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可能是剑神

第六十六章 捉奸的意外收获 【早安,打工人】(求推荐求收藏)

    仿佛是为了映衬王龙七此时的心情,外面又淅淅沥沥下起了小雨。秋风秋雨,不知要愁煞谁人。

    他仿佛听见了雨滴落在青青草地。

    “李楚……”王龙七笑容僵硬地看着小道士:“你炒这青菜,怎么全都这么苦啊?”

    他又嚼了两口,呸的吐了出来,然后才哭丧着脸,最后一次确认道:“你说的那个朋友该不会就是我吧?”

    李楚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坚强。”

    随即,他把事情原委轻轻讲出。

    听完了,王龙七的泪珠在眼眶中打转,眼看就要哭出来,道:“你说现在这世道,找一个好姑娘怎么这么难啊?”

    李楚连忙安慰道:“大概是因为你也不是什么好人吧。”

    “嘶。”王龙七倒吸一口凉气,反而是把哭止住了。

    他垂首认真道:“该不会真是我以前伤害的姑娘太多,报应全攒在一起来了吧?”

    李楚继续安慰道:“你说的有道理,天理昭昭,你活该罢了。”

    “不对啊。”王龙七凝眉道:“要说我才玩了几年,就遭了报应。那老道长……他得玩了多少年,他报应在哪呢?”

    李楚道:“我师傅的每一位……老朋友,都愿意与他重修旧好,说明从前也没有什么怨气,你呢?”

    王龙七想了想:“我以前那些相好的也……都恨不得我死。”

    说着,他一阵悚然:“这样想来,老道长的修为,还真是通天彻地啊。”

    李楚隐隐觉得他们理解的“修为”不太一样,不过这不重要。

    他问道:“那你还打不打算回去看看,再耽搁一阵,那个人可能就要离开了。”

    “对啊!”王龙七一拍大腿:“捉奸啊!那个人还在我家,你还跟我搁这炒一堆绿叶菜!”

    他急匆匆跑出去,一个身子刚出门,半个身子又探了回来。

    “不行,你得跟我一起去,我万一打不过他怎么办?”王龙七担忧地说道。

    “要是他一脚把我踢残废跑掉了,我躺在病榻上起不来,只有慧娘留在那……这女人肯定不会好心照顾我了啊!她再给我一副毒药,我就彻底凉了。到时候我再喊‘等我兄弟李楚回来’,可就来不及了。”

    李楚本就打算跟他一起去的,此时听了这话,心中微微讶异。

    这厮怎么突然变成预言家了?

    照旧是乘水路逆流,不到一个时辰,便回到了杭州府城。

    王龙七有些沿着大街跑回去,李楚道:“不用急,他已经跑不了了。”

    心目一扫,他已然锁定了阁楼上那男子的气息。只要那人没有能瞬移五十里的神通,那他就很难逃得掉。

    当他们的身影出现在街口。

    王龙七买下的那栋阁楼上,一双男女正在温存。

    那男子正在闭目养神,随意说些体己话哄骗慧娘,同时也在警戒着四周。突然,他双目一睁,骇道:“你男人回来了!”

    慧娘也花容失色:“你快走。”

    不消她说,那男子也是一转身,翻然落地时,已经穿好了衣裳。

    “咱们来日再会。”

    留下一句话,他人已经化作青烟,透过后院墙。

    李楚眸光一紧,妖气。

    原来是妖孽,好大的胆子!

    “我先走一步。”说罢,他整个人稍一发力,飒的一声,就消失在了王龙七的面前。

    留下王龙七和路边卖水果的摊贩,面面相觑。

    那缕青烟逃得不可谓不快,若非如此,他也不敢冒着如此大的风险,在府城内施展妖术。

    但凡是有某位修者恰好路过,感受到这股妖气,都有可能出手将他制伏,一番审问。

    这还是脾气好的。

    遇见脾气大的,问都不问,起手就是一套大威天龙。

    可是他再快,也快不过李楚。

    闪现无限连之下,李楚瞬间移动出数十丈,就已经突兀地出现在了阁楼下后院。

    那妖物此时在凡人眼中是一缕青烟,在李楚的心眼中,只要用了妖法,就有一团漂浮在半空的妖气。

    他直接伸手一指,“定。”

    嘭。

    障眼法中那妖物的身影一僵,迅速化为人形,噗通一声,脸朝下坠落在地。

    李楚走上前,扛起那身躯,回到阁楼上。

    整个过程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却丝毫不显急迫,透着一股轻松写意,说不出的潇洒。

    楼上,王龙七也刚回到,正在盘问慧娘。

    “说吧,那男的叫什么名字?”他问。

    “他叫东方厄。”慧娘弱弱地答道。

    李楚正好进来,一听这名字,心说真是欲盖弥彰。

    他将男子扔到地上,道:“这是个妖物。”

    “妖怪?”王龙七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又看向慧娘,“好哇,难怪我一认识你就觉得那么投缘……敢情咱们俩连这方面都差不多?”

    慧娘试探着道:“如果我说这是第一次,你会原谅我吗?”

    王龙七呵呵冷笑两声。

    慧娘又啼哭道:“我只是犯了全天下女人都会犯的错误而已……”

    她见似乎服软没用,那妖物躺在地上又一声不吭,便又说道:“我是被强迫的……”

    李楚随手一点,解开了东方厄的嘴巴。

    “放屁!”

    东方厄立刻叫道:“分明是她每天趁你不在家,在撑窗子的竹竿上绑上丝绸,主动唤我过来的!”

    “还有这事?”王龙七看向慧娘。

    慧娘也叫道:“分明是你给我下药!逼我不得不屈从于你……”

    东方厄叫道:“第一次我又没强迫你,分明是你先脱衣服的!”

    慧娘叫道:“分明是你先上门找我的!”

    东方厄叫道:“分明是你先用竹竿砸我,引我上门还竹竿的!”

    慧娘叫道:“那竹竿分明是那日飞来峰巨响,惊得我手一抖,才掉了下去!”

    “对。”说到这里,她看向王龙七:“七郎,你要追究罪魁祸首,就该找那天飞来宗里引起巨响的人!!”

    “别说了。”

    李楚听这势头不对,赶紧制止了这场甩锅大战。

    王龙七倒还真有点晕了,看着这一对奸夫和谐妇,一时不知道该先怪罪谁。

    他向李楚问道:“你说怎么惩治他们才好?”

    这种事仔细想想也颇难处理,打一顿……不解气,直接杀了……太犯不上。刚才一时气头上,倒还真没想过后续该怎么办。

    李楚道:“报官吧。”

    王龙七纳闷道:“官府还管这事儿?”

    “人我不知道。”李楚略过慧娘,对着东方厄道:“妖是肯定管的,下到朝天阙里……”

    他这话一出口,东方厄疯狂叫道:“不要!不要把我送进朝天阙!我绝对不能进去!我进去会出事的!”

    “不会吧,不会吧?”王龙七道:“你来我家偷人,不会还指望能没事吧?”

    “你私下怎么罚我都行,阉了我都成!”妖物苦苦哀求道:“就是不能送我去朝天阙!而且……我敢用妖丹发誓,真的是她先勾引我的!”

    慧娘见他如此说,大怒,直接祭出杀手锏道:“七郎,他方才还跟我说想用妖法害你性命!说他搭上了一个妖怪门派,能够偷梁换柱,要变成你活下去!”

    妖物大骇:“你怎么什么话都敢说?”

    听到这个名字,李楚眼睛一亮,问道:“他所说的妖怪门派,莫非是异妖门?”

    “没错!”慧娘十分解气地点头。

    “唉——”

    东方厄一声长叹,闭上了眼。

    完了,全完了。