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六十八章 我是真姬霸骁! 【感谢“筱峰大大”的盟主打赏】(求推荐求收藏)

    躺在地上的东方厄,看见李楚的身影回来的第一瞬间,满眼都迸发出难以置信的光。

    这……

    他走了才刚刚一刻钟吧?

    东方厄估算时间的方式是,这段时间里,王龙七匀速而有力地抽了三百个耳光。

    ——王龙七的手速一向是练过的。

    可问题是……

    东方厄一阵迷茫。

    我跟你说里面都是杂鱼,是为了骗你进去。

    里面又不真的都是杂鱼!

    明明有怒使者坐镇啊!

    他老人家是异妖门四使里最强的一个,那一手无名火,略微施展,就能让人自焚其身。

    在西域边陲,他曾经一个人灭杀过一个大门派!

    就是因为道行最高,他才能暂时作为领导者居于幕后,指挥另外三位使者。

    就算你小道士再厉害,怒使者真得斗不过你。可他又不会自杀,你对付他起码要花上一番功夫吧?

    莫非……怒使者恰好不在?

    也不可能啊,地牢中关押的那个人物据说重要无比,怒使者这些天从未离开过半步……

    等等。

    随着李楚渐渐走近,东方厄这才看见,他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人。

    相貌平平还有点土。

    走路姿势倒是拽拽的八字步。

    分明就是那个关押在地牢里的人物。

    小道士真将这人救出来了!

    糟了!

    异妖门绝不会放过他们这些看守地牢的人!死定了!

    东方厄正要绝望地闭上眼,忽然想起,反正朝天阙已经不会放过自己了。

    自己还怕异妖门做什么?

    难道一只妖怪还能死两回吗?

    这样想着,他的心情忽然就放松了下来。

    ……

    “这是谁啊?”王龙七看见李楚身后跟着的青年男子,有些好奇,先开口问道。

    李楚瞥了那人一眼。

    这拽拽的青年便负手,趾高气昂道:“尔等皆不识得江南王?”

    “江南王?”王龙七怀疑地问道:“江南王不是在王府里呢吗?”

    “那个是假的姬霸骁。”青年急道:“我是真姬霸骁!”

    “好好好,知道了知道了。”

    王龙七最关心的也不是这个,他又转头看向李楚:“说好的财宝呢?”

    李楚的目光陡然阴沉下来。

    而后,缓缓巡视到东方厄的脸上。

    不好,是杀气,是杀气,是杀气!

    东方厄浑身的鸡皮疙瘩又一股脑冒了出来,他连忙解释道:“异妖门将此人看得无比重要,他的价值……说是金山银山也不为过啊。”

    “哦。”

    听了他的解释,李楚无所谓似的哦了一声,然后右手就奔着剑柄去了。

    东方厄这话倒是让那青年颇为受用,他满意地点点头,而后笑道:“看你这小道士修为也是颇高,只要你帮本王做一件事,便赐给你黄金万两又何妨?”

    “嗯?”

    李楚略过东方厄,看向他。

    递过去一个“可以谈”的眼神。

    那青年道:“只要你去江南王府,将那赝品王爷一剑斩杀了,助我重返王位,到时自然要什么有什么。”

    闻言,李楚和王龙七默默对视一眼。

    心中同时冒出一句,信他是憨批。

    甭管他的身份是真是假,就说闯入王府杀王爷这种事……除非你是一位陆地神仙,杀完再说出个一二三四五来,或许能不受追究。

    否则纯属作死。

    李楚近来虽然已经增加了许多自信,倒也没自信到这个程度,

    “当然……”

    看他们的眼神似乎完全没有意动,那青年语气稍微软了一些。

    “要是这件事太难,换一件简单的也行。”

    李楚谨慎地问:“什么?”

    “我饿了,借我一百两银子去吃顿粗茶淡饭就好。”他弱弱地说道。

    ……

    “我是江南王,因为某些原因沦为阶下囚,刚刚重获自由。借我一百两银子吃顿饭,等我重登王位,还你黄金万两。”

    ……

    这个句式让李楚莫名有些熟悉。

    他自然不会上当。

    这不知真假的王爷算是一个意外收获,背后不知藏着什么暗流汹涌。李楚和王龙七干脆就把他连同着东方厄与慧娘,一股脑全送到了朝天阙。

    朝天阙方面对此极为重视,立刻就把这三个人分开问话去了。过了好一会儿,李辛夷才面色凝重地回来。

    她对二人说道:“今日之事,事关重大,你们可千万不能外传。”

    “对!”王龙七咬牙道:“老子被绿这件事,谁也不许说出去!”

    “……”

    李辛夷无语了一下,道:“我指的显然是……异妖门和江南王的事情。”

    李楚点头答应,又问道:“他果真是江南王?”

    “目前难测真假。”李辛夷蹙眉道:“他确实对江南王府的事情十分熟悉,形貌也酷似。”

    “但还是要经过严格地查验才能确定,我们驻所的段白袍刚刚亲自带队往江南王府去了。”

    “反正江南王只有一个,若王府里的确定是真的,那你捡来的这个自然就是假的。”

    李辛夷手头无事,就给他们多讲了一些。

    朝天阙对于异妖门的渗透,有一套专门的查验流程。

    照妖镜自然是最有力的,要照遍天下人不太可能,但是有了重点目标后,是人是妖一照便知。

    对于江南王这种皇室贵胄、一洲封王,另外还要有严格的血脉查验。

    各封地的朝天阙驻所都封存着定量的真龙血,像这种时候,会有专门的神通测验江南王的血脉与真龙血脉的近似度。

    这里的真龙指的不是真的龙族,而是皇室祖血。

    朝天阙的每一位白袍都至少是万象境的修为,当着这等人的面,完全不必担心查验过程有鬼。一旦那江南王有什么不对,绝计当场拿下。

    不过,这种查验的行为,是对现江南王的莫大怀疑。一旦怀疑有误,可能会受到来自多方的责难。

    肯顶着这么大的压力启动查验,说明朝天阙对李楚捡回来那个“江南王”的信任度或许很高。

    其实,李楚心里也隐隐觉得。

    那青年说的或许是真话。

    因为他看起来挺傻的。

    “还有那头驴精……”

    “它本身就是杭州府里的黑户、还奸**女、加入异妖门,三罪并罚……其实也不用三罪,加入异妖门一条就是必死之罪。”

    “你定在废园里的那几只小妖,我们也派人去抓回来了。”

    “另外……”李辛夷看向王龙七,“那位慧娘我们也要关押一段时间,她中了离幻丹的毒,必须要完全戒断才能出去。”

    “离幻丹?”王龙七完全不懂。

    “是异妖门炼制的一种极其歹毒的丹药,他们化身替换掉某个人后,专门会用这种丹药来控制最亲近的伴侣。”

    “此丹服用之后可以让人产生极为欢愉的幻觉,这种幻觉比真实能产生的可能要强成千上万倍,所以一经服用,就再也离不开了。”

    “而且只要服用过此丹,一旦停下,还会受到强烈的幻觉反噬。处于反噬中的人会无比痛苦,很可能会做出危险行为。服用时间久的……甚至会当场暴毙。”

    “啊?”王龙七问道:“那慧娘会有事吗?”

    “她服用次数不多,应该不至于丢了性命,但是……”李辛夷摇摇头,道:“此丹目前还没有什么解药,基本上只要沾过一次离幻丹,人就已经毁了。”

    “啊……”

    王龙七双肩轻颤,目光复杂。

    在朝天阙里,他还能勉强压抑住自己的情绪。

    一出了朝天阙大门,刚刚走到外面的大街上,他终于就再也忍不住。

    笑出了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