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二十章 一起进去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

    从山坡上俯瞰,能看到整座柳家牌坊都已经荒废了,从前村落的形迹只剩下些许残破的房屋木栅,风一吹就有老房子发出不堪重负的响声。

    余杭镇周边有许多带“柳”字的村落,譬如大柳村、小柳村、上柳村、下柳村、柳家集……等等。

    但若你再进一步去问,会发现全镇上下几乎找不到姓柳的人。就算有,也肯定是近些年搬来的。

    这一切是因为,曾经有一个柳家是余杭镇的第一大族,其历史悠久,族裔众多,还有族人在朝歌为官。

    但就是这样一个乡下的大族,在七八十年前,不知怎么牵扯进了谋反大案中。

    柳家牌坊这里住的都是家族嫡系,当时就被杀了个干净。周围村落里,但凡姓柳的全部流放到北地戍边。

    一夕之间,抄家灭族。

    那场面或许太残酷,以至于现在有些上岁数的老人家想起来还会浑身发抖,可想而知给他们的少年时期造成了多么大的阴影。

    从那天以后,柳家主人居住的这座小楼,就变成了一处阴森森的凶宅诡地。

    据传凡是进入这栋小楼的人都活不过一晚,也有朝天阙的大人来处理过,但那位大人一夜之后也是面色灰败地离开,只留下一句任何人不准靠近。

    因为这里本来就没有了居民,加上人人都知道这里闹鬼,也不会主动靠近。所以衙门也就是发了个告示,并没有时刻派人严防死守。

    估计谁也想不到,几十年后会有两个富二代因为争风吃醋而来此作死。

    方才短暂的碰面之后,赵良辰感觉自己的道心受到了暴击,背过身去冷静了好一会儿。

    赵良才扯了扯他的衣袖:“堂兄,你看王龙七找来那个小白脸,修为怎么样啊?”

    “嗯?”赵良辰抬起头,被骤然点醒。

    对啊,身为修者,只要实力比他强就行了!

    这样想着,他转回身,又来到两人面前。也不看王龙七,就直勾勾盯着李楚,口中问道:“在下飞来宗,赵良辰。不知这位道友,是在哪山哪观修行?”

    虽然觉得这个人有点奇怪,但李楚还是很有礼貌地答道:“十里坡上德云观,李楚。”

    “哧。”赵良才一下嗤笑出声。

    他又背转过身给赵良辰说道:“就是我们这的一座破道观,里面就一个老道士领着个小道士,这个八成是那个小的。”

    赵良辰的眼中也恢复了自信的神采:“方才我仔细探察,他身上没有任何真气波动。”

    “果然就是个江湖骗子!”赵良才右拳捶左掌,一副很高兴的样子。

    “好,我便考校一下他的修为。”

    赵良辰冷笑一声,便欲转回身。他说这话,意思是要当场教训李楚一顿,戳穿他的骗子身份。

    还有什么比打一个小白脸的脸更爽的事情了吗?在他的世界里,应该没有了。

    “诶,堂兄莫急啊。”赵良才一把拽住他。

    “怎么?”赵良辰斜睨他。

    “你现在戳穿他,王龙七不就先怕了,他借此毁约怎么办?”赵良才坏笑道:“咱们先让他跟这骗子进了鬼楼,等到今晚,慢慢地炮制他们。”

    “呵呵,可以。”赵良辰点头。

    李楚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两个动不动就转过身一顿窃窃私语,觉得有些诡异。

    于是他对王龙七说道:“感觉这两个人怪怪的?”

    王龙七拿食指点了点自己的脑袋:“他们赵家人,这里一向差点事。”

    过了会儿,赵良才又转过来,道:“王龙七,咱们别多废话。现在就趁着天没黑赶紧先进去,按约好的,各挑一个房间在里面过一夜,谁跑了就算输。”

    “好,过了今晚看你还敢不敢跟我抢老婆。”王龙七冷哼。

    “凡是女人都是你老婆吗?神经病。”

    “别人我不管,公孙姑娘和我反正已经成一半了。”

    “什么时候的事?我怎么不知道?”

    “我已经同意了,这不就有一半了。现在就等她同意,另一半就也成了。”

    “要不是怕让你尝到甜头,我真想滋醒你!”

    ……

    两个人斗着嘴,正要走下山坡,就听坡顶上忽然有人喊:“你们站住!”

    循声望去,就看见一道高挑的身影站在那里。

    她穿一身蓝白色长襦裙,罩着对襟的流苏小衫,眉目如画,肌肤赛雪,立于微风中,衣袂飘飞,有遗世独立之感。

    这人李楚见过,居然是公孙柔。

    就见王龙七一笑:“公孙姑娘!你怎么来了?”

    赵良才也顿时露出丑陋而热情的笑容:“哎呀,公孙姑娘,你是来找我的吗?诶,小妹你怎么也在?”

    公孙柔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姑娘,看上去十五六岁年纪,梳着个少女髻,一身流翠裙裳,颇有几分伶俐可爱。但是和公孙柔比起来,就略显有些稚嫩了,以至于一开始都没被注意到。

    她蹦蹦跳跳的,倒比公孙柔来先来到众人面前,笑道:“哥,堂哥哥,我把你们的事跟公孙姐姐说了,她好像很生气呢。”

    “哎呀,你这不是添乱吗?”赵良才面色大变。

    公孙柔这才款款走过来,她的神色果然不太好,眉头轻锁,眼中含着薄嗔。但美人就是美人,即使是这番生气的样子,也别有一番风情。

    她走来的过程中,眼神在王龙七和赵良才之间来回,似乎是要说什么,但她很快瞥到另一个身影。

    表情忽然一滞。

    公孙柔快速眨了两下眼睛,似是意外似是惊喜:“小李道长?”

    她刚刚酝酿好的嗔怒随着这一声招呼,好似冰雪消融、云开雾散,瞬间变成了压抑不住的雀跃。

    李楚朝她点点头,打了个招呼:“公孙姑娘。”

    王龙七心里咯噔一下。

    这一幕他太熟悉了啊,当初那个鬼新娘就是这样移情别恋的,当下不禁暗道一声,坏了。

    他僵硬地笑了下:“李楚,公孙姑娘,你们认识?”

    “略有交集。”

    “小李道长是我的救命恩人。”

    两人同时道。

    听到李楚的回答,公孙柔望了他一眼,眼神好像有点受伤似的。

    李楚云淡风轻。

    赵良才就算再蠢,也能感觉出气氛不对劲,怎么公孙姑娘一见了这小道士,就把别人都忘了似的。

    他赶忙问道:“公孙姑娘,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他把“找我”两个咬的很重。

    公孙柔回了回神,这才又重新瞪向他们两个,道:“我听小苗说,你们两个因为我,打赌要来这鬼楼中过夜?”

    “额……”王龙七支支吾吾,一指赵良才:“是他提议的。”

    赵良才顿时急道:“是他先挑衅的!”

    “哼。”

    只听面前的女子轻轻一哼,他们顿时不敢再出声,像两条被训的狗子一样低下头。

    公孙柔本想好好斥责他们一下的。

    自己的父亲刚刚就任余杭县令,他们就来这里作死。镇上最大的两户人家的少爷要是一起出了什么事,岂不是给父亲添了大麻烦?

    更何况他们还号称是因为自己才打赌的,若是有个三长两短,说不定还会有人说自己的闲话。

    如果柳家鬼楼的传闻是假还好,如果是真,那后果不敢设想。

    她这次赶过来本是要坚决制止他们的。

    但是……

    她抬眼看了看眼前的李楚,心中忽然一动。

    就听公孙柔语气坚定地说道:“既然你们说是因为我打赌来的,好,那我与你们一起进去。”

    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