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三章 没有什么是一剑解决不了的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

    当夕阳余晖洒落山际,牧童晚归的笛声响起。

    李楚神色如常地从蒲团上站起来,活动了下身子,整理了下道袍上的褶皱。

    又是没有一个香客上门的一天啊。

    这一天直到此刻起,李楚的精神和肉体才算完全属于自己,成为了一个真正自由的人。

    通俗点说,他下班了。

    尽管他一天什么也没做。

    小道士的生活就是这样朴实无华,且枯燥。

    他转回后院,开始准备晚饭。

    师徒俩吃过晚饭之后,他起身对余七安说道:“师傅,弟子要出去一下。”

    余七安轻轻点头:“注意安全。”

    “是。”

    打过招呼之后,李楚走出观门。

    这次出门比平时稍早一些,天还没黑,十里坡的鬼怪都还没出来。他走的方向,也与以往不同。

    他是朝河边走的。

    余杭镇靠近东海入海口,周围河流水系众多,其中有一条黑水江。

    黑水江在周遭这些河流中,宽度、深度都算不上突出,但它却比较特别,从来没有人敢靠近。

    因为江中有水鬼。

    其实但凡大江大河,多少都有点水鬼传说,但是黑水江这只格外厉害。

    据说是因为百多年前的那场巨大洪灾,黑水江中死了不少人,这只水鬼吸了许多阴魂,一下涨了好高的道行。

    别的地方闹水鬼,最多不要下水罢了。而黑水江,哪怕你站在岸边,只要看一眼江面,就可能会被迷下去。

    久而久之,整条黑水江两岸都成了禁地。

    本来很久没人出过事了,但是去年不知谁家的熊孩子没看好,跑到江边去玩,结果就被水鬼迷了下去。

    恰好隔壁村的牛二哥看见了,一时不忍心,便下水去救。

    牛二哥是常年出海打渔的好水手,哪怕绑上双手双脚都能扑腾得比鱼还快。

    可是他将孩子推上来之后,自己却没上来。

    而且,牛二哥死后尸体重如铁石,沉入江心浮不上来,没有人敢去打捞他的尸身。

    牛二哥的家人求告无门,只得听了村里人的主意,请道士来搭建神台,诚心祭祀江中水鬼。

    水鬼这才让尸体浮上水面,牛二哥才得以入土为安。

    霸道如斯!

    李楚就是在这场祭祀之前穿越的,所以这只水鬼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或者说,很坏的印象。

    当时也有人问为什么不请修者诛灭这只水鬼,村里老人都说,早年间就请过了。

    但是这水鬼早成了气候,道行很高,寻常修者来了就是送死,修为高一些的也拿它没办法。

    因为它已经几乎与这黑水江融为一体,在江中来去自如、无形无迹,如何消灭?

    除非真有大能出手,但那等人物,哪是小小一个渔村能请到的。

    只能等再过几十年,或许它就修成了这黑水江的河神也说不定,到时候就不需要害人了。

    但是李楚觉得这不合理。

    牛二哥无疑是个好人。

    这水鬼无疑是条恶鬼。

    那为何恶鬼害死人以后还有机会功德圆满,好人却连死了都要被人拿尸身要挟?

    这件事让他觉得有些愤怒。

    师傅说人各有天命。

    但他觉得好人的命不该如此。

    恶鬼的命,也不该如此。

    于是他一直把这件事记在心里,包括那份愤怒。

    昨晚升到七十一级后,他第一时间便想来这里走走。

    江畔花红柳绿,草地葱郁,莺雀在其中翔跃起舞,在晚霞中是一幅很美的光景。

    李楚沿着这光景漫步。

    于是这画面更美了。

    走着走着,他觉得有一丝凉风从江面吹过来,水中泛起涟漪。

    他扭头看向江面。

    可他看见的不是俊秀的面庞。

    相反,水中倒映的是一张青面獠牙的大脸,狰狞、可怖、丑陋。

    李楚微微一笑。

    终于等到你。

    在他笑之前,水中的鬼影先露出笑容,那是贪婪的狞笑。

    一人一鬼,相对而笑。

    旋即,李楚眼中的景象变了。

    水下不再是鬼脸,而是一堆金灿灿的黄金,就在触手可得的地方,仿佛一弯腰就能捞起那价值连城的财物!

    他没动。

    光影一转,水下又出现了一张龙椅,龙椅上搁着一枚大号玉玺。耳畔有一个声音告诉他,坐上去,坐上那个位子,全天下就都是你的。

    他还是没动。

    光影再变,这次变成了一群莺莺燕燕的美人。她们个个如花似玉,却不肯好好穿衣服,这个露一抹酥胸,那个露两条长腿,更深处若隐若现。似乎只要一伸手,就能将那薄薄的纱裙扯下来。

    李楚终于动了。

    他拔出身后的铁剑,朝前一挥。

    嗤——

    剑尖划破空气。

    紧接着,流动的江水一滞。

    轰——

    大江逆流!

    轰然间,一直徐徐流动的江水猛然从中间截开!两侧刹那间垒起几丈高的水墙!并且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猛涨!

    在他挥剑的部位,出现了一道近十丈宽的真空地带,一瞬间暴露了干枯杂乱的河床。许多倒霉的游鱼不明就里,突然从水中出现在了空中,顿时瞪大了眼睛。

    眼中满是疑惑与无辜。

    在这片河床上,同样暴露出的还有一道青虚虚的影子,那就是水鬼真身。年深日久,已经脱了人形,但是双眼还是依稀可以辨认。

    它眼中的情绪,和鱼眼里也差不太多。

    但水鬼的灵智还是比鱼强的,除了瞪大眼睛之外,它还产生了一系列飞快的心理活动。

    这你马……

    是啥……

    神仙吗?

    水鬼仰望着岸上那个随手挥了一剑的俊秀少年,有点懵。

    他把水拦住了?

    不……

    他把江斩断了!

    他用这样的方式,将融入到江水中的自己,生生逼了出来!

    这小子是冲我来的!

    不打算谈谈吗?为什么啊?

    等等!

    危!

    没错,李楚就是冲他来的。他想了一顿饭的时间,才想到了这个办法。

    既然你在江水中来去自如、无形无迹,那我就先把这江斩断。

    水鬼没了水,是什么?

    鬼?

    不。

    是死鬼!

    李楚的手轻轻一抬,第二剑落下。

    嗤——

    那靑虚虚的影子忽然粉碎,带着他的百余年道行与成为河神的大梦,然后被重重落下的大江之水冲散。

    他鬼生最后的念头,只有两个字。

    耍赖……

    李楚淡然收剑归鞘。

    一剑截江。

    一剑斩鬼。

    世上没有什么事是一剑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两剑。

    电光火石间,空中的鱼又重归水底。这短暂的空当甚至不足以让它们想清楚自己究竟是鸟还是鱼。不过没关系,七秒钟之后,它们就会忘记在这次惊险的旅程。

    一阵浓郁的白光融入体内,李楚长呼一口气。不愧是百年水鬼,给的经验值还真是多。

    不过回报与风险相当,他也是第一次遭遇如此凶险的情况——若那水鬼的幻术再强上一千倍,说不定就真的将他迷住了。

    想到此处,李楚不禁有些后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