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三十一章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

    “你说我是不是流年不利?出门就撞鬼,鬼鬼不相同。现在好了,我在家里不出门,还能摊上这种事情。”

    王龙七苦着脸,看着李楚和李辛夷,悲愤地道。

    李楚想了想,觉得假如在家里就有怨灵找上门……好像还蛮不错的。

    打怪升级就很方便了。

    但是转念一想,沾染这种怨灵之前必须先见缝插针,还是算了吧。

    这太麻烦了。

    不过也对,世上哪有不劳而获的好事。

    如果王龙七能够看出他在想什么,一定会为他神一般的因果逻辑所拜服。

    李楚淡然出神,李辛夷则对王龙七撇了下嘴:“哼,若不是你薄情寡义、始乱终弃,又哪会落得如此下场?”

    站在朝天阙的立场上,她当然要保护王龙七的性命,避免有百姓为怨灵所害。

    但是站在女人的立场上,她对这种王龙七的无耻行径极度唾弃。

    “天地良心,我不知道这梅香为何会对我有怨气,始乱终弃的可不是我。”王龙七戟指发誓道:“李楚,你记得前两天我跟你说,春满楼有红倌人和老鸨子背后说我坏话,那人就是梅香!”

    李楚点点头。

    “唉——”王龙七又叹口气:“想当初她与我花前月下,你侬我侬,也曾日久生情,私订终身。可谁知,我被女鬼迷惑之后,她不仅不关心我,还故意躲着我,背后讽刺我!我是从那时起看清了她的真面目,才彻底疏远她的。”

    “她这个人,用你时朝前不用你时朝后。昨天早上,她突然叫小丫鬟来叫我去春满楼一叙,可能是又缺钱花了吧。本来嘛,我们也是……”

    说到这,他突然瞥了一眼李辛夷,朝天阙修者还是有威严的,于是他收回了一些粗俗的字眼,稍加酝酿了一下。

    “我们毕竟是多年的管鲍之交,她无情,我却有义。但我刚要应下,突然想起赵良才这厮,一旦知道我这段时间去了春满楼,他肯定要去公孙姑娘面前编排我。所以我说改天再约,只让小丫鬟拿回去一百两银子给她。”

    “你说我对她这般,也可以说是仁至义尽了吧。她居然死前还在抱怨我,甚至化成厉鬼来找我报复,属实有些说不过去。”

    李楚听完他的话,想了想,道:“那她晚上如果来找你的话,你可以尝试着跟她解释一下,说不定可以净化她的怨气。”

    在他看来,既然当日大娘子都能因为一张素不相识的脸散尽怨气,那可能净化怨气这件事也没有那么难……

    “这就算了吧。”王龙七一缩脖子:“还是你们给她个痛快吧,来日我去她坟前再慢慢解释。”

    “春满楼那边也不能放松。”李辛夷道:“听你说的,好像梅香姑娘对你的怨气也不至于那么强……那说不定她的怨灵还是会在春满楼出现。”

    “嗯。”李楚认同她这个说法。

    李辛夷道:“那我们兵分两路,一人留在这里保护他,一人留守春满楼,如何?”

    李楚沉吟了下,略微觉得有些不妥。

    上次李辛夷对付怨灵可是出过意外的……

    他还没想好要不要反对,王龙七抢先叫道:“好啊,那就让李楚留在我这吧!”

    语气突出一个急切。

    李辛夷柳眉一竖:“你什么意思?”

    王龙七眨了下眼,弱弱道:“什么什么意思?”

    “你这么急着要小李道长留下来,是认为他比我强咯?”李辛夷问。

    当然啦!

    我就是这么认为的!

    王龙七心中理直气壮地说道。

    贼大声。

    不过这种危险发言心里想想就好,他当然不会傻兮兮地说出口。

    他委婉一笑道:“不是啦,要保护我难免要深夜共处一室,咱们孤男寡女,影响肯定不好。我爹从小就教我,名节,重于泰山!”

    李辛夷这才满意地点点头。

    她心里当然也很清楚。

    李楚确实强过自己。

    但是。

    这件事怎么能让外人知道?

    若是传了出去,说我堂堂朝天阙紫衣卫都是靠外人办案,我还怎么扬名?

    她拿眼偷瞄了下李楚,李楚仍旧在思忖些什么,一副浑不在意的样子。

    李辛夷微微一笑,小道士这个不在乎虚名的性格真是太好了。

    爱了爱了。

    这时,李楚才抬眼,对王龙七道:“不如咱们一起去春满楼吧。”

    “啊?”王龙七一怔,然后脸上浮起诡异的笑容:“咱们一起……不好吧,李姑娘还在这呢……还是说,你们之间连这个都不避讳了?”

    李辛夷斥道:“你想什么呢!”

    她立刻就明白了李楚的意思。

    春满楼是死的,王龙七是活的。

    把他带回春满楼,不管怨灵的怨气在谁身上,都只能来此。

    一旦怨灵出现,那事情就简单了。

    ……

    王龙七去春满楼,那就跟回家一样,进了大门,轻车熟路地到了梅香居室,惯性地往竹椅上一仰,悠哉道:“红枝,上茶。”

    红枝就是那小丫鬟的名字。

    叫了下,没回音,他才反应过来,这和自己以往来这里已经不一样了。

    “唉。”他又叹了口气,一脸深情地感慨:“梅香这是何苦啊。”

    李辛夷在一旁幽幽道:“她就是踩着这个椅子上吊的。”

    “咦——”王龙七赶紧起身,换了个地方坐。

    过了会儿,春三娘才又带着小丫鬟红枝来了。

    春三娘看见王龙七,就白了他一眼,梅香怎么说也是她从小带大的姑娘,绝对是有感情的。此时见了王龙七,难免心中有气。

    王龙七忙告饶道:“三娘,你就别冲我冷眉冷眼了,梅香去世,我心里已经够伤心了。”

    “哟,王七少爷还有心?那人活着时候怎么不见你上点心?现在把人逼死了,知道跑这装模作样来了。”

    春三娘一抱手臂,轻怒薄嗔也有风情荡漾。

    王龙七一摊手,招呼了下小丫鬟,“来,红枝,你仔细跟三娘说说,我昨天是不是给了你一百两银子让你捎给姑娘?我也没说什么狠话,原话就说改天再见,不必操之过急……对不对?”

    说完,他又把梅香背后说自己坏话的事交代了,说明为什么自己疏远她,自己又有多大度。

    委屈。

    春三娘听完,脸色变了变:“哪个老鸨子跟她背后编排人,我回去非好好教训不可。但是王七少爷,你让人家怀了身孕,只想拿一百两银子打发了,也未免太轻贱人了吧?不知道这事儿还说你仁义,知道的,只当你羞辱我们姑娘呢。”

    “啊?”王龙七听完,面色勃然一变:“梅香有身孕?”

    李辛夷道:“衙门验尸,梅香姑娘确实是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两个月?”王龙七再惊。

    “这事儿我也是今早才知道的,我们楼里姑娘向来有自己的手段保证出入平安,绝不会轻易怀了谁的种。”春三娘道:“想必梅香也是想要赎身了,才会使法子傍上你,借种进个大户人家。这事她没敢叫我知道,我要知道了准得拦着她,这傻丫头,男人哪有带良心的。”

    李楚无声地望了她一眼。

    她忙补充道:“小李道长这么英俊的,当然另算。”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王龙七连连摇头。

    春三娘道:“她向来只和你相好,还能是别人的不成?”

    “我自打半年前就没再……没再和她见面,更遑论见缝插针,此事绝无可能!”王龙七断然否定道。

    春三娘眉头蹙紧,然后猛然看向小丫鬟红枝。

    小丫鬟浑身发抖。

    “梅香还和别人有勾搭?”春三娘问道。

    春满楼的红倌人管理都是相当严格的,普通的好姑娘当然可以笑迎八方来客,红倌人若是这样,无异于自降身价。

    所以春三娘定下规矩,红倌人梳拢之后,一段时间内只能有一位入幕之宾。想换下一位,必须得和上一位了断了才成。

    如有违反,会遭重罚。

    也正是这样的规矩,才让春满楼的红倌人万众仰慕。

    因为文人雅士们知道,自己只要追到这姑娘,就是她的唯一,哪怕是暂时的。

    这心态可是完全不一样。

    小丫鬟支支吾吾道:“其实……其实姑娘一直都不止和王少爷一个人相好………孩子……也确实不是王少爷的。”

    春三娘追问:“那另外的人是谁?”

    “是……”小丫鬟道:“那人是……赵家的赵良才少爷。”

    “是他。”王龙七顿时如遭雷击,瘫坐在椅子上。

    这种感觉,和妻子背着自己偷人是差不多的。而且偷的那人,还是自己的一生之敌。

    难怪梅香敢对自己爱搭不理,原来早攀上了别的高枝儿。

    李楚向他投去一个目光。

    要坚强。

    春三娘神情复杂,看向王龙七:“王少爷,方才原来是我错怪你了,向你赔个不是。另外梅香的事我一直不知道,如今……”

    “如今人都死了,我还计较这些做什么。”王龙七苦笑了下。

    “当然是选择原谅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