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六十七章 寻宝的意外收获(求推荐求收藏)

    “我是杭州府外,土生土长的一只驴子精。”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东方厄也不再隐瞒,干脆老实交代。

    “我这种勉强化形的妖怪,又是野路子出身,即使没做过什么坏事,朝天阙也不会批准我进城居住。”

    “可是我又很向往人类的生活,就只好悄悄溜进城里。平日里不敢施展妖法,也不敢靠近衙门、道观、寺庙什么的,就过普通人的日子。”

    李楚心想,这倒和没有户籍的黑户差不多。

    平常也能生活,但是千万不能有事。一旦遇上事需要接触到官面,就要糟糕。

    “像我这样的妖怪,杭州府里不在少数,我认识的起码有几十只。我们在城中互相扶持,过得也还舒心。”

    “前一阵子,忽然来了两个大妖。他们自称异妖门的使者,道行高得可怕。说要在这边开辟势力,想要招我们入伙。”

    “他们拿出了许多好处,譬如辅助我们提升修为、还有离幻丹也是他们给的……我和几个伙伴没忍住诱惑,就加入了他们。”

    “天地良心,入伙之前我们根本没听说过异妖门。入门之后,我们才知道,他们在西域是如何恶名昭著。”

    “只是也不能退出了,就只好这样下去。我们加入之后也没做过什么害人的事情,因为本领低微,只负责一些小事。”

    “异妖门在府城中就有一处据点,据点里藏着异妖门的金银珠宝,数量惊人。我们的任务就是日夜看守那里。”

    “金银珠宝、数量惊人?”

    李楚敏锐地察觉到了他话里的要素。

    “对。”

    东方厄本就是故意这样说,想引起他们注意,没想到李楚竟然这么容易上钩。

    简直丝毫不掩饰。

    于是他夸张地说道:“异妖门从各地运来财宝囤积此处,金银堆积成山!足以买下半座杭州府!想必是要有大动作!但他们人手不足,只能招揽我们看守,反正也不担心我们这些杂鱼敢背叛。”

    “此时那里只有几个修为与我相差无几的小妖……”

    “若是道长你肯放了我,我可以带你过去,以你的修为制伏它们,夺走财宝,易如反掌。”

    李楚的目光转了转。

    不得不说,“李半城”这个名号,让他有点心动。

    但是他仍然不假思索地拒绝了这个提议:“犯错就是犯错,拿出多少财宝都不是抵消你罪行的理由。”

    “小道长!”东方厄慌乱起来,“这你都甘心不要?”

    “谁说我不要了?”李楚反问。

    他拔出纯阳剑,稍稍一斜,露出阳气滔滔的剑身,“原本只是想将你扭送朝天阙的,现在……不说就杀了你。”

    “蛤?”

    纯阳剑的剑芒让东方厄耸然一惊。

    想不到。

    这小道士脸这么白,心这么黑啊!

    他一咬牙,认怂道:“好,你解开我的禁制,我带你去!”

    李楚想了想,解开了他半边身子的穴位。其实全解开他也跑不了,但以防万一,还是留了一手。这样子他纵然可以再使妖法逃走,也不会再灵便。

    双手,无论对于人还是妖,都是很重要的工具——在施展神通的时候。

    于是,那天的大街上,很多人看到了这样一幕。

    一位可怜但顽强的偏瘫患者,努力用一条腿拖着半边身子前进。

    后面跟着两个四肢健全的青年,不仅冷眼旁观,还时而出言催促。

    ……

    罗家废园。

    是流花河畔一座曾经极为繁盛的园林,属于百年前的杭州富豪罗家。只是如今已然荒废许久,园林中蛛网多结,行人稀少。

    实际上,这座废园背后的控制者就是异妖门。它们将据点建在这座荒废园林的地下,隔绝了无数多余的视线。

    废园外,隔着一条行人稀少的街道,李楚三人躲在另一边的林子后面。

    “废园中的假山下方有一座猴形山石,朝着它左转三圈、右转三圈,就可以打开山石后方的入口,进入地下。”

    东方厄说道:“那里应该只有几个道行不高的小妖,很好对付。”

    李楚以心目探视,扫看了大概地形。

    “我知道了。”李楚点点头,对王龙七道:“你看着他。”

    说着,他又封了东方厄的周身穴位。

    便独自进园中去了。

    李楚一走,王龙七坏笑着看向东方厄。

    “嘿嘿,咱们来玩个游戏吧。”他举起手道:“石头剪刀布,赢的人打输的人一巴掌,怎么样?”

    东方厄眼神一抖。

    此时他可是一动都不能动,双手都紧紧攥着拳头……

    王龙七二话不说就出了个布。

    “哎呀,我赢了。”

    说罢,啪的一声,打在东方厄脸上。

    打过之后,他又抬手,出了个剪刀,“哎呀,我输了。”

    “但是你不能动……打不了我,只能我继续打你了,怎么办?好气啊。”

    啪!

    接连受辱,东方厄眼中闪过一抹阴狠。

    打吧,看你还能嚣张多久!

    这两个蠢货根本不知道,那废园下面,除了实力与他相差无几的小妖,还有一位异妖门的怒使者在驻守!

    里面其实也根本没什么财宝,自己只是诓骗他们而已。

    等那小道士被怒使者灭杀,神通自解,到时候……

    他冷冷地看向王龙七……啪!

    我要你求生不得……啪!

    求死不能……啪!

    艹,别打了……啪!

    好疼……啪!

    ……

    李楚按照东方厄的说法,来到废园中,果然一眼就看见了假山后的猴形山石。

    走上前,左转三圈,右转三圈。

    轰隆隆一阵涩响,山石下果真打开一条幽幽的隧道!

    李楚闪身而入,瞬间出现在地底。

    地牢下方,还真有几人在看守,按东方厄的说法,他们都是与他相差无几小妖。

    看到李楚进来,他们第一时间就要阻拦。

    李楚抬起手,一、二、三、四……

    嘭嘭嘭嘭。

    一阵点名似的定住。

    还差一个,他又走向隧道深处。

    在那里似乎有一个铁索锁住的地牢,最后一个妖怪正在地牢前。

    他的装束有些奇怪,厚重的长袍,带着仿佛镶在脸上的青铜面具,面具上刻着一张怒容。

    一看这装扮,应该不是杂鱼。

    不过也无所谓……

    李楚正要动手,那妖怪身上忽然爆发出一股强烈的妖气。

    它施展神通了!

    此妖正是异妖门里喜怒哀乐四使者之一的怒使者。

    它此时施展的,就是自己的看家神通,无名火!

    这一缕无名火,它无形无质、无根无由,却深扎于每个人的心中。

    一经神通引起,中术者先是会暴怒,甚至失去理智、随意打杀,继而会被那周身三千无名火焚烧而死!

    可谓恐怖。

    不过……

    这神通落在李楚身上,效果似乎有些不如人意……

    不能说没有作用,还是有一点的。李楚确实觉得,自己心中多了一丝丝微弱的、没有来由的怒意。

    他的眼中只有要给目标,怒意自然而然就转嫁到了此人身上。

    这个妖物,他原本只是想一指定住的。

    但现在他生气了……

    于是李楚拔出剑来……

    怒使者可能做梦也没想到,死神刚刚差点错过自己。

    自己是凭实力把它拽回来的……

    一剑。

    轰的一声,大日煌煌!

    下场自不必多说。

    杀了怒使者,李楚心中的微弱怒意瞬间消散。这时他也猜到,方才那妖物用术法干扰了自己的心境。

    可是……

    按照惯例,他激怒自己的同时,不应该扛住伤害,让别人来输出吗?

    甩掉乱七八糟的想法,他满怀期冀朝前走去,来到那铁门之前。

    看到的,却不是金山银山,而是一个……蓬头垢面、双眼放光、楚楚可怜的……青年男子。

    “你是谁?”李楚和他同声问道。

    “咳。”那男子轻咳一声,一捋发丝,极为庄重地答道:

    “本王姬霸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