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十八章 这世道还能不能好了 【新书求收藏!】(求推荐求收藏)

    话说那是半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

    王龙七去杭州的青楼参加狐朋狗友的聚会,玩到半夜才骑马赶回家。途中突然风雨大作,前方恰好有一处楼阁,他就进去避雨。

    谁知那楼中居然有一个独居的妙龄少女,生得花容月貌、百媚千娇。

    这少女美丽而热情,不仅邀他进家中沐浴更衣,还叫他喝糖水。

    王龙七当时刚在青楼放肆过一场,正像个圣人一样,心中没有半点邪念。

    但他一进少女卧室,就好像丢了魂儿似的,不知怎么就和那姑娘云雨了一场。

    等他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睡在一处荒坟边。

    他吓得脸都白了,而且他清清楚楚地记得,那姑娘叫他明天这个时辰去娶她。

    余杭镇那几天正好兴起鬼新娘的传闻,说是鬼新娘专门迷小伙子去她坟上,和她云雨过后就必须去娶她,不然她就会找上门去害死对方全家。

    但是活人怎么能和死人成亲呢?

    死人不能复活,就只能让活人去死。

    时下已经有两三个壮年男子离奇死亡,衙门也在查这个诡案。王龙七一想,自己肯定也是碰上鬼新娘了,就赶紧去找周大福。

    周大福就把他带来见了李楚。

    第二天晚上,李楚和他一起去了鬼新娘的坟上。

    那鬼新娘果然出现了,穿着凤冠霞帔,乘着鼠役阴车,一身新娘子打扮,飘悠悠过来。

    落地那一刻,她看了看王龙七,又看了看李楚,然后……

    毫不犹豫地对李楚说了句:“你终于来娶我了!”

    王龙七一时不知该是喜是忧。

    故事最后以李楚无情的一剑而告终。

    ……

    王龙七就此和李楚交了朋友。

    虽然平时见面次数不多,但在他心里,李楚救过他的命,绝对是他一辈子的朋友。

    在李楚心里,王龙七给德云观捐了大笔的香火,也绝对是自己的好朋友……

    这位好朋友,在这样一个雨天,匆匆忙忙来到了观里。

    王龙七知道李楚的性格,所以也没多废话。

    他开门见山道:“这次来找你啊,是因为我最近喜欢上一个姑娘……”

    李楚下意识问道:“是人是鬼?”

    “当然是人!”王龙七条件反射似地一窜,气急败坏状:“我一直都喜欢人啊,跟鬼……那次就是个意外!”

    说着说着,他也觉得自己反应有点大,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又坐回来,委屈巴巴地说道:“你不知道我这半年过的什么日子。”

    确实不能怪他这么敏感,上次他和鬼新娘睡过以后,在家养了一个月的阳气才完全恢复。

    本来是满心欢喜重出江湖。

    但等他再出去玩,就发现自己这件事不知道怎么被流传出去了。

    但凡出门,背后必有人指指点点。

    生死之交……亡灵骑士……狐朋狗友拿这些绰号取笑自己也就算了。

    最绝望的是,他发现青楼里的姑娘们都开始嫌弃他了!

    他为此还去偷听过春满楼一位红倌人和老鸨子的窃窃私语……

    “那人被鬼睡过了,是不是不吉利啊?”

    “肯定啊,鬼吃过的东西人再吃,那不就跟偷吃上坟的贡品一样嘛,还能好的了?”

    “咦——可别说了,瘆得慌。谁爱去谁去,我可不做他的生意。”

    “可惜好好一个阔少爷,怎么就让鬼给糟蹋了。唉,这不干净的男人,今后谁还敢要?”

    “哼,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肯定也是他大半夜打扮的花枝招展,才会被女鬼盯上的!”

    听到这些话,王七少爷气得浑身发抖,大热天的全身冷汗手脚冰凉,眼泪不争气地流了下来。

    ……

    “你说这个世道还能不能好了?”时隔多日,他回忆起来还是不由得眼含热泪。

    委屈。

    李楚听他发了一堆牢骚,点了点头,然后平静地看着他。

    王龙七瞪大湿润的眼睛,悲愤道:“你不同情我吗?我已经整整半年没碰过女人了!”

    李楚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平静地看着他。

    王龙七还想再说些什么,但是看着李楚英俊的脸,上面似乎写满了“十八年”的字样……

    悲愤渐渐消失。

    “你就是暴殄天物,我要是长你这个样子,那些青楼女子就绝对不会嫌弃了。”王龙七嘟囔了一句,顿了顿,又小声道:“估计带着女鬼大被同眠都行……”

    李楚面无表情道:“你该说你来的目的了。”

    “噢,差点忘了。”王龙七难得遇到可以倾诉心声的机会,一时太过投入。

    他收回思绪,重新开始讲道:“我这不是被迫退出江湖了嘛,仔细想想,本少爷这些年也玩够了,也该找个老实姑娘成亲了。”

    “可是玩玩容易,成亲就没那么简单了,我王家好歹也是余杭镇数一数二的大户人家。我要娶的正妻,必须得是出身书香门第,贤良淑德,秀外慧中,忠孝节悌缺一不可才行。”

    “我找啊找,找啊找,诶,前日里还真被我遇到了一个。”

    提起这个,王龙七的眼睛才重新有了神采。

    “我见她第一眼就惊如天人,她的出身、容貌、谈吐、气质,全都是我前所未见的完美。当时我就下定决心,此生非她不娶!”

    “但是!”

    “可恨那赵良才,非要横插一杠子,他居然也相中了这姑娘!”

    “他也不撒泡狗尿照照自己的德行,也敢跟本少爷抢!”

    “以前在春满楼,他就好干这事。在杭州城,我也让过他,那次……”

    王龙七越说越气。

    赵良才不是别人,也是余杭镇上大户赵家的少爷。

    王龙七刚才之所以说王家是数一数二,而不是一枝独秀,就是因为有赵家存在。

    王家数一,赵家就数二。赵家数一,王家就数二。

    他这边跑题去历数二人的恩怨。

    李楚无聊地将手揣进袖子里。

    王龙七见状赶紧坐正,继续讲道:“上午时候,我和他冤家路窄,撞到了一起。他居然又提我被鬼……迷惑的事情。打人不打脸,骂人不揭短啊!那厮着实可恨!我险些和他大打出手,要不是在场有人拦着,呵呵,估计他家里现在都开始吹唢呐了。你别以为我在吹牛,当年……”

    李楚不耐烦地皱了下眉。

    “我们俩一气之下订了个赌约!”王龙七忙又跑回正题。

    “柳家牌坊那里不是有一栋鬼楼吗?他家把那块地都包下来了,鬼楼一直在那里不敢动。他跟我打赌,我们俩都去那鬼楼里住一晚,看谁能全身而退。”

    “谁不敢或者害怕跑掉的话就算输,今后就不许再跟对方抢任何姑娘,并且在路上看到了,还要退避三舍!”

    “后来是他怂了啊,不是我先怂的,就又加了个条件,我们俩都可以带一个人一起进去,我自然最先就想到你了。”

    “李楚,我们是朋友吧?”王龙七握住李楚的衣袖:“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

    李楚不动声色地将衣袖抽出来。

    柳家鬼楼……

    身为余杭镇的人,他当然听说过这个大名鼎鼎的地方。没想到,这两个富二代要跑去那里作死。

    感觉有点麻烦啊。

    王龙七看他露出迟疑的神情,当即道:“你帮我这一次,我给你把德云观整个翻修一遍,把道观规模再扩建一倍。”

    李楚抬起头,缓缓道:“这不是钱的事儿……我们是朋友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