白简那一副骷髅架子,头骨里面空空如也,它的脑子在哪里?

    几年后它才想清楚,王上的意思可能是说自己没脑子?

    它有点气,但是不敢反驳。

    王上还在的时候,它作为骁勇善战的第一鬼将,地位并不低于白简这个鬼帅。

    但是当它们追随王上叛出鬼国,很快王上又被人封印。

    境况就差了起来。

    白简作为鬼帅,成为了团队的决策者。

    青甲、红绫和蓝采也都支持白简,它们都认为那个骷髅头有脑子。

    可笑。

    它决心通过这次杀道士的事情,来向它们证明,自己是非常有脑子的。

    虎头虎脑!

    果不其然,它的计策很成功。

    那个小道士毫无防备的自投虎口,被自己一口吞了下去。

    化身鬼物之后,它的肚子里已经不是什么脏腑了。那里是一处充满阴煞之气的洞穴,任何活物被送进去,都会在瞬息之内死亡,绝无幸免。

    一段时间之后,还会被炼化成伥鬼,用来帮它骗取更多猎物。

    “吼——”

    它发出了一声志得意满的嘶吼,虎啸山林!

    ……

    王龙七瘫坐在地上,绝望地看着面前的僵尸、画皮、鬼虎,心中思忖,要怎样才能全身而退?

    对女鬼……或许可以用美男计进行色诱,毕竟也就那么回事……也不是第一次了。

    僵尸……一向是要吸血杀人,不如借助那狐狸的帮助?若是能让白狐往自己身上尿一泡,那估计僵尸再饿也下不去嘴了……就是不知道可怜的白狐此时还有没有这个心情……和能力。

    那只巨大的黑虎……王龙七连看都不敢看一眼,只能在心里盘算。

    我先取出防身的匕首,若它向我扑来,就地一个滑铲去它肚子下面,直接将其开膛破腹……岂不美哉?

    当下心中定计,王龙七毫不迟疑,直接变坐为……跪。

    他跪在地上惨兮兮地叫道:“几位大王饶命啊——”

    想来想去都是假的,他又不是傻子,眼下这局面,明显只有求饶才是唯一的出路。

    体型骇人的黑虎只迈两步就来到了这边,它砸了咂嘴,突然问道:“咦,我嘴里怎么一股怪味?”

    青甲拎起手里的白狐,红绫赶紧递给它一个眼神,制止了它,而后道:“黑牙,别问了,你不会想知道的。”

    黑牙布满倒刺的舌头舔来舔去,越舔越觉得味儿不对……

    这时,旁边渺小的陈子安道:“黑山君,我已经按您的吩咐做了,您也……您也吃了那道士了,现在可以把我娘子放出来了吗?”

    “你娘子?”红绫走上前来,妩媚地问道:“你仔细看我的鼻子,像不像你娘子啊?”

    陈子安盯着她的脸,看了几眼,面露惊惶道:“你们……你们不是说我做完这些,就把我娘子放回来吗?”

    黑牙讥讽地笑道:“你不会真的以为被我吃掉的人,还可以复活吧?”

    “可是……可是我明明还活着……”陈子安摇头。

    “你真的还活着吗?”黑虎将头颅凑近它,带来一阵腥风……和骚气,“你只是一只魂魄都被我炼化的伥鬼。先前只是为了防止节外生枝,才会跟你那样说。现在,如果你不服从我的命令,那么我随时可以让你魂飞魄散。”

    “你……你们骗我。”

    陈子安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也瘫倒在地上。

    对于自己的生死,他并没有放在心上。可听闻娘子不能复生,顿时让他万念俱灰。

    黑牙冷笑道:“青甲,他们都归你处置了。”

    青甲狰狞一笑,露出森白的獠牙。

    王龙七面色惨白。

    “住手!”陈子安忽然抬起头,喝道:“你们……你们既然已经害了我娘子,能不能……能不能放走七少,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也是无辜的。”

    青甲看着他,又看了看王龙七,缓缓点头道:“可以,我一向很敬重讲义气的人。”

    它生前是军中大将,为了掩护同袍撤退才被万箭攒射而死,死后依然义气为重。

    “真的吗?我可以走了?”王龙七忽然绝处逢生,大喜过望。他赶紧爬起来,然后,又仰头看向巨大的黑虎:“我走之前还有一个问题。”

    黑牙低下头,漆黑的瞳孔倒映出这人类弱小的身影。

    王龙七指了指它:“你的肚子为什么会发光?”

    “嗯?”

    黑牙俯首,却看不见自己下腹的情况。

    但红绫和青甲都能看见,它们很快露出惊骇的表情。

    在黑牙此时庞然大物的虎躯下方,透出了一点白光。

    起初只是一个光点,接着延伸成了一条线,很快,这条白线就扩大成为了一道宽大的裂缝。

    滚滚白芒如同巨浪一般倾泻出来!

    这是剑芒。

    轰——

    红绫和青甲的眼中同时掠过不可思议的惊色,脑海中是同样的想法。

    这怎么可能?

    黑牙的脑子里已经没有想法了。

    它的虎头虎脑,随着白线的持续延伸,也在瞬间被切割成两半。

    一只老虎,变成了两只老虎。

    在场的人与鬼,就这样一起看着这只体型无比庞大的鬼虎被轰然两断。

    旋即,一个青色的身影从中出现,轻飘飘的落地。

    他的容颜俊逸,气质出尘,仿佛天降仙人,洗涤尘世。一身青衣,从头到尾都是干干净净,一丝灰尘都没有沾染。

    好像他方才不是被吃了,而是去沐浴更衣了似的。

    红绫发出了一声尖叫:“一起上!”

    “好!”青甲附和一声,蹭地飞掠过去。

    飞僵!

    能成为鬼将的,并从鬼国那场激烈的搏杀中逃出来,无一不是拥有超强的本领。

    青甲也不例外。

    从一只普通僵尸变成罕有的飞僵,一路走来,它历经坎坷,未曾没有过这样面临巨大危机的时刻。

    但以往的经验告诉它,在你以为敌人不可战胜的时候,再拼一次,往往它也在恐惧你!

    确实。

    刚刚脱困,就突然又有一个强敌破风而来,李楚还真的心中一凛。

    情急之下,他飞快地又挥出一剑。

    刚刚一剑将黑牙斩成两段,这一剑,就是青甲。

    青甲一向对自己的体魄很自信,僵尸之身坚逾钢铁又能飞天遁地,即使神通广大的修者也很少有能克制飞僵的办法。

    它从来没想到过,会有人能一剑就把自己杀死。

    青甲的上下半身分离之后,它的下半身还在前冲,上半身已经锵然坠地。

    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它看见红绫的背影。

    它已经远远飞出了妙风山。

    原来它刚才喊一起上,是要自己向前冲,为它逃跑争取时间。

    青甲在心里骂了一句。

    艹。

    女鬼不讲义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