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二十五章 你们为什么不走啊?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

    “猰貐。”

    赵良辰面沉似水,如临大敌。

    挡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只通体红毛的庞大鬼物,人面、牛身、马腿,一双铜镜似的巨大眼珠,倒映着凌森森的寒芒。

    传说荒古年代猰貐本是天神,却被人害死,堕入弱水之中,化为鬼族凶兽。

    从此以后,这支血脉就只流传在阴间。

    而在阳间只有一个地方可能有猰貐遗种留存。

    “此地竟然和人间鬼国有关?”

    有冷汗沿着赵良辰的丑脸滑落,只要和这个字眼沾边,就足以让他这样的年轻修者心中凛然。

    但远的还不需要他考虑,现在摆在面前的问题是,逃离。

    道行大成的猰貐有神鬼难敌之力,上古时期猰貐自鬼国现世,是大神后羿出手才将其诛杀。

    面前这只替人看门的遗种,当然不会有那样的实力。

    可是赵良辰,也不是后羿。

    多想无益!赵良辰眼中闪过一丝利芒。

    身后百鬼虎视眈眈,身前猰貐强势拦路,非得杀出一条血路不可。

    “风雨雷电疾!”

    他不出手则矣,一出手就是自己当前的最强手段!

    在他落选首席弟子之际,师傅为了安慰他,给了他一张雷部诛厄符。天雷为世间正道,此物最克邪祟。

    轰——天雷滚滚!

    虽然后来知道小师弟每次驱邪都是用十几张雷部诛厄符堆死对方,降低了这张符在他心里的价值。

    但它本身的威力不会降低。

    霎时间通明的墨蓝色光芒耀亮了整座鬼楼,上方数不清的鬼物发出恐惧的嘶吼,纷纷退避三舍!

    而那堵门的猰貐被符箓激发的十二道天雷轮番轰炸,也发出了忌惮的嚎叫。

    就是现在!

    赵良辰猛然翔跃腾空,沾染了婴灵血的飞剑虽然灵性受损,但依然可以施展出他的最强杀招,飞来宗内传男又传女的秘剑。

    “飞来一剑诀!”

    赵良辰口中不自觉喝了一声,似乎这样可以增长这一剑的威势。

    一道水桶粗细的虹光从天而降,一剑西来,天外飞仙!

    猰貐硕大的瞳孔中似乎有紧张的情绪闪过,轰然一声,它的周身红毛忽然竖起!仿佛是燃烧起来了一般!不,它就是燃烧起来了!

    是殷红如血的火焰!

    嗤——剑芒刺入猰貐的身体,同时也经受到这血焰的炽烤。

    三尺。

    赵良辰咬牙暗恨。

    飞剑只刺入猰貐的脊背三尺,剑上虹光便被消磨殆尽,最终陷了进去。

    若是师门赐给小师弟的神剑夜龙,以自己的修为,定然能够穿透这猰貐的鬼躯,将其彻底击杀!

    若是先前没有被婴灵血所污,自己这飞剑也至少可以再进三尺,穿透到六尺处,就可以对这鬼物造成重创。

    可惜,时也命也。

    剑透三尺,对这猰貐来说,是一个可以让它感到疼痛的深度。其程度大概就是,刚刚好足以将其激怒,又不足以影响其战力。

    可谓恰到好处的糟糕。

    身为一个男人,赵良辰第一次体会到一种急切又怅然的情绪。

    要是能再深一点就好了!

    但猰貐不是这么想。

    它原本以为这把剑只能在外面蹭蹭的。

    没想到居然真的突破了自己的护体血焰,带来了疼痛,这让它感到意外而愤怒!

    于是它的瞳仁充血,周身血焰爆发。

    暴走。

    强烈的死亡威胁瞬间笼罩了赵良辰和他身后的弟弟妹妹,赵良才整个人都瘫掉了,他没想到自己一个作死的想法,会遭遇到这种事情。

    小小一个余杭镇,怎么会有连堂兄对对付不了的邪祟存在?他难以理解。

    赵小苗则是直接哭出了声:“我要回家。”

    赵良辰能感受到弟弟妹妹的绝望,但此时此刻,他也束手无策。实际上,他手中仍然握有能令自己脱身的底牌,只是那样的话,就相当于将其他人抛弃了。

    但是。

    眼前这只猰貐绝对已经有了鬼将级别的实力,自己确实对付不了,至于其他人……

    佛祖有云。

    爹死娘嫁人、个人顾个人。

    对不住了。

    等我回去以后绝对找师门的人来给你们报仇!

    就在他暗自掐诀念咒,想要施展逃命神通的前一刻,身后忽然响起一个淡然的声音。

    “你们为什么不走啊?”

    赵良辰回头,就见李楚他们已经赶了上来。

    李楚问的这话,让赵良辰愣了一下。因为他问话的表情实在太过认真,很正经。以至于赵良辰听到的一瞬间是有些恍惚的,究竟……是他有问题还是我有问题?

    嗯?

    我为什么不走?

    是啊,他娘的我们为什么不走啊。

    那么大一只猰貐在前面你是不认识吗?你就是不认识,好歹也能看出这玩意很凶吧?还问,你走一个给我看看啊!诶,等等?

    在他心中吐槽的时候,李楚真地就慢悠悠走了上去,好像完全没看见那只暴走的猰貐似的!

    李楚究竟是骗子还是傻子,这一刻,赵良辰猜不透了。

    而周身燃烧着血焰的猰貐,也冲他露出了残忍的獠牙!轮廓依稀有些其先祖在荒古的威严!

    “吼——”

    猰貐怒吼。

    赵良辰的眼前仿佛已经出现李楚被猰貐撕裂的画面了,想到那张极度英俊的脸被猰貐放在嘴里嚼的样子,他竟然还产生了一丝诡异的爽感。

    脸好看又怎么样?吃起来味道也不会也好一点吧。

    但是下一秒,他的一切情绪就都被错愕所取代了。

    就见李楚握剑在手,举起,落下,一道恢弘霸道的剑气随之一荡。

    那是怎样的一剑啊?

    赵良辰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师傅,一位神合境巅峰的强大修者。他曾在带自己讨伐一条双头河蛟的时候斩出自己此前见过最强大的剑气,一剑就摧毁了蛟龙的一颗头颅。

    那一刻起,他才决定要选取飞剑作为自己的核心法器,就是为了要成为师傅那样强大的剑修。

    想起这个,不是因为李楚这一剑与师傅的同样强。

    而是看过这一剑之后,他突然觉得自己的师傅就是个垃圾。

    不知为什么,这一瞬间他突然想指着自己师傅的鼻子大骂一句,你也配教人用剑?

    呸。

    猰貐的躯体承受不了这强大的剑气,瞬间崩碎。

    鬼物的虚体一旦承受了过于强大的伤害,便会当场崩碎。

    但实际上做到这种程度是很难的,像赵良辰斩杀那婴灵的时候,也仅仅是斩断而已。

    而这只猰貐可能要比婴灵强上百倍,尤其是洪荒遗种,其躯体即使化鬼依然强悍出奇。

    在李楚剑下却脆得像是什么一捅就就破的东西。

    这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恐怖如斯。

    赵良辰看着李楚已然自顾自走出小楼的背影,即使是背影也能看出玉树临风的气质。

    又英俊,又强大。

    不知不觉的,就有两行清泪从眼角流下。

    等等,我为什么哭了?

    ……

    余杭镇西北三百里,有一座白骨山。

    白骨山上有座伏尸洞。

    伏尸洞里,忽然响起两个沙哑沉闷的声音。

    “鬼楼那边出事了,有人进去,又活着离开了。”

    “什么?吾王的封印破除在即,那里的布置绝对不能出乱子!”

    “他们应该没发现太多东西。”

    “可万一呢?你没有放出猰貐吗?”

    另一个声音沉默了会儿才又响起。

    “我放了,一剑秒了,有什么好说的。”

    “啊?”

    “是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小道士,很可怕。如果我亲自出手留他们,可能一样回不来。”

    “这……总之,余杭镇的事情一定要盯好,只要吾王重临人世,任何人都不能再阻拦我们的步伐!”

    “希望如此。”

    夜,幽深空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